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五十七章 衣冠南渡多崩奔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谢长安深以为然。

    “看来勾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他问顾白,要不,把勾子借给王守义用几天,他老觉得,那瓜婆还会回来找王守义。

    顾白十分同情王守义的遭遇,因此,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哈。”

    勾子从书屋跳出来,“看来公子还是舍不得我。”

    她得意。

    “你想多了。”

    顾白表示,王守义这么丑,都有妖怪缠着。

    “我这么英俊,万一没你辟邪,被妖怪缠上了怎办?”

    勾子翻个白眼,又回去收拾书架了。

    顾白他们坐在桌案前,“你们来找我作什么?”

    谢长安坐下来,“来你这儿睡觉。”

    “大早上的,在家不会,来我这儿睡?”顾白莫名其妙。

    “你这儿不是有书。”谢长安胡乱找个理由,趴在席子就准备睡觉。

    王守义替他解释,“再说,这儿不是有你呢,若是再有瓜婆,肯定先弄你,再弄…”

    谢长安睁开眼。

    “咳咳。”王守义咳嗽一声,“再弄我。”

    “这么说,你要在这儿睡觉了?”顾白明知故问。

    “当然不是。”王守义自傲,“敢劫我色的…”

    谢长安再次睁开眼。

    王守义无奈,“我与瓜婆,还不知道谁劫谁色呢。”

    他是来让顾白指点迷津的。

    “我昨儿夜里找书吏查过了,司司被冼鱼赎走卖身契后,冼鱼并没有到衙门备录。”

    衣冠南渡多崩奔,卖儿鬻女是寻常。

    但自己签了卖身契是无用的,必须在衙门作了备录,这奴才能成为奴。

    冼鱼既然不曾在衙门备录,显然是把司司脱了奴籍。

    “这又如何?”顾白问。

    顶多是冼鱼更喜爱司司罢了,与查案毫无关系。

    “脱了奴籍的司司,没有在余杭落户。在这事儿半个月后,冼鱼娶了一位如夫人。”

    顾白停笔,“如夫人??”

    王守义点头。

    这位如夫人来自会稽郡,在县衙编户上清楚写着。

    如夫人仅次于夫人。

    “那他原配夫人呢?”顾白问王守义。

    “编户上勾了名,也是临盆而死,当时接生的稳婆…”

    王守义卖个关子,“你猜是谁?”

    “甜水巷那位?”顾白问。

    王守义竖起大拇指,“老顾真聪明,一猜就对。”

    顾白无语。

    他一时间竟然分不清王守义在侮辱他,还是在侮辱自己。

    这事儿发生在司司进门后。

    王守义摸着下巴,“老顾,现在案子已经明了了。”

    司司先借他娘之手,除掉了冼鱼原配夫人。

    后来,又借他娘之手,除掉了这位如夫人。

    “后来,冼鱼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先除掉了司司,后除掉了稳婆。”

    王守义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想不到啊,这么复杂的案子,居然被我破了。”

    “呵呵。”

    顾白问他,“稳婆杀了冼鱼两个夫人,他为何等到我们查案时才杀稳婆?”

    案子现在扑朔迷离。

    顾白现在也糊涂着呢。

    但他有一点明白,冼鱼绝不简单。

    那稳婆更不简单。

    在他们不简单的背后,顾白觉得有一头诡秘的阴影。

    “这…”

    王守义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他逞强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案子真相如此,我们只要寻这线索顺藤摸瓜就是。”

    先预设立场,再去办案。

    迷迷糊糊的谢长安说:“我爹眼真是瞎了。”

    “嘁,本捕快断案如神,你们不懂。”王守义自傲。

    当等顾白问他,如何顺藤摸瓜摸下去时,王守义哑口无言了。

    顾白劝他,还是从查清司司下落要紧。

    “我又不认识司司,我怎么查下去?”王守义问。

    顾白一拍额头,“昨天走的急,忘记让孟小溪姑娘画一幅司司的画像了。”

    孟小溪琴棋诗画样样精通,想来不是难事。

    他正念孟小溪,有侍女探头,“谁找我们家小姐?”

    顾白看她,“你是?”

    “我啊,你不记得了?昨天刚见过。”侍女提醒他。

    顾白记不住了。

    侍女非常失望。

    勾子不忍心,提醒顾白,“就昨天给你上了许多酥黄独的那位。”

    “哦。”顾白恍然,“是你呀。”

    侍女忍不住说:“我长的也不差呀,我的脸你没记住,倒记住酥黄独了。”

    顾白致歉。

    “我这人脸盲,不知道好不好看,反正都没我好看。”

    侍女无话可说。

    她退后一步,把身后戴着白纱帷帽的女子请进来,“那我们家小姐,你应该还认识吧?”

    顾白点头。

    “孟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孟小溪回礼。

    进到书屋后,她把帷帽除去。

    孟小溪这次一身素衣,少了昨日的艳丽,多了几分素雅。

    “顾公子这儿当真难找。”孟小溪说着扫视书屋中的书。

    但还是顾白的魅力大,她的目光最后停在顾白脸上再也不动了。

    “还行吧,清静。”顾白又坐下。

    “刚才你们还提起我,敢问有什么事儿?”孟小溪看着顾白。

    勾子为了她上茶。

    孟小溪收敛裙摆,挺直腰背,脚掌平放,脚背贴地,屁股坐在脚跟上,跪坐在顾白对面。

    这是跪坐礼,见面时最正式的礼节。

    她这么一做,顾白他们倒不好意思随意坐着了。

    “咳咳。”

    顾白坐正,无视入睡的谢长安。

    “老王想托你画一幅司司的画像。”

    孟小溪恍然。

    “好呀。”

    她伸出纤纤玉手与洁白的手腕,握住顾白手中笔。

    “既然公子开了口,我自然什么都答应。”

    “好哇,那你把笔给我。”顾白一本正经。

    孟小溪一呆,她坐错车了?

    顾白把笔抽出来,把另一根递给孟小溪,“这根虽然不如我在用的好,但也不错。”

    孟小溪醒悟。

    她幽怨的看着顾白,“顾公子,你也太…”

    “不解风情了。”李浮游走过来。

    顾白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嗨,还不是你昨夜在快活楼扬了名,我家二十三妾让我来找你讨要诗集。”

    李浮游向孟小溪点下头,坐下。

    “那词不是我作的,而是出自一名为李煜的人之手。”

    顾白坚决否认。

    他不能开这先河。

    因为一个人的学识,不止体现在一首词上,还在别的方面。

    他不能作出一手千古名词,谈吐上却一点儿也配不上。

    那样迟早会被拆穿的。

    “你倒想说是你作的,可能吗?”

    李浮游压根不用他解释,莫说他了,纵然是书院夫子,谢长安父亲县令,也作不出这词。

    李浮游回头问孟小溪。

    “他说是他做的,你信吗?”

    孟小溪此刻手撑着腮,看着顾白,一脸馋相,就差流口水了。

    见众人看她,她直起身子点下头。

    “只要顾公子说,我就信。”

    李浮游翻个白眼,堂堂一清倌人,琴棋书画诗酒茶样样精通,居然这样沦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