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子娇宠小毒妃 第三十五章 以后,换我来保护你
    城外毒草院,云倾月顺利寻到在院子里闭目养神的爷爷。

    此时,他哪还有云家家主的气派,手中一把扇子,靠在椅子上,眯着眼,一下一下的扇着。

    似,寻常人家的老人。

    云倾月心中一暖,蹑手蹑脚过去,把早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在老人面前轻晃着。

    这味。

    云霆睁开眼,一眼瞧见笑意盈盈的孙女,心中因白日生的烦闷,尽数消散,“月儿,你怎么来了?还知道给爷爷带东西。”

    “爷爷被爹气走了,只好我这个当孙女的来赔罪了。”

    少女说着,搬了张小椅子,坐在老人身侧,把头靠了上去。

    云霆一愣,以前月儿顽皮,很少在他身边待的住。

    如今……

    他的月儿,当真长大了不少。

    “月儿,爷爷纵然不愿那个女人入家门,也改变不了什么,爷爷年纪大了,有些事,无能为力,爷爷在,爷爷尚且能护你一二,爷爷真怕,哪一日,爷爷再也护不住你,让那个女人欺负了你……”

    云霆垂老的脸上尽是担忧。

    这一刻,云倾月才发觉,其实,褪去云家主的名头,褪去杀伐果断,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来到这个异世,只有他真心疼爱自己,足了。

    “爷爷,以后,换我来保护你。”

    老人眼眶有些红,点头,“好,咳咳……”

    “爷爷,你怎么了?”

    “无事,嗓子不舒服而已。”云霆压下眼底一抹不自然,“月儿,爷爷给你的云家令,千万要收好,还有这把钥匙,不能让第二人知晓,可记住了?”

    “记住了。”

    爷爷没说,云倾月也就没问。

    “爷爷可能要离开京城几日,这段日子,你若是不愿意回家,便住在世子府,我瞧世子待你极好,爷爷也放心。”

    不知为何,云倾月心底闪过一丝不安,似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流逝,她抓住老人布满皱纹的手,柔声道:“孙女陪您去。”

    “傻孩子,爷爷是去办正事的你乖乖待在京城。”

    “可是……”

    “听话!”云霆佯带了几分怒意,“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

    “爷爷要去也可以,得带上自己的护卫,让他们陪着爷爷。”

    “成。”云霆笑的慈祥,轻拍着自己孙女手背。

    这一去,凶险莫测,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月儿,如今月儿婚事敲定,他也没什么牵挂了。

    许是有了云倾月的陪伴,老人心中安宁不少,寂静夜空下,渐渐睡过去。

    云倾月在下人的帮助下,送了老人进屋,合上门,才出去屋子。

    她没回城,在隔壁屋子睡下,第二日起来,早就没了云霆的影子,只留下一封信,信上不过寥寥两字。

    勿念。

    爷爷还真是,还怕自己跟着去吗?

    云倾月收了书信,准备回城。

    “月儿?”门外响起突兀的女声,打破了院子的宁静。

    声音矫揉造作,隔着房间都透着虚伪。

    云倾月勾了勾唇,收好书信,朝外步去,笑容明媚,“姨娘怎的寻到这儿来了?”

    舞柔透过云倾月,看向她身后,空无一人,“月儿,你爷爷在吗?姨娘和你妹妹亲手做了些吃的。”

    “没在。”

    母女两人相视一眼,老东西除了这里还能上哪儿去?

    云霜雪不信,“莫不是爷爷还没醒。”

    话落,她径直冲进屋子中,屋子里空空荡荡,哪有云霆的身影。

    “我都说了爷爷没在,既然要去看看我娘亲,那就走吧。”云倾月懒得和她们多费唇舌,出了院子,外面早就有准备好的马车。

    马车很宽敞,云倾月独自占了一边,眯着眼假寐。

    云霜雪一上去便瞧见她这模样,恨不得将她掐死,脸上,却是居高临下的优越,

    “姐姐,昨晚,你怎么没留在世子府?跑来这地方?”

    她就说,世子殿下如何看的上这样的人。

    莫不是,似她和太子殿下一般,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晚上被赶出世子府,活该!

    云倾月将她情绪尽收眼底,心里骂了一声智障,似笑非笑,“妹妹回来这么久,怎的没见太子殿下来瞧过?莫不是,在忙着选正宫太子妃?”

    她这般愚弄口吻,让云霜雪顿时气黑了脸。

    “云倾月,你是不是还在嫉妒太子殿下要我没要你?”丝毫不假思索的话脱口而出,舞柔想要去捂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雪儿,你怎可胡说?”舞柔怒斥。

    若是惹恼了云倾月,她一气之下走人,她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云霜雪似是才想起来一般,袖子中帕子反复被她绞着,她咬唇,颇为不甘心,“姐姐……”

    “我不是小气之人,不会和你一般见识,要走就走,别啰嗦。”

    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中的狂傲语气,加上少女轻蔑的眼神,云霜雪差点被她气吐血。

    她忍!

