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世子娇宠小毒妃 第三十九章 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世子哥哥!”

    君晗煜敛下所有情绪,袖袍下手背青筋爆起,“慕容世子!”

    “吓到了?”

    慕容景似几乎没瞧见君晗煜一般,只是看着云倾月。

    云倾月,似小鱼干被人偷吃的猫儿一般,点头,眼泪落下,她扯住他袖袍,扑了进去,“世子哥哥,月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白莲花的戏码,谁不会。

    切!

    慕容景未动,待感觉怀中那一团娇弱的柔软,他眸光染上几分愠怒,“太子殿下?”

    马勒戈壁!

    君晗煜死死忍住心底想要掐死她的冲动,风轻云淡,“方才,本宫和云大小姐……”

    “云大小姐?”

    慕容景重复,语气未带情绪,周身的气息却压抑的骇人。

    云倾月痴痴的看着。

    好似谪仙,冷傲,不可一世,该死的迷人。

    世子哥哥真man,真牛掰。

    她这条大腿,抱对了。

    “咳,本宫方才偶遇世子妃,叙旧而已,却引起世子妃误会,实在是本宫疏漏。”

    云倾月重重吸了一口气,淡淡龙涎香入鼻,让她很是安心,“既是误会,本世子妃大人大量,不和太子殿下计较就是了!”

    云倾月,你该死!

    君晗煜皮笑肉不笑,“世子妃真大气,若无别事,告辞!”

    他在待下去,定会原地爆炸。

    云倾月瞧着渣太子落败,笑的似只小狐狸。

    爽啊!

    “你还要在本世子身上挂多久?”

    云倾月一愣,后退几步,笑容明艳,“世子哥哥事办好了吗?”

    “这个,拿回去查,有结果后,告诉本世子!”

    墨绿色的瓶子落入她手。

    世子哥哥入宫一趟,拿了这东西。

    谁给他的?

    皇帝?

    皇后?

    云倾月想不明白,再瞧,哪还有慕容景的影子。

    靠!

    不道德。

    竟丢她一人。

    “慕容景,你混……”

    “大小姐!”

    御雷神色阴沉的瞧着她,“世子吩咐属下,带您出去!”

    “成!”

    还好没骂出来。

    ……

    京城一座酒楼包厢中。

    萧离凤翘着二郎腿,一双眼滴溜溜的瞅着门口。

    “吱呀”一声,门开了。

    “表妹……”萧离凤起身,待瞧见面纱下的女子,笑容僵了起来,“侧妃娘娘?怎么是你?”

    “如何不是我?表哥,请坐!”

    萧离凤对这表妹没什么好感,玩阴的,她最擅长不过。

    云霜雪似也瞧了出来,亲自斟茶,浅笑盈盈,“表哥,在等人?”

    “没,闲来无事,随便坐坐!”

    呵~

    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云霜雪眼底一闪而过的轻蔑,却没表现出,“表哥这几日,怎不来府上,大姐可是日日夜夜盼着呢。”

    萧离凤一愣,赫然起身,“你看见她了?”

    话洛,他似乎觉出自个情绪过于激动,强压下去,“许久没见月儿表妹,倒是怪想念的。”

    “是啊,可惜,以前,我还以为,大姐和太子殿下解除婚约,会嫁给表哥,没想到……造化弄人,表哥,你和大姐才是最般配的。”

    “是嘛。”

    萧离凤也这么觉得。

    成亲不成亲的不重要。

    关键云倾月那小蹄子生的美啊。

    若能得手……

    啧啧……

    他眼底的精光没能逃过云霜雪眼,她勾唇一笑,“难道表哥,当真甘心,将大姐拱手让与别人?”

    这个蠢材,从小便打云倾月的主意。

    若能利用他,将她毁之,她很满意。

    即便不能,事情闹大,慕容世子,也不会要她。

    被慕容府抛弃,天底下,有谁敢收她!

    哼!

    云倾月,你加诸在我身上的,我会一点点,还回去!

    萧离凤嘿嘿一笑,“二表妹说笑,我不过普通世家公子,如何能与世子殿下抗衡?”

    “若表哥愿意,我可以帮忙,表哥应该收到大姐信了,若非她托付,我又如何能来呢?”

    “当真?”

    “当真!”

    云霜雪勾了勾唇,俯身过去,在他耳畔说了什么。

    萧离凤一双眸子渐渐亮起,他似乎已经瞧见,美人在怀的光景。

    他风流倜傥,云倾月小表妹心里应该有自己。

    即便没有,也必须有。

    她,他要定了。

    两人谈妥,云霜雪出了酒楼。

    萧离凤随后下了酒楼。

    两人没瞧见,酒楼厢房对面,云知微听的心惊。

    这两人要害月姐姐。

    她起身,匆忙朝云府跑去。

    云倾月刚回府,前脚刚踏上台阶,被人撞了个满怀。

    一天被撞两次,还是同一人,这小妞,很欠收拾啊。

    “月姐姐,我有大事和你商量!”云知微抓住她的手匆匆入府回了闺房。

    她一口气说了自己所见所闻,猛灌了一大口茶,却见对方没反应。

    “月姐姐,云霜雪抢你婚事,如今还要陷害你,你怎么半分反应没有?”

