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墨景修秦暮晚〕〔叶无道〕〔半生苦情别君梦〕〔冥王的寻妻之路〕〔昭魂令〕〔妖女哪里逃〕〔叶昊郑漫儿绝世赘〕〔超级废婿韩三千〕〔首辅家的小悍妻〕〔众神世界〕〔杨风战神归来〕〔云安安北辰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风华于晋〕〔乔梁叶心仪〕〔仙界第一卧底〕〔荣耀战神〕〔我的师长冯天魁〕〔我自镜中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六十四章 甜水巷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稳婆一案关键在于缺少行凶的证据。

    既缺少冼鱼杀稳婆的。

    也缺少稳婆杀如夫人,也就是她亲闺女的。

    “我不觉得是稳婆下的毒手。”王守义固执己见。

    在他看来,就算稳婆狠心下,敢对她亲生闺女下毒手,那也与她以往的案子不符。

    “她以往接生,害死的孩子,绝大多多数是收回自己家中用掉,这次可不大一样。”

    按冼鱼所言,他自己把妻儿收敛了。

    “你看,她既然不一定能得到孩子,何苦把自己女儿杀了?”

    王守义着实找不到稳婆杀害自己亲生女儿的动机。

    “嗨。”

    谢长安听的两头大。

    “你们俩争什么,万一是冼鱼和稳婆,联手把她女儿,他如夫人杀了呢?”

    “那一切疑问,不都顺理成章了?”谢长安摊了摊手。

    他脑子跟着俩人的话语转,快睡着了都。

    顾白停下说话,惊讶的看着谢长安。

    王守义仰着头,暗自琢磨。

    “有道理嘿。”王守义一拍大腿。

    这样一来,稳婆迟了很长时间被杀也解释通了。

    冼鱼是杀人灭口,以免他们在稳婆处查出什么,把他连累了。

    顾白也点头。

    若真按谢长安所言,所有谜题都解释通了。

    谢长安愕然。

    “不是吧,我瞎猜的,这也能有道理?”

    谢长安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在旁边听了许久的孟小溪,这时开口了,“你们说的稳婆,是司司的母亲吧?”

    众人点头。

    “你见过她?”顾白期待在孟小溪这儿得到一些答案。

    孟小溪点头。

    “司司与我在快活楼学艺时,她母亲来找过她几回,都是找她要钱。”

    勾子惊讶,“学艺时候,你们就有银子拿了?”

    “当然。”

    孟小溪疑惑,难道不应该?

    快活楼的姑娘,贵在精而不在多。

    她们在琴棋诗画诗酒茶,曲艺戏文,学识谈吐上会经过长时间培养,会用掉不少银子。

    大头都花了,快活楼自然不会吝啬,给姑娘们一些散碎的银两买胭脂一类东西。

    当然,这些用在姑娘们身上的银子,姑娘们会十倍百倍的帮快活楼赚回来。

    勾子看顾白一眼。

    她酸了。

    同样是签了卖身契,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她都有点想去青楼了。

    “想什么呢,你去青楼,早被人赶出来了。”顾白提醒她。

    她去青楼,绝对接不到客,快活楼的人才不会投资她。

    “司司当时说她母亲什么了?”顾白问。

    孟小溪摇头。

    “司司与她母亲的关系不大好,她很少提她母亲。”

    “哦,对了。”

    她记起一件事。

    “有一年,差不多在司司梳头的前一年,他娘领着几个人来抓过她。”

    “抓?”顾白挑眉。

    孟小溪点头。

    司司他娘想把司司悄悄带走,但司司不肯,大喊大叫把快活楼仆人引了过去。

    “当时,快活楼仆人与那几个人扭作一团。”

    最后,终究因为快活楼背靠许家,有钱有势,那些人不敢太造次,悻悻然离开了。

    “那几个是什么人?”顾白问。

    孟小溪摇头。

    司司他娘后来来过几次,司司避而不见。

    又过一段时间,孟小溪就没见过她来。

    这之后,就发生了司司当天梳头,被冼鱼赎身的事。

    “这么说,稳婆惦记司司,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顾白沉吟。

    他觉得,查出当时稳婆想要带走司司的目的,或许可以让这案子有一些眉目。

    “这些人上哪儿早去?”王守义问孟小溪,这些人有什么特征,认不认识。

    孟小溪自然摇头。

    “不过,他们五大三粗,面相凶恶,看起来不是好人。”

    王守义向顾白摊手,这些更查不下去了。

    “也不尽然。”

    顾白记起了在稳婆家里的所见所闻,“不可能只有她一人信仰水仙。”

    他怀疑,那些个五大三粗的人会同稳婆一样,也是信仰水仙的人。

    “指不定冼鱼也是水仙信徒。”谢长安灵机一动,又猜起来。

    “这厮明明和我一样,在书院倒数的存在,怎么可能一跃成为八品?”

    谢长安觉得,冼鱼一定是学了法海笔记中提到的水仙邪招——吃人可以变强。

    顾白和王守义再次惊讶的看他。

    “你别说,若能查出稳婆、水仙信徒,冼鱼三者之间的关系,还真有可能。”王守义说。

    几个人当机立断,决定去甜水巷一趟。

    倘若稳婆与水仙别的信徒有联系,街坊邻居,必然知道一二。

    于是,留孟小溪这儿看《牡丹亭》,勾子看店,顾白他们相约去了甜水巷。

    “话说,这甜水巷的名字怎么来的?”顾白问。

    上次过来时,他还以为有甜水喝呢。

    “嗨,甜水巷后面有一小石山,十一、二年前,一次地动,让石山崖壁上渗出一两尺见方的泉眼。”王守义作为捕快,对余杭地界上的事略知一二。

    泉水清册,甘甜,在石山下汇聚,流经甜水巷的沟渠,故名甜水巷。

    “当年,这甜水巷甜水泡茶是一绝,只可惜…”

    王守义摇头,“泉水只冒出不到半个月,就又被堵上了。”

    巧的是,也是因为地动。

    不过是一次很微小的地动。

    甜水虽然没了,但甜水巷的名字保留下来。

    等到了甜水巷,王守义还指着后面小石山,特意让顾白看了一眼。

    他们先找到了当初收留稳婆的老妇人。

    顾白问道:“大娘,经常来找稳婆的五大三粗的,今儿是不是来找你了?”

    老妇人坐在门口,浑浊的双眼疑惑的看着众人,“没,没人来呀。”

    顾白轻笑,“那你认识这五大三粗的?”

    老妇人双眼冒出精明,“没,没有,我,我不认识他们。”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而不是他?”顾白追问。

    老妇人一愣。

    继而,她侧着耳朵,“我,我老了,记性不大好,你说什么?”

    “我问你,认不认识水仙信徒?”王守义问。

    “水什么?”

    “水仙信徒。”

    “什么仙信徒?”

    “嘿,你这老太婆。”王守义卷起袖子。

    “行了。”顾白拉住他,“大娘耳聋了,咱们找别人问问吧。”

    “好吧。”王守义答应。

    顾白目光掠过老妇人,领着众人向甜水巷深处走。

    “这老妇人肯定知道水仙。”顾白轻声说。

    “那你不让我把她抓起来。”王守义要折回去动手。

    她若不说实话,他有办法让她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总裁的翻译官夫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