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七十五章 雨一直下
    姑娘意外的看顾白一眼。

    “你想靠增寿拖着?”她以为顾白想要延寿,迟一点把灵魂交给她。

    她劝顾白别痴心妄想了。

    “下面急着要你的灵魂。”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顾白,舌尖舔了舔唇边。

    “也难怪他们着急,像你这么诱人的灵魂,真的是前所未有,我都想把你吃了。”

    顾白闻言,赶忙离她远一点。

    “所以,银子换灵魂是不成了?”顾白问。

    姑娘摇了摇头,“也不是不行,三、五的寿命还是可以的,再往上…”

    自然就不成了。

    “三五年就三五年吧。”顾白很干脆的与她约定。

    对顾白而言,三五年也是赚的,足以让他抄不少书,延续一些年寿命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水仙要降身的孩子身份了。”顾白站起身,准备离开。

    姑娘望着他,“你心中应该有答案了。”

    “冼鱼之子?”顾白挑眉。

    姑娘默然。

    顾白恍然,把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司司出生当天是天狗食日,后来辗转被卖到了青楼。

    他娘稳婆进入水仙教后,得知了让水仙降生的秘密,于是纠集水仙教徒,想把司司抢出来。

    在失败后,他们又另辟蹊径。

    他们利用冼鱼想变强的念头,把他吸收进水仙教,继而借助他手中的银子去为司司赎身。

    让司司怀孕,继而在七月的月龄时早产,这些事几乎在司司赎身时就已经确定了。

    换言之,司司的死,是他娘与她的丈夫,一手谋划的。

    她只是一个工具,他们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此说起来,司司也挺惨的。

    顾白感慨一番后,向她告辞。

    刚出大殿,惊见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毛毛细雨。

    天上阴云密布,一层又一层,把来时蓝天遮的一丝不漏。

    长廊一旁的门窗全部被打开,雨丝成线如珠帘,落在廊下,响起悦耳的脆声。

    “这天呀,就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送顾白他们出来的姑娘,仰头笑着说。

    她伸出手,去轻轻地触摸雨水。

    “你说你是抄书人?”她回头看着顾白。

    顾白点头。

    “一书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抄书人当真可以把著书者写下的所有文字,用文字创造的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抄写给他人?”姑娘问顾白。

    没来由的一句话,让顾白莫名其妙。

    他回头瞥姑娘一眼,摇了摇头,“不能。”

    书在停笔那一刻,莫说抄书人,纵然是著书人,也不再是书中世界的主人。

    “书中的世界将是自己的主人,晦涩难懂也罢,让人读之捧腹也罢,书都是自己的主人。”

    “那如果有人从你手中买走书呢,他是不是书的主人?”

    顾白轻笑。

    “文字是咒语,诵读就是催动咒语,让那个世界出现在自己面前。”

    对购书人而言,他们买的,收藏的只是一本符咒,一本进入书中世界的钥匙而已。

    书中世界将不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

    姑娘望着淅淅沥沥的雨丝,“如果其他人也如你所想就好咯。”

    姑娘不在闲聊,让人送他们离开,一把油纸伞也舍不得多给。

    顾白他们穿过长廊,出了门,见整个江南小镇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中,如诗一般优美。

    但顾白顾不上欣赏。

    方才得到的消息,同乌云一起压在他的心头。

    看来家仇不好报哇。

    他们淋着雨走上桥,见方才那戴破斗笠的乞丐依旧坐在桥上。

    他淋成了落汤鸡,却安然不动,依旧坐在哪里。

    顾白没理他。

    他们径直穿过桥,见前面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伞,自己还打着一把。

    这姑娘正是方才领路的姑娘。

    见顾白他们出来,她一脸惊喜,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

    “这天说变就变,我记着你们没打伞,喏…”

    这姑娘把一把油纸伞丢给勾子,自己打着伞贴近顾白。

    “谢谢,我们打…”

    顾白刚要与勾子打一把伞,见勾子的伞打开,一半扇面被撕裂了,只容得下一个人遮雨。

    顾白看的清楚,那把伞面的断裂面是刚撕下来的。

    “走吧!”

    这姑娘为顾白遮住雨,略有些得意。

    顾白无奈,怪只怪自己太英俊了,还有就是不曾信手携带一把伞。

    “你找阿婆做什么?”

    在路上,绕过一水潭后,领路的姑娘好奇地问。

    “不是我找她做什么,而是她找我。”顾白说。

    领路的姑娘惊讶的看顾白一眼,“那你一定很厉害了。”

    顾白一点儿也不谦虚,“嗯。”

    “那你是做什么的?”

    “抄书的。”顾白说。

    “呃…”

    领路的姑娘不知道说什么了,抄书有什么厉害的。

    不过不管了,长的俊就成了。

    他们踏上一座浮桥,姑娘刚要再问顾白几句话。

    砰!

    桥下因为雨而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的水面被炸碎。

    一头鱼妖摇摆着尾巴,向桥上的的顾白等人袭来。

    顾白的左手在从那阿婆处出来后,一直没有缠上,此时丝毫不犹豫,并指如刀,向鱼妖戳去。

    昂!

    鱼妖发出一阵怪声,接着血化作烟雾,在空中炸裂。

    啊!

    领路的姑娘被吓的想往顾白怀里钻,被顾白一把推给勾子了。

    领路姑娘有点委屈,不过这抄书人也太厉害了。

    眨眼间,一个月时间灰飞烟灭,顾白有点心疼。

    他低头望着桥下,见水下此时并不安宁,水面翻滚,如开水一般。

    那鱼妖的尸首刚落地,顷刻间被一些凶残的鱼给吃了。

    啊!啊!

    前面传来惨叫声。

    顾白他们对视一眼,急忙冲过浮桥,向惨叫声来处跑去。

    他们到了一座石桥,石桥被雨淋湿了,湿滑。

    在桥上,此时坐着一个老头,正被一头翻上岸来的鱼逼近一角。

    这鱼妖在滑腻的石桥上如在水里,摆动着尾鳍,向老头逼去。

    它嘴巴里锋利的牙齿嚼着半截腿,正是那老头的。

    “啊!”

    领路的姑娘又被吓到了,这次勾子自觉,直接替顾白拦住了她。

    顾白望一下天空,雨下的更多了,泼水一般,让这鱼妖如在水中。

    惨叫声还在不断地传来。

    抬眼望去,顾白见一条又一条的鱼妖从水里冒上来,从码头上岸,袭击向路人。

    “救命,救命!”老头大喊。

    顾白低头,见鱼妖的嘴已经贴住了他的头。

    咔嚓!

    老头再无声息。

    同样的事情在镇子里此起彼伏。

    方才还安静的镇子,此时化作了一锅开水,纵然是暴雨也浇不熄它的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