    云倾月撑着脑袋。

    云三跟踪云霜雪,传回来信息和小妞丝毫不差。

    萧离凤?

    表哥?

    明明应该是她的亲人,却和云霜雪一起陷害自己。

    呵~

    狗屁亲人!

    “月姐姐!”云知微都要急死了,抓住她猛晃,“你可曾听我说?”

    “晓得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呢?”云倾月不答反问,“你爹让你来监视我?”

    云知微猛的明白过来,“月姐姐,我爹是让我这么干来着,可我不愿意,小时候,你我一起长大,那会,伯娘还在,我娘去的早,她视我为己出,我怎会让爹为了一己私欲,去害你?”

    云倾月眨眼,不语。

    “月姐姐,你不信我?”

    倒也不是。

    云知微此人,从小便娇养,性子嘛,傻乎乎的。

    她还特意让云三调查了一番,她所言,不假。

    只是,她不喜欢有人缠着她。

    “我晓得了,你回去吧。”

    云知微一喜,猛的窜过来,“月姐姐,你信我了,那我日后是不是可以跟在你身后?”

    “你干的那些事,我听闻后,都快崇拜死了,月姐姐,你若是男儿身,知微便要嫁给你!”

    云倾月,“……”

    “月姐姐……”

    “碧莲!”

    “大小姐!”

    “收拾客房,让知微住下。”她说完,连拉带拽,把她拉了出去,关上门,整个世界安静了。

    稍晚一些。

    云倾月上榻睡了,黑暗中,有声音传来。

    在她跟前伺候的碧莲抬了抬眼,欲起身,一股异常传来,她身子软绵绵躺了下去。

    “嘟嘟嘟,嘟嘟嘟!”

    有毒。

    云倾月不动神色,吞下药,屏住呼吸,勾角一勾,黑暗中,似蛰伏的兽。

    就这么迫不及待?

    须臾。

    闺房门被轻轻推开。

    一男子蹑手捏脚进入,反而关了门,他掠过碧莲身侧,探了探她呼吸,笑的有些猥琐。

    “好妹妹,表哥来了!”

    男子张开手臂,猛的一扑,床上硬邦邦的,空无一人。

    “人呢?”

    “表哥,我在这儿!”

    少女带着邪气的声音传来,男子一愣,腾空而起,祭出怀中匕首,朝声音来源划去。

    匕首穿透黑暗,正中她眉心,她只是笑,待匕首靠近,少女微微侧身,轻巧避开,匕首径直奔过去。

    下一刻,少女竟然徒手接了匕首,又快又准,她手腕发力,袖袍微动,匕首朝来时甩去。

    男子一愣,后退几步,只听“铮”的一声,匕首离他手指仅半寸。

    他惊魂未定,屋子灯诡异亮了起来,方才被迷晕的丫头手中还攥着火折子。

    “你……你们……”

    “表哥好功夫!”云倾月邪邪笑着,她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居高临下。

    “表妹,我……”萧离凤欲起身,却怎么也动弹不了,他身体上,一根细小的金针淬着寒芒。

    “嘘!”

    云倾月笑的似暗夜修罗,手指一挑,利落勾出他怀中之物,一点一点,在水中晕开。

    萧离凤整个人都不好了,“表妹,这是个误会,表哥想和你玩捉迷藏呢。”

    “是么?正巧,我也爱玩呢。”少女猫瞳缩着,递给碧莲。

    碧莲恨死这下作的人了,敢动大小姐,活的不耐烦了吧。

    待灌下整杯药,碧莲才道:“大小姐,如今怎么办?”

    “云三!”

    “大小姐!”

    云倾月笑的贼兮兮,“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我那好妹妹这么爱玩,让他们玩个够,记住,药不能忘!”“

    “表……”

    云三迅速堵住萧离凤嘴。

    临走之际,还在感慨,大小姐太能折腾人。

    “大小姐,那边会不会发现?”

    “发现又如何?无凭无据,去吧,好好睡一觉,明日,有热闹可瞧了。”

    一夜过后。

    云倾月一席红裳,美艳不可方物。

    她和碧莲才出落云居,云知微满脸激动过来,“月姐姐,有好戏瞧,府里其他人都还不晓得,快和我来。”

    “可是雅苑?”

    “不是,是翠竹苑,啧啧,那个精彩。”

    云知微满脸兴奋,拉着她往翠竹苑跑。

    不是雅苑吗?

    云倾月微惑。

    待到了翠竹苑,两人通过窗户破了的洞朝里头看,云倾月彻底惊呆了。

    “这特么……我勒个擦……”

    “月姐姐,刺不刺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那人渣昨日还想……今日就受报应了。”

    云倾月,“……”

    这特么是她干的好不好?

    可为何明明让云三扔进云霜雪屋子里的人,扔偏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