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boss坑仙路 第两千四百二十五章 不恨
    当然他心中很清楚,没弄清楚的事情,不止这一件。魔尊还活着这的确使人震惊,但是更加使人震惊的是,魔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王琛的洞府啊!

    一想到这些,林朗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何池玄和肖果果看着魔尊却不曾动手,他们或许也是在等一个答案。

    “可是,他万一要是恢复了,那可怎么办!咱们打不过他呀!”林朗这么说着,池玄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确定?你确定还打不过他?当年你的修为是虚空境初期,现在呢?”

    林朗听完这话恍然大悟了,对啊,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修炼呀,而魔尊呢,他看起来可比以前虚弱的多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魔尊其实现在打不过他们了呢。

    说起来也是,当年的魔兽他们拼死一搏,也只能打个平手。

    可是这一次遇到的魔兽呢,他们两个人就能牵制住,根本就不需要去想拼命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打不过我?”林朗问了这个问题之后,自己都觉得心跳加速了。

    当年,将他欺负的那么惨的人,现在面对他的时候竟然无力还手,这种感觉还真不错呢。所以说,林朗也不着急了,他也想看看,这魔尊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尊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经历过的风险,他在吸收魔气,但是吸收的速度非常的慢,他们都很怀疑,这是真的魔尊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弱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发现魔尊狠狠的皱着眉头,额头也有汗水落下来,而后,他的胸口正中心位置,竟然有一道光芒闪耀,而后,这光芒越来越往外,众人才看清楚了,那是一颗珠子。

    这珠子,不是寻常的宝物,已经达到了仙级法宝,这是被人强行打入体内的。

    林朗见此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因为他记得,王琛曾经说过,将经脉的几个点控制住,那么这个人就不能吸收能量,就是个废人了。

    到了现在,林朗觉得这就是王琛做的事情,绝对不会错了。

    那么王琛当年为何要隐瞒他们,将这人给留了下来!

    当年他们跟魔尊对战到了最后,几个人都身负重伤,当时就是王琛去查看的,他确定魔尊已经死了,并且消失了踪迹,他们就相信了他,真没想到,他竟然将魔尊给藏在了这里。

    一种被背叛的刺痛让林朗觉得十分的愤怒,他们内部的争斗不说,他怎么能够将魔尊给留下,而且还留到了现在。

    他们这些年可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就是说,若是魔尊在他们之前清醒了过来,那么这个世界是没有人能与之抗衡的。

    这个想法让林朗更加的愤怒,他们这么努力为的是什么,就是让这个世界安全,可是王琛却根本就不在乎。

    没错,就是在乎,到了现在林朗才知道,王琛要的不仅仅是七王宫的权利,而且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世界的存在和安定。

    这个认知让林朗内心发寒,可想而知,他们跟着这样的人,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果然如同林朗心中想的,魔尊身上不是只有一颗珠子,而是找找有九颗,这九颗珠子打入了他的经脉的重要位置,也就是说,王琛用这样的手段,让魔尊在这个寒床上不能动弹。

    九颗珠子全部被逼迫出来之后,魔尊就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脸色苍白,全身无力,肖果果看他实在是可怜,拿出了丹药和灵泉水,这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恢复状态。

    魔尊看到肖果果如此,心中十分感动,因此也十分配合。

    他一点儿也不怀疑的吞下了丹药,还喝了一口灵泉水。他虽然是个魔修,但是灵力也能滋养他的经脉

    就好像刚刚,肖果果也曾经帮助他脱离困境。

    “谢谢。”魔尊这么说的时候,肖果果有些不太自在,说到底他们也算是亲人,她对这个魔尊其实已经算是无情了。

    “您不用如此。”肖果果这么回答,但是还是没有靠近魔尊,在修仙界就是这样的,当你分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的时候,最好保持距离。

    “你现在很好,我也就放心了。”魔尊这么说着,看着肖果果,好像屋里其他的两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他你完全不在乎一样。

    肖果果盯着魔尊问道:“您恨我吗?”

    肖果果这么问,自然是因为上一世,她没有站在魔尊那一边,反而是帮着林朗他们对付了魔尊。所以她想问一问,他恨自己吗?因为即便是恨自己,她也能够理解。

    “不恨。你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恨你呢。我就是想留下这条命,跟你好好的说说话。”魔尊这么说着,就发现了,肖果果身边站着的池玄,他将手放在了肖果果的腰上。

    魔尊脸色微微一沉,看了池玄一眼,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但是他作为父亲才和自己的孩子说了两句话,这家伙就一副排挤自己的样子,让人不喜欢啊。

    池玄:“……”果然,老丈人总是不怎么喜欢女婿,肖泰是如此,这魔尊也是如此。

    “您便是心中怨恨我也能明白,毕竟我前世不曾帮您,但是我想说,我为此也丢了性命,现如今也是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所有,我们之间就算是恩怨两清了。”

    肖果果这么说,就看到对面的魔尊一副很伤心的样子,然后他颤抖的说道:“怎么能恩怨两清呢,你是我的孩子啊!”

    林朗看着魔尊,他倒是不是很怀疑魔尊对肖果果的感情,当年也是为了肖果果他才中了陷阱,可见他的心中,这个女儿还是很有地位的。

    “可是即便到了现在,我仍然没有办法站在您那一边的。”肖果果实话实说,别说她没有前世的记忆,就算是有,也很难站在魔尊那一头。

    “我知道,我懂得,我不会强求。而且我如今这个样子,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你不需要为难。”

    魔尊这么说着,竟然淡淡的笑了,好像真是已经看开了一切。但是肖果果也好,池玄也好,他们都对此持有观望态度,他们可不敢小看了任何一个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