    今日,就是这个贱人的死期!

    “成了,你们是姐妹,吵吵架,拌拌嘴就是了,别放在心上。”舞柔说道,撩了帘子示意车夫赶车。

    马车里安静了下来,只有车咕噜转动之声。

    行车过半,云倾月早就闭眼休憩,似乎对隐藏的危险一无所知。

    母女两人相视一眼,云霜雪捂住肚子,精致面容带了几分痛楚,“娘,我肚子痛!”

    舞柔一惊,目光不经意掠过缓缓睁开眼的云倾月,满目焦灼,“是不是孩子?”

    “好似吃错了东西,娘,您陪我去林子里,方便一下吧。”

    “月儿……”

    云倾月慵懒撑了撑身子,眉目寡淡,“我在此处等你们。”

    母女两人下了马车,没瞧见,马车上的女子唇角一丝丝勾起的狡黠笑意。

    好戏,开始了。

    果不其然,马车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疯狂的奔走,速度之快,完全有不要命的趋势。

    云倾月掀了帘子,满目无辜的小可怜样,“这是怎么回事?”

    那家丁是舞柔母女两特意雇的人,根本不是云家下人,他收了母女两银子,答应二人,把这女人先找个地方处置,至于如何处置,由他做主,只要让她,往后余生,都见不了人。

    这条路,前前后后都埋伏了他们的人,小美人跑不了这是个好差事,他们本就是山中匪寇,缺的就是女人,这女子模样又好,水灵。

    一想起接下来发生的事,男子血脉喷张,身下抖了两抖。

    “马惊到了,小姐好生抓好,别摔下来了。”

    “成,你快想法子,妹妹和姨娘可在后面呢。”云倾月索性坐在马车口,拍了拍男子肩膀,神色轻松,半分没有自己身处在危险中的自觉。

    那男子应了一声。

    暗想,这女人脑子忒简单了,被自己后娘和妹妹卖了都不晓得。

    “小姐,坐稳了。”

    云倾月瞧着面前男子装腔作势的模样,心中只觉好笑。

    没两把刷子,她敢孤身上马车吗?

    笑话。

    “小哥,停车!”

    “成。”男子故作一副艰难勒缰绳的模样,迫使马车强制停下,撩了帘子,满脸邪笑,“小姐,受惊了吧,您先下来透口气,我这就回去接姨夫人和二小姐。”

    “好。”云倾月利落跳下,环视周围一圈,她嗤笑一声,“出来吧。”

    大老远就闻着一股子汗臭,还藏什么?

    男子一愣,恍的明白什么,退了三步,他身后不少山匪团团从隐蔽处现身,围住云倾月。

    “我想听听,我后娘和妹妹找你们,给了多少银子?”

    “什么后娘妹妹?”为首的男子回道,他一身虎皮大氅,人生的魁梧,脸上又有刀疤,乍一看,还挺吓人,“老子一概不知道,小美人别挣扎,乖乖和爷回去,爷看你长的好看的份上,还能让你当几天压寨夫人,否则,这么多兄弟,瞧见了吗?”

    云倾月连摇头,满脸惆怅,“亏了。”

    “啥亏了?你亏啥?我们这么多人伺候你。”

    话落,周围发出邪笑。

    “像我这么绝美聪明的女子,可是无价的,你们也买不起。”

    众土匪,“……”

    这姑娘怕是个傻子吧?

    哪有人自夸这么不要脸的?

    为首土匪愣了一会儿,忽的哈哈大笑,浑身肌肉随着他笑疯狂抖着,“不错,小美人,你挺自觉地,还没上山,就替本大王着想了?看你你这么上道的份上,本大王会多留你几天性命的。”

    “你们山上是不是缺女人?”

    “废话!”土匪窝里哪能不缺女人。

    为首土匪感慨,有一段日子,他连瞧见头母猪都觉得挺清秀。

    “只有我一人,也太少了,我后娘和我妹妹,你们可都瞧见了,那两人,妥妥的美人痞子,十万两,我和她们两人换,如何?”

    “大当家的,别听他的,那两娘们没她长的好看,一个半老徐娘,骚情的要死,令一个还是怀了孩子的。”赶车男子急忙道。

    云倾月想死拍着这丫。

    他就不能眼瞎一次吗?

    “小美人,你别白费功夫,带她回去。”为首土匪倒是挺欣赏这娘们的,小小一姑娘,被卖给土匪,不哭不闹,竟还和他谈起生意来了。

    可惜,他受人之拖,必须解决这个女人。

    对方和他打过招呼,此女最善伪装,他没敢松懈,“兄弟们,一起上,抓住此女,晚上有大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