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六十七章 若个书生万户侯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在信仰水仙后,冼鱼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力量。

    他在一夜之间迈入八品。

    “若不是怕惹人怀疑,我现在已经迈入七品了。”

    冼鱼十分得意,“假以时日,与你爹齐平也不是不可以。”

    “嘿,你怎么骂人呢。”谢长安不大高兴了。

    他想站起来,踹冼鱼一脚,奈何手被绑着,只能任由冼鱼得意。

    顾白站起身,“你恐怕不止吃别人这么简单吧?”

    他盯着冼鱼,“你的如夫人,司司姑娘,还有她生下来的你的骨肉,他们也被你吃了?”

    冼鱼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得意的一挑眉。

    “听说你们一直在查我,真是多此一举,为什么不来问我呢,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他绕着谢长安转一圈,“不知道你们查的对不对,我可以告诉你们谜底。”

    “司司是她母亲杀的,而她母亲是我杀的。”

    他最后站在众人面前,背对着石室的门。

    “现在,你们可以安心去死了。”

    他一挥手,在石室门口等着的壮汉走过来,准备把他们带出去。

    “慢着!”

    王守义制止他们,“我还有一事不明!”

    冼鱼看着他,“说,今儿我让你们做个明白鬼。”

    “法海领着去盗墓的那群人,他们是怎么死的?”

    这时王守义经手过的案子,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法海?”

    冼鱼不屑的一笑,“一枚棋子儿而已,水仙大人以财宝诱惑,把他们引诱到西湖边杀了。”

    见王守义没有问题,冼鱼示意壮汉们继续动手。

    “慢着!”

    谢长安又打断他,“我问你,那位司司姑娘,你当真喜欢她,还是别有目的?”

    身为显贵门第,冼鱼有太多奴婢可以吃,不一定要把自己如夫人吃掉。

    除非别有用意。

    “喜欢?我当然喜欢,当初,他娘让我为她赎身,娶她做如夫人,我是十分不情愿的。”

    冼鱼十分高傲,“虽然只是我冼家的如夫人,但也不是一个青楼女子可以当的。”

    但见到司司的样子后,他还真有几分动心。

    “当然,让她当如夫人,主要还是看在她出生的那天,正逢天狗食日。”

    冼鱼放不下自己的骄傲,不忘补充一句。

    “天狗食日?”谢长安不解,这与当不当如夫人有什么关系?

    冼鱼不答。

    壮汉们又要上前,“慢着!”这次是李浮游打断他们。

    “你又有何事?”冼鱼不耐烦的问。

    “咱们好歹也是同窗,你不也得让我死个明白?”李浮游打起了感情牌。

    “好,你问。”冼鱼点头。

    他是不会放过冼鱼的,因为一旦他信仰邪神的消息传出去,他在南朝将无立足之地。

    “你昨天吃的什么?”李浮游问。

    “嗯?”冼鱼莫名其妙,“你问这个作甚?”

    “你说让我做个明白鬼的,这个我就不明白。”李浮游振振有词。

    “这他妈也可以?”王守义和谢长安惊呆了。

    他们忙站起来,“我们也有许多疑问。”

    “你的第一次破童子身是什么时候。”

    “你有几根头发?”俩人争先恐后的问。

    “胡闹!”

    冼鱼怒了,摆手让壮汉把他们赶紧押下去。

    “慢着!”

    这次顾白制止他们。

    “怎么,他们都喊了,你不喊一声,不舒服?”

    冼鱼怒指顾白,“我告诉你,别以为水仙大人看上你了,我们不能杀你,就拿你没办法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这不用你提,我知道自己的魅力。”

    顾白十分自恋,对冼鱼后半句话听而未闻。

    “我只是想告诉你,法海在笔记上留下记载,说这吃人增修为的邪门法子,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弊端。”

    “法海?”冼鱼疑惑地看着顾白,“你也知道他。”

    “当然,他当时看我太英俊,羞愧的自杀了。”顾白说谎一点儿也不脸红。

    冼鱼对此十分鄙夷。

    不过,他对自己的修为很上心。

    他让壮汉们退到一旁,示意顾白继续说。

    “我得指给你。”

    顾白目指被绑着的双手。

    冼鱼向手下点下头。

    “这…”壮汉们有点儿犹豫。

    “不用怕,区区一书贩子,也就是长得好看。”

    冼鱼一点儿也不怕顾白闹出乱子来。

    在他得到的消息中,顾白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抄书人。

    这冼鱼在水仙教里地位颇高。

    那些壮汉不敢违命,上前把顾白帮着的手解开。

    顾白松了松手腕,从脚下的茅草了抽出一根。

    “这个弊端若被敌人掌握了,纵然是寻常人,也可以取你性命,你看好了。”

    顾白左手捏着茅草,距离冼鱼五步外。

    唰!

    向前一劈。

    他出手快如闪电,谢长安他们甚至看不见顾白的手动作。

    但他手里的茅草确实不见了。

    空气安静下来。

    片刻后,王守义开口了,“老顾,虽然冼鱼是个畜生,但不是傻子呀,你这样忽悠不好吧?”

    然而,冼鱼不赞同他。

    “呃…”

    冼鱼望着顾白,想要问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仿佛嗓子被什么卡住了。

    “咦?”

    众人这时发现了冼鱼的不寻常。

    借着门外微弱的火光,他们发现,在冼鱼喉咙处有一个茅草。

    鲜血正顺着中空的茅草,缓缓地流出来,越流越快。

    “你…”

    冼鱼手指着顾白,噗通倒在地上。

    王守义等人不说话了。

    他们目瞪口呆,口大的足以塞下一颗大鸭蛋。

    石室门口的壮汉也惊呆了。

    他们望一望冼鱼的尸体,又抬头看一看顾白,只觉在梦里。

    “我说了,水仙给你们修炼的法子,有漏洞。”

    顾白说着,去解开王守义他们的束缚,“只要是普通人,挥一挥茅草就可以杀死他。”

    壮汉们反应过来,“杀,杀人了!”

    他们不敢在石室多呆,尽量远离顾白,去外面喊人去了。

    王守义揉了揉手腕,俯身捡起冼鱼的佩剑,“老顾,行啊,想不到你深藏不露,是个高手。”

    顾白得意的一仰头,“那是,不瞒你们说,我其实堪比万户侯。”

    万户侯乃三品之境,再往上就是地仙了。

    “嘁,说你个高手,你还喘上了。”王守义捏了捏肩膀,“不对呀,你连内力也没有。”

    他惊讶了。

    八品之上有内力。

    王守义作为捕头,就在八品。

    当然,冼鱼作为修行之人,他的内力要比王守义高深许多。

    他着实不知道顾白怎么杀死冼鱼的。

    “呵呵。”

    顾白故作高深,“夏虫不可语冰,对于万户侯而言,他的深浅岂是你个八品捕头能看出来的?”

    “切!”

    自由的三人一起鄙视顾白。

    他越这么说,他们反而不相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