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六十一章 飞流直下三千尺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对于孟小溪的惊讶,顾白不以为意。

    “只要长得俊,什么屋子都敢住。”顾白得意。

    “当然。”他补充一句,“长的丑也可以,最怕你这种不上不下的。”

    孟小溪无话可说。

    书生们依旧与怪鱼周旋。

    他们借人多的优势,敌退我进,敌进我退,不住的骚扰怪鱼。

    虽然又折损了几个人手,但也成功把怪鱼困在石桥上。

    只是场面有点岌岌可危罢了。

    不少百姓见怪鱼冲不过来,大着胆子在两岸看热闹。

    “看什么,看什么,不要命了,回去,快回去!”王守义领着几个差役走过来。

    他办案归来,正要碰见怪鱼作乱这一幕。

    谢长安正好从酒垆出来,于是在王守义帮助下,飞快的把一筐鱼搬到顾白面前。

    顾白早把砒霜取出来,全部洒在鱼筐里,又用手翻搅一番,弄得双手全是鱼腥味。

    “好了。”

    顾白望着几个人,“现在可以把这筐鱼丢过去了。”

    他们三个大男人一起动手。

    把鱼搬到石桥上后,顾白大喊一声:“让开,让开,大家伙来了!”

    正围着怪鱼的书生们停下,以为来了援军,头也不回的让开一条路。

    等见到顾白他们“一二三”,丢来一筐子臭气熏天的鱼后,书生们才知道是来了群乌合之众。

    “捣乱。”

    书生们被臭鱼熏的捂住口鼻。

    一书生皱着眉回头一看,乐了,“我道是谁,原来是小舅子。”

    “去你大爷的,一头鱼也搞不定,还想当我姐夫?”谢长安不客气的回过去。

    书生挑了挑眉头,顾不上回答他。

    他们注意力全在怪鱼身上,深怕它趁他们不备,冲上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不过,这次他们多虑了。

    怪鱼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也不在那丢来的一筐鱼身上。

    事实上,在那筐鱼被丢在脚边后,怪鱼还嫌弃的后退一步,太臭了。

    掺杂了砒霜,在阳光下一晒,更是臭不可闻。

    怪鱼的注意力在顾白身上。

    他一双嗜血的鱼眼,在见到顾白后,更加嗜血了,红的像一颗桃心。

    口水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滴落在地上的垂涎让人觉得恶心。

    顾白后退一步,“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呢?”

    “是不对劲儿。”谢长安向左横移三步,远离顾白。

    王守义小心看着怪鱼,对顾白说:“以我多年的经验,这妖怪是看上你了。”

    顾白回头看他,“你经验很多?”

    “嗯。”王守义很认真的回答,“我去买鱼的时候,也习惯捡好看又周正的鱼买。”

    “那样看起来好吃,而且新鲜。”

    “你大爷!”顾白心说,这合着把自己当一盘菜了。

    他刚要缓缓后退,离开这是非之地,那怪鱼不依了。

    它深怕顾白逃掉,二话不说冲上来。

    怪鱼来势汹汹,书生们不敢阻拦,任由怪鱼掠过他们,奔向顾白。

    “我,我就打个酱油。”顾白一面解着左手上的布,一面试图让怪鱼放过自己。

    他真的只是做个好人好事而已,怎么把自己折进去了。

    怪鱼顷刻间来到跟前。

    顾白左手上的布也到了尽头。

    怪鱼生死就在这一瞬间。

    忽然,一阵刮过。

    大夏天,顾白竟然觉的冷。

    起初,他以为是错觉,但很快知道不是,因为怪鱼戒备的停下来,同时向后退。

    怪鱼每后退一步,在它面前出现一层霜,渐渐地结成冰。

    冰上有纹路,无规律的交错,却投出一股彻骨寒的剑意。

    “尊前贤母在,三子免风霜。”

    顾白顷刻间冒出一段记忆,知道谢长安的父亲,余杭县令到了。

    在余杭城内,唯有县令悟道,有这如霜的剑意。

    怪鱼望着顾白心有不甘。

    它试图踏前一步,吐出舌头把顾白卷到嘴里。

    “孽畜!”

    背后的人冷哼。

    顷刻间,狂风席卷着一把又一把冰作的刀,刮向怪鱼。

    这些刀在被怪鱼躲过后,并不落地,而是随风卷动,化作龙卷,把怪鱼包围。

    怪鱼试图左右突围,都被冰刀拦下了。

    伴着龙卷越卷越高,怪鱼渐渐不见。

    众人只能听见龙卷里有怪鱼怒吼、凄凉与痛苦的叫声,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片刻后,龙卷停下来。

    一阵暖风刮过,冰刀化作水,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一滩肉泥。

    剑意如霜,名不虚传。

    顾白回头,见桥头傲然站着一位与谢长安七分像的儒生。

    他留着山羊胡子,一身正气。

    “哇。”

    周围百姓欢呼起来。

    片刻间,河两岸的百姓纷纷跪下,对余杭县令的尊敬山呼海啸般传来。

    顾白回头,见书屋门口的孟小溪也都跪下行礼了。

    唯一站着的有镇妖司,谢长安,还有王守义几个捕快。

    他们是县衙自己人,当然不用行礼。

    这就是顾白讨厌的一点,在这个世界,见官者跪。

    他不想跪,于是靠近谢长安。

    “哎呀,我头疼。”他搭着谢长安肩膀就想晕过去。

    “少来,我看你就是不想跪。”

    谢长安同顾白在山寺处时间长了,知道他心中所想。

    不过,谢长安也任由他装晕。

    谢长安父亲谢意朝人群抱拳,让百姓们起来。

    百姓们刚起,顾白立刻不晕了。

    好在,谢意也没注意他,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损失惨重的镇妖司。

    “大人。”断水流一瘸一拐的走到谢意身边。

    谢意朝他点下头。

    “收拾一下,务必查清,这么大一头妖怪,它究竟是这么穿过水门,进入城内的。”

    断水流领命。

    谢意这才回头看谢长安。

    他皱着眉头,“你不去书院读书,在这里作甚?”

    “呃,那个,我…”谢长安眼珠子转着,终于找到一借口,“我来买书。”

    “买书?”

    谢意一脸不信。

    他自己的儿子,他最清楚,别说买书了,听到书这个字,他都会打呵欠。

    谢意正这样想着,谢长安忍不住打一呵欠。

    “哼,不学无术的东西。”谢意忍不住说。

    “你要有你姐一半本事,今天就不用我出手。”谢意语气中怨气很大。

    谢长安若有所思,“爹,你在家,不会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什么见不得人,你爹我行的正…”

    “你鞋穿错了。”谢长安指着脚下。

    谢意忙低头看,“怎么可能,你娘的鞋我又…”

    “哈哈,你们果然…”

    谢意一脚把谢长安踹飞出去。

    他整了整衣衫,打量顾白一番后,身子被风裹着,飘上屋顶,很快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