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大道〕〔唐残〕〔不可名状的邪神〕〔梵修罗〕〔空间农女修仙记〕〔黑夜之永世传说〕〔神兽养殖大亨〕〔坠入爱河的男人〕〔我的光影年代〕〔倒追大神攻略〕〔都市修真狂婿〕〔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你有一个女友快递〕〔只想复活师兄的她〕〔霍先生,我们结婚〕〔丑女当家之带着包〕〔敢问穿向何方〕〔萌妻天降:老公有〕〔盖世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少今天又醋了 第314章 他的画呢?
    纪淮平时不注意那画,看一眼就过,从七岁起,就很少进纪以宁的房间。

    他第一次进去,当时还以为进了植物园,满眼的绿色,从她房间里出来,感觉视力都提升了。

    不过她的审美不错,哪怕是满眼的绿色,都能布置的很有美感,跟那些家具摆放,一点都不突兀。

    但纪以宁这小鬼有个坏习惯,总喜欢把衣服内.衣内.裤往床上一堆,然后跑去洗澡。

    纪淮敲了好几次门,没人应,不耐烦的进来,看到那一床的绿衣裳,和那浅绿的卡通小内.裤,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他事后虽然没说什么,但自那以后,就再没轻易的进过纪以宁的房间。

    就算找她有事,都是直接发信息,或是打电话,实在逼不得已,就让佣人先进去,给她收拾完衣服,他再进。

    连来京城,将那画封装,他都是让佣人去封的,他顶多就是签个单子,钱都不是他付的。

    现在薄修夜问起,他哪知道。

    想了想,直接拨了个电话给纪老头,比起纪淮总嫌弃纪以宁,纪老爷子对纪以宁就显得十分的上心,连纪以宁感个冒,他都要担心好久。

    想知道那画到底画的是什么,问他准没错。

    没多久,纪淮挂了电话,脸臭臭的,显然又被纪老爷子骂不够关心妹妹了,但好歹还是问到了,“老头子说是向日葵。”

    听到这个答案,薄修夜呼吸猛的一顿,这次,没再多说什么,将手机上小豆豆拍的那照片递给纪淮:“是这幅?”

    这大概是薄修夜这一生为数不多的紧张时刻。

    如果……如果那画家真的是他,那……

    纪淮低头扫了一眼,又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都把这幅画拍下来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薄修夜脑袋“嗡”的一下,瞬间空白。

    ***

    纪以宁将小豆豆给哄睡着了后,想了想,虽然她的基因无比强大,甚至干过了孩子她爸,但不能轻易放弃,说不定,日后还能掰回来呢?

    于是,她上某宝,给小豆豆订了几本数学练习册,想到糖糖,给他也订了几本语文的。

    这才放下手机去洗澡。

    纪以宁之前写的那几本都已经完结了,而且想到马上要进组了,她就没开新书,所以,这些日子,清闲的很,早早的就穿着睡衣,开着小台灯,躺在床上了。

    忽地,阳台处传来一声声响,紧接着,一个人影就翻了进来。

    纪以宁:“……”

    纪以宁正思考着,该跟普通女生一样先尖叫再说,还是趁这个歹徒不注意,过去把他重新给扔下去时,那人就从敞开的落地窗进来了。

    男人显然没想到,这么早的时间,她不在客厅,居然在房间,顿时愣住。

    纪以宁也惊讶了:“哥?”片刻后,她顿了顿,看了一眼旁边床上正熟睡跟猪一样的小豆豆,虽然这小妞睡着后,打雷都叫不醒她,但纪以宁还是压低了声音:“你怎么从那进来了?”

    纪以宁给过薄修夜纪家别墅的钥匙,既然有钥匙,不从前门进,反而翻墙,那就很古怪了。

    薄修夜也看到了睡熟的小豆豆,顿了一下,跟着压低了声音,面不改色道:“钥匙掉了,只好翻墙了。”

    好吧……这理由勉强说的过去。

    “那你找我有事吗?”

    薄修夜选在这个时候翻窗进来,就是想趁着纪以宁在客厅时,进房间来看看挂在墙上的那画。

    哪怕这么多的指向都说明,他可能就是那个纪以宁一直在找的那个画家。

    可男人心底还是有些不确定和不敢相信。

    知道画家是陆东城时,薄修夜很快就相信了,可偏偏轮到自己,他却不敢轻易下判断。

    大概这四年,他太过坚信纪以宁讨厌他,恨他,导致他现在发现,纪以宁可能这几年,都没忘记过他时,他狂喜的同时,又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他原是想找纪以宁问个清楚,可知道真相后,一向清醒理智的脑子也变得一团混乱,不知为何,他就想来看看,那幅画,似乎是想透过那幅画,看到纪以宁对他的心意,然后,再慢慢的相信——

    这几年,纪以宁可能真的从没忘记过他。

    但没想到,刚进来,就被逮住了。

    房间里的灯被关了,就只留着纪以宁床头的那盏小台灯,灯光很微弱,但大概是怕小豆豆半夜醒来,想上厕所,没灯会摔跤,所以,这灯光虽然微弱,但却能将大半个室内照的清楚。

    薄修夜一侧头,就看到了墙上的那画。

    然后,男人瞳眸微微一缩。

    跟他幻想的一样,纪以宁的床前确实有一幅画,画上有着向日葵,有着草地,有着湛蓝的天际,一眼看去,就带着股蓬勃向上的生命力。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当然。

    如果这幅画不是小豆豆画的,男人可能会觉得更加美好。

    薄修夜:“……”

    他的画呢?

    怎么变成这小妞的了?!!

    只见那面墙上,徒留一个挂钉,挂钉下,却贴着小豆豆拿了96分的那张向日葵。

    而那幅油画,则不见踪影。

    纪以宁见他盯着小豆豆的那画看了许久,手指缩了缩,咬了下唇。

    还好。

    今天她打扫卫生时,担心把墙上的这幅画弄脏,所以就把画给收起来了。

    而为了表扬小豆豆第一次画画,所以她就把小豆豆的画给贴了上去。

    纪以宁不是没想跟薄修夜说这事,可一想到,当时在他面前百般嫌弃这画,现在却把这画给一直保留着,搞得她好像一直在睹物思人,有多痴情似的。

    难免就不太好意思。

    “哥……”

    纪以宁喊了他一声,生怕他盯的久了,会看出来,小豆豆画的,跟他之前送她的那幅画一样。

    薄修夜转头,纪以宁大抵是心虚,眸光闪烁,不敢跟他对视,还轻咳了一声。

    她这个样子,其实根本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男人眸光一闪,竟是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薄唇带着微微笑意,既然确定了,他就不会再给她躲避的机会,慢悠悠地说:“这幅画……好像有点眼熟,是我画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