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五十九章 怪鱼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孟小溪幽怨的望着顾白。

    话说委婉点儿会死?

    也太扎她心了。

    孟小溪不再说话,身子稍斜,拿起顾白写好的稿纸看起来。

    一只名为时间的壁虎,在墙上慢慢的爬,书屋安静极了。

    孟小溪低头认真读着《牡丹亭》,起初还时不时的抬头,看顾白一眼。

    后来,终究是杜丽娘与柳梦梅的故事感动了她,让她沉浸其中,不可自拔,顾不上看顾白了。

    顾白对此很欣慰。

    他喜欢《牡丹亭》,说痴迷也不为过,自然也希望别人喜欢。

    勾子很快把书架上的书整理完毕,为孟小溪沏茶,为顾白倒酒。

    在抄书时饮酒,是顾白最大的爱好。

    最好是徐娘的青梅酒,爽口,微甜,醺醺然而不醉,让枯燥的抄书变的有趣。

    尤其在抄《牡丹亭》时,因为喜欢,所以兴致更浓。

    顾白左手提酒,右手挥笔,好不快活。

    不一会儿,在他桌案旁边就散落着一地酒坛子。

    待最后一坛干净后,顾白招呼勾子再上酒。

    书屋已经没了,勾子只能去旁边徐娘处取。

    “一天天的就知道喝,照这样喝下去,迟早被喝穷。”

    勾子嘀咕着,走向酒垆。

    徐娘的酒垆临街两扇窗开着,把街头、河面上的风光尽收眼底。

    不过,徐娘的心不在风景上。

    她心不在焉的在柜台后面打算盘,不时地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书屋。

    “阿姊,买酒。”

    勾子刚进来,就被徐娘拉走了。

    “勾子,大早上去你们书屋的那女子是谁?”徐娘着急问。

    “哦,她呀,她是…”

    勾子一顿,望着徐娘,双眼眨呀眨。

    “一盘蜜饯,我送了。”徐娘很懂规矩。

    “她是快活楼的头牌清倌人孟小溪。”勾子眉开眼笑。

    她心情好很多。

    就算穷了,只要有公子那张脸在,她勾子就可以衣食无忧。

    “快活楼头牌?”

    徐娘皱紧眉头,“你们家公子怎么与清倌人沾上关系了。”

    她让勾子提醒顾白,那清倌人虽说好看,有才,但都不是自由身,是贵人的玩物。

    “可别让你们公子对她动心思。”

    勾子点头,“你放心,我们公子不会对他动心思的。”

    徐娘祈祷但愿如此。

    “他对你们所有人都不会动心思。”

    徐娘无话可说,转身取酒去了。

    等取酒归来,勾子接过,刚要走,又折回来,“哎,对了,还有一个女子进去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徐娘看她一眼,“两盘蜜饯。”

    “另一姑娘是孟小溪的侍女。”勾子乐了。

    “嘿,你这丫头,敢那我开玩笑,我…”

    砰!

    外面河面破开,水花溅起四丈高。

    在水花之上,还有一艘船,几乎与酒垆的屋顶齐平。

    “啊!”

    水上船里的人惊叫起来。

    水花在空中折射阳光后,噼里啪啦的落在街道、石桥上。

    勾子他们离着窗户近,正被溅一身。

    勾子顾不上擦头上的水,呆呆的望着河面上空。

    一条硕大而又恐怖,长有四肢,浑身长满尖刺的鱼出现在空中。

    这条怪鱼身上长满鳞片与苔藓,指甲很长,锋利如刀,在阳光下闪烁着致命的光泽。

    它身子在空中,举起一爪,向被自己顶起来,此时正落下来的客船拍去。

    唰!

    客船被拦腰折断。

    客船中的客人、船老大或弃船跳向河里,或在船里惊叫,不知所措。

    还有一位妇人,直接被怪鱼的爪刀拦腰砍断,鲜血与内脏齐飞。

    窗户纸上都有了血迹。

    那怪鱼把妇人半截身子吞下去,又扭头把一个孩子吞下去,这才同那些客人一同下落。

    砰!

    水面上再次溅起水花,一条船直接被拍碎了。

    剧变不曾停止。

    落下去后的怪鱼不住扭动着身子,一口又一口的将水上四处逃跑的人吞掉。

    顷刻间,碧绿的水面变成了红色。

    河中的船只此刻慌成一团,如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奔逃着。

    越忙越乱。

    许多船只在转向时碰在一起,反而堵塞了河道,让人们逃无可逃。

    无奈之下,有的人扑通跳下了河,有的人被吓得六神无主,在船上呆呆的望着水中怪鱼。

    但无论他们如何做,他们此刻都是怪鱼砧板上的肉。

    怪鱼自然不客气。

    它朝着一条又一条船追过去,所过之处,船翻人亡,只留下一片片血迹。

    一时间,一条街伴着一条河,乱作一团,叫作一团。

    “啊,我们的船!”勾子惊醒过来。

    书船上有许多书,甚至还有两本珍本,那是顾白替往别人搜罗的。

    别人定金都已经交了。

    她想往外面跑,被徐娘一把拉住。

    “你疯了,现在保命要紧。”徐娘死死地拉住她。

    “我不去找鱼,我是去找我们公子。”勾子说。

    勾子觉得,书船被毁,或许公子会舍得出手。

    毕竟,那条船是公子笔耕不辍,辛辛苦苦一字一字写出来的。

    “找你们公子有什么用,老实在这儿呆着。”徐娘一脸严肃。

    勾子其实想走也走不掉。

    街上的行人此刻都挤在酒垆里,隔着窗户、门隙望着河面。

    当然,还是有勇敢者的。

    一些人冲了出去,手里提着菜刀,脸盆,酒坛,破锣等东西。

    他们剧烈的敲打着,期望把怪鱼吓走,或者把怪鱼注意力引过来。

    一些人手里则提着撑船的竹篙,镰刀,试图在鱼跃在空中时出手。

    如他们所愿。

    在怪鱼四处冲击,把堵满河面的渔船扫荡的一干二净后,怪鱼被岸上人激怒了。

    他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挥舞着前面两个爪子,跃上西岸,向人群扑去。

    竹篙撑在它身上,挠痒痒一般,顷刻间折断。

    镰刀、菜刀等凶器,不等落到怪物身上,人已经丢了凶器,落荒而逃。

    砰!

    怪鱼落到岸上,信口一咬,把一来不及逃的男子咬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

    它的双眼如灯,闪烁中嗜血的光芒。

    怪鱼三两口把那到男子吞下去后,摆动着长长的尾巴,朝人群冲去。

    人们四散而逃,露出了尽头的鱼姥姥。

    鱼姥姥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面临逼近的怪鱼,她叹一口气,“老身这一辈,真是和鱼过不去了。”

    在怪鱼向她张开血盆大口时。

    喵!

    一声凄厉猫叫响起。

    鱼姥姥化作一道黑影,阳光下闪过几点银芒,若猫爪,直逼怪鱼。

    咔嚓。

    鱼姥姥终究老了。

    不等她得手,怪鱼舌头已到,直接把她卷进自己嘴里,三两口嚼没了。

    勾子隔着窗户,呆呆的望着这一幕。

    鱼姥姥的油煎小鱼是顾白最爱。

    顾白又总说唯美食与酒不可辜负。

    现在鱼姥姥被杀,书船被毁,勾子觉的,顾白更有出手的理由了。

    不过,一时半会儿还轮不到顾白出手。

    “镇妖司的人来了。”有人喊。

    勾子回头,见许多一身儒衫的书生,正背着长剑,踩着屋脊,在连绵屋顶上飞奔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