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boss坑仙路 第两千零六十章 上门
    但是白叶实在是不安,白叶独自一人守着那灵悦,肖果果也不能离开,因为白叶不放心。

    “老大,咱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月木这么问道,肖果果看看里面高深莫测的回答:“当她想要清醒过来的时候。”

    月木:“……”老大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听不明白了,难道那个灵悦还不想清醒过来吗?

    “老大,你是说那个灵悦,她自己不想醒过来?”贝贝一脸惊讶,竟然还有这样的修士吗?

    “经历了所爱之人的背叛,还顺带着坑了一把自己的家族,这样的情况下不愿意醒过来也能够理解,不是吗?嗯”肖果果这话让众人觉得有些道理,当然这众人之中并不包括贝贝。

    贝贝摇摇头,一脸认同的说道:“既然知道自己做错了,还不抓紧机会弥补,这样沉睡下去有什么意义呢?这是在惩罚她自己,还是惩罚她的族人啊?”

    不得不说,贝贝这话十分符合肖果果的心境,她跟贝贝内心深处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她更加宽容一些,毕竟他们不是灵悦,谁也不能了解和真正的体会她内心深处的痛苦。

    “若是有什么办法,让她清醒过来也好,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早一点还是晚一点,根本没有太大的区别。”肖果果这么说着,贝贝便动了脑筋。

    她这么积极的要帮忙,并不完全是因为同仇敌忾,心中装着公平和正义,同时也是为了她自己,因为他们还要出去闯荡世界,总是被关在这一个地方,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谁知道这个灵悦到底什么时候会清醒?

    于是在肖果果的不反对下,贝贝直接找了无忧老者。他不是灵家的老祖吗?那么灵家后人她总要管一管吧。

    肖果果本不是不想告诉无忧老者的,她设置没有告诉他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里陷入沉睡的到底是什么人。可是眼看着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那灵悦还是没有清醒,肖果果也坐不住了,这才默认了贝贝的做法。

    因此从那天之后,肖果果和池玄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无忧老者跪在了洞穴门口,开始哭诉,哭诉他们这么多年都不容易,哭诉他们这么多年的委屈,还有多老祖们的挂念。

    无忧老者并不是当年逃出来的那批人,可以说并没有见过灵家的老祖们,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身上浓厚的感情,尤其是对灵家老祖们的崇敬之情。当听说他的哭诉能够让对方早日清醒过来之后,无忧老者连脸面都顾不得了,十分的卖力。

    “老祖,您快点清醒过来吧,弟子们都盼着您能够带领他们走上新道路呢!”

    “老祖啊,您怎么忍心让弟子们寄人篱下啊!”

    “老祖啊,弟子们从不曾忘记自己是灵家弟子啊,哪怕生活再艰难,都想着逃脱出去,回到灵家!”

    这样的哭诉让里面的白叶恨不得走出去直接堵了嘴,但是它到底没有动,因为白叶觉得,这么哭一哭也是好事,或许主任就真的醒了呢?

    怀着这样的期望,无忧老者在外面整整哭了三天的时间,或许是被他吵的,或许是因为心中真的还有牵挂,那灵家老祖之一的灵悦真的清醒了过来。

    “主人!你醒了!您真的醒了!”白叶惊喜的声音传来,然后是反复的确认,这才确定眼前这人真的是自己的主人,而且真的清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里?”显然真正不清醒的是刚刚清醒的灵悦,她一脸迷茫的看着白叶,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灵兽。

    “主人,你这是在……”白叶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这件事情牵扯的太多了,直说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主人会不会因为受不住打击而失常?

    一想到这个,白叶也不敢乱说话,而是开口问道:“主人,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头疼不疼?手指能不能动?”

    白叶如此表现,让灵悦觉得有问题,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于是真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同时还摸摸自己的头,看看到底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灵悦如此也是因为相信白叶,毕竟它是自己的灵兽,若是自己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白叶不可能瞒着她的。

    “外面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吵闹?”灵悦这么说着,白叶张开嘴想要解释,但是不知道该解释什么,于是只能编造了一个谎话。

    “那是灵家弟子,被家族处罚之后有些不满,因为跪在外面一直哭诉,您不用理会的,您才清醒过来需要休息,我去向他打发了。”

    白叶说着走了出去,那一直哭诉的无忧两者抬起头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对方,就见白叶猛的堵了他的口,然后小声说道:“不要扰了主子休息,她才清醒过来神志不清。”

    只这一句话,无忧老者就明白了,那位老祖真的清醒过来了,此刻他欣喜若狂,自己受点委屈又算什么呢?只要能换得老祖的平安,那么一切都值得了,他们灵家缺少的就是主心骨啊。

    “感谢你们的恩情。我代主子谢谢你们了。”白叶这么说着对肖果果和池玄大礼参拜,这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可是如今白叶如此竟然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还不等真的参拜下去,肖果果一把将人扶了起来,而后小声说道:“这件事情替不得,我们需要见见你的主人。”

    肖果果这么说,白叶怎么都没有想到,可是他打不过人家同时也没有立场阻止人家,毕竟主人的小命是他们救的。

    “可是主人才清醒过来,这不太合适吧。我怕她神之混乱之下,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白叶总有百般借口,而肖果果却一个都不愿意听,也根本就不会去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这个灵悦也并不是没有错处的,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看看灵悦,到底有没有悔过之心,有没有改正之心,有没有纠正之心?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觉得一直瞒着她,真的是为她好吗?”肖果果这么问的时候白叶眼神之中闪耀着不定,若是真的那么确定,它就不至于这么纠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