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墨景修秦暮晚〕〔叶无道〕〔半生苦情别君梦〕〔冥王的寻妻之路〕〔昭魂令〕〔妖女哪里逃〕〔叶昊郑漫儿绝世赘〕〔超级废婿韩三千〕〔首辅家的小悍妻〕〔众神世界〕〔杨风战神归来〕〔云安安北辰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风华于晋〕〔乔梁叶心仪〕〔仙界第一卧底〕〔荣耀战神〕〔我的师长冯天魁〕〔我自镜中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五十四章 忍把浮名换浅斟低唱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顾白把浮名丢在身后,径直出了快活楼。

    街上人烟已少,他们不做停留,径直原路返回。

    孟小溪在醒悟后,派侍女下来请顾白时,他们已经消失不见了。

    侍女怅惘而归。

    见楼内此刻鸦雀无声。

    书生们或震撼,或惊讶,或羡慕,或嫉妒,或在抄写这首词。

    他们知道不触一日,这首词将响彻余杭。

    ……

    顾白他们走在大街上。

    “老顾,孟小溪对案子一无所知,咱们还怎么查下去?”

    王守义向顾白请教。

    现在,去问冼鱼之外,他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要我说,直接把冼鱼抓起来。”谢长安建议。

    现在答案很明显,肯定是冼鱼杀了稳婆。

    “可咱们没有证据。”王守义摇头。

    “这还不简单?把咸鱼抓起来拷问一顿不就有了?”

    谢长安让王守义放心。

    “我了解冼鱼这厮,软骨头,用刑后,别说他做了得招,就是他没做,也会招个一清二楚。”

    “呵呵。”王守义看着谢长安,“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县令大人亲生的。”

    县令大人查案讲究证据,非一目了然的案子不动刑。

    这位公子倒好,直接屈打成招取证。

    谢长安拍下王守义的肩膀,“我也早就在怀疑了。”

    试问天下哪一个做父亲的,往死了整自己儿子。

    不就是调戏了几个姑娘,烧了几本书,把什么子的误认为谁的儿子。

    至于严令禁止谢长安当官?

    当然,让谢长安当,他还不屑呢。

    “不抓冼鱼,那你说怎么办?”谢长安回到案子上,追问王守义。

    王守义束手无策,他现在想查,也没什么可查的了。

    难道真去查孟小溪见到的鬼?

    一直低头沉吟的顾白笑了。

    “谁说她是鬼了?”他抬起头,“你们记不记得,孟小溪遇见司司时,他手里拿着什么?”

    王守义摇头。

    顾白看着谢长安和李浮游。

    “别看我们,主要不是美女,我记不住。”谢长安忙摆手。

    李浮游倒是有点儿印象,“当时司司刚从银坊出来,手里把玩着一小银锁。”

    “对,是小银锁。”他肯定。

    “看看。”

    勾子用顾白处学来的词儿贬低谢长安,“同样是学渣,你看人家的记性。”

    李浮游谦虚一笑,“哪里,哪里,我记性也不大好。”

    勾子:“老李,你就别谦虚了。”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贬低谢长安的机会,不能让李浮游搅黄了。

    因为丑,勾子少不了被谢长安他们损,她现在是见缝插针的讨回来。

    李浮游摆手。

    “我这真不是谦虚,我向来也不谦虚,我之所以记着,主要是因为…”

    他不好意思的挠下头,“银坊是我家的。”

    “呃…”

    众人站住脚步,一起看他。

    “余杭城虽然不大,但也不小,银坊大大小小十几家,你怎么肯定是你家的?”王守义问。

    李浮游再次不好意思的挠头,“余杭城内所有银坊都是我家的。”

    大街上安静下来。

    许久后,勾子恨,“我为什么不是你的侍女?”

    “去。”顾白踢她一脚,“当本公子的奴婢委屈你了?至少每天让你赏心悦目。”

    “你这话丧良心。”

    勾子表示,顾白的存在,每天在提醒她,她很丑。

    顾白无奈,“那就怪不得我了,天生丽质难自弃,我也不想的。”

    王守义不理他们俩。

    他绕着李浮游转一圈。

    “想不到啊,李公子,我以为你们家富有,但想不到你们家这么富有。”

    “名字就起的好,浮游,富有嘛。”

    谢长安说罢,觉出不对劲儿。

    “不对呀,既然十几家银坊都是你们李家的,那为什么名字不一样。”

    李浮游唰的抖开扇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同招牌的银坊,客人会误以为不是一家的。”

    如此一来,他们自家银坊与自家银坊竞争,肥水留不到外人田去。

    顾白他们一起竖起大拇指,“高,真你大爷的高。”

    “既然如此。”王守义建议,“咱们这就去查银坊账簿。”

    如此一来,就可以知道孟小溪当初遇见的是不是司司了。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顾白无奈。

    他都这么明示了,王守义居然还想不明白。

    “县令难道也去尾随别人,被弄瞎了眼,所以才选你当捕头。”顾白说。

    “哎哎。”谢长安提醒他,“不许说我爹瞎。”

    他看王守义一眼,补充一句,“就算我爹是真的瞎。”

    顾白点头,“行吧。”

    他不卖关子,直接点醒王守义,让他去查冼鱼的夫人。

    “我怀疑,冼鱼死去的那位夫人,正是稳婆的女儿司司。”顾白说。

    此言一出,谢长安他们全乐了。

    “不可能。”

    王守义一口否定,“稳婆会害死自己的女儿?”

    谢长安也摇头。

    他虽然看不起冼鱼,但不得不承认,冼家在余杭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

    “他们怎会让一青楼女子当夫人?”

    顾白知道这个答案匪夷所思,但他是有根据的。

    “司司当初从银坊出来,手里握着一把银锁。”

    他瞥众人一眼,“世家女子穿金戴银不足为奇,但一把银锁可当不了饰品。”

    “啊,我知道了。”

    勾子恍然大悟,“那是长命锁。”

    “长命锁给谁用?”

    “当然给孩子。”勾子快问快答。

    顾白望着众人,“冼鱼大娘子在临盆时死去,这位司司半年前买长命锁……”

    “或许为冼鱼大娘子肚子里的孩子买的。”王守义也学会抢答了。

    顾白无语望他。

    他服王守义了,脑回路竟然如此奇葩,让顾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王啊,在你打探到的消息里,司司那时候已经死了。”勾子提醒他。

    “那万一没死呢?”王守义脱口而出。

    “那稳婆为何说自己闺女死了?”谢长安问。

    “这…”

    王守义不知如何回答了。

    “行了。”

    顾白打断他们。

    “以孟小溪所见为准,当时的司司十有八九还活着。”

    如此一来,稳婆提前说司司死,就有问题了。

    “这就引出一种可能,稳婆想让自己闺女死。”顾白冷静指出。

    进一步猜想,稳婆如何让闺女死?

    “接生!”

    王守义示意自己明白了,他这就去查冼鱼那位死去娘子的身份。

    “哎,对了。”

    王守义看向谢长安,“听冼鱼说,他大娘子一直游荡在庄园内,煮人头,老谢,要不…”

    “滚,想到别想。”

    谢长安一口拒绝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总裁的翻译官夫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