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信息全知者〕〔神捕大人又打脸了〕〔玄天龙尊〕〔影帝偏要住我家〕〔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快看那个大佬〕〔这个剑修有点稳〕〔从封神开始的诸天〕〔90后风水师李十一〕〔废柴王妃又在虐渣〕〔大流寇〕〔天才相师〕〔农门婆婆的诰命之〕〔修仙琐录〕〔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大宋最狠暴君〕〔狂少归来〕〔都市超级修仙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界小透明 一场大戏
    估计是白天这一片杀的太狠了,夜晚居然安安宁宁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第二天天一亮,这四人就准备返回了。谁知就在这一刻异变突生?昨天受伤并没有发作的两人,过了一夜,居然在这一刻突然变异成了怪物,抓向了走在前面的林长安。

    那林长安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想将身旁的人推出去挡灾。结果推了个空,还错失了最佳躲避时间,被两只怪物硬生生的抓在了脸上,甚至被抠下来一只眼珠子。

    那也是个狠人,即便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忍着疼,将两只怪物杀死。等回过头来再想找另外一个同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恨恨的骂了一句:“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就盘膝坐在地上,一连吞了好几颗解毒丹,运功想将脸上伤口中的传染物排出来。正在用功的紧要关头,旁边无声无息的飞过来一柄细剑,猛的插入了他的额间。眼睛都没睁开,瞬间就没了气息。

    不一会儿,矮墙处走出了一个人,正是刚刚离去的那个同伴。用脚踹了地上的林长安几脚,确认他死的不能再死了,还不放心地将他的头斩了下来。

    才敢对着他无头的尸体呸了一口,也许是平时对林长安的怨气就不小,这会儿自言自语的对着他的尸体骂道:“说别人忘恩负义,你才是真正的忘恩负义吧!你师傅真是倒了血霉了,才收养了你这个白眼狼。现在好了,亲儿子都让你杀了。

    还想拉我去挡灾,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敢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你能嚣张的起来,不就是因为你有个好师傅吗?谁知道不仅不感恩戴德,居然还因为师傅有亲生儿子心生怨怼。真他妈的奇了怪了,人家有亲儿子不对亲儿子好,难道还能去打压亲儿子捧你去?

    自己的资质不行,还怪别人修炼太快。你这理由真他妈的奇了怪了,居然还能说的头头是道的?

    要不是有把柄在你手里,谁他妈愿意跟着你干这种丧良心的事儿?这下好,你死了我也不用再受你威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颠三倒四的说完了,居然还在那里哈哈笑的停不下来。这得是憋屈了多久?

    偷偷的在角落里看了一场大戏的三人,此刻的心情五味纷杂。唯一活着的这位修士说的这些话,那话里的意思简直让人不能想象,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坏的人?

    https://

    秦秋秋将事情还原了一下,也就是说,林长安的师傅将林长安养大,但他师傅有个亲生儿子就是那个姓余的师兄,修炼比他更快,所以这个林长安就心里生出了怨怼之气。估计是觉得,师傅将好东西都给了他的亲生儿子没有给自己。然后慢慢的就开始恨起师傅来。于是想尽办法,将师傅的儿子骗到这个地方来弄死了。

    真是晴天泼下一盆狗血,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别人都得围着他转?

    那人笑着笑着,居然一下子晕了过去。秦秋秋三人面面相视,也不知道那人是真晕还是假晕。又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没醒过来。秦秋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迷梦香,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那个人鼻子底下晃了晃。确定他彻底昏过去之后,才向两个小伙伴招了招手。

    将已死去的三人的储物袋都检查了一遍,都是些普通储物袋没有灵识印记。不过即便是以前有,现在也应该消散了。为了不让那人怀疑有人跟着他,不得不忍痛放弃了一些已经摆在明面上了的宝物。

    三个储物袋里面加起来灵石倒是不少,法宝之类的就不多了。加起来只有12个,其中还有五个是杀了余师兄的分赃所得不能拿。三个是他们刚刚在外杀敌用的细剑,应该是他们宗门的制式配剑,也不能拿走。能拿走的也就四件法宝。

    不过他们最想要的书籍和地图,却是有不少。随便拓印了两张地图放回去,原图全部拿走。书籍也全都笑纳了。还大方的给他们三人的储物袋里面,一人放了几颗灵石。收拾好了现场正准备走,谁知道就让秦秋秋不小心瞄到了无头尸体手指上的戒指。

    这不会是储物戒指吧?不然的话,一个大男人带什么戒指啊?

    真是钱壮熊人胆,想到了储物戒指价值,秦秋秋立马也不嫌弃了。走上去,一下就撸下了那个戒指。还细心地整理了一下现场,在退回到他们看戏的角落之前,将解药在那人鼻尖晃了晃。

    又过了好一会儿,在秦秋秋,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解药过期的时候?那人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想自己为什么晕倒,而是冲到无头尸里身边,用脚狠狠的踹了两脚,骂道:“林长安你个王八蛋,居然还给我下毒了?我说你这次怎么胆儿这么肥,还敢当着我们几个的面杀你师兄。这是早就想着要杀人灭口了吧?说不定你这王八蛋还想着栽赃嫁祸给我们。你这王八蛋,你这臭狗屎,你这个……”越骂越精神,一点都不像中毒了的人。

    启长阳在后边看的津津有味,长这么大还没见人骂的这么精彩过,骂了这么半天都不带重样的。叶宇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又不学好。摇了摇头,还是等回宗门了,让他师傅收拾他吧!

    骂了好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骂累了。坐在地上发了会呆,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爬起来就冲到了无头尸的旁边,将林长安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东西滚的到处都是,他也不管,只是急切的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秦秋秋随便一想就能知道,这肯定是在找解药。往自己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里面一看,一个明明白白写着解药的绿色瓶子,端端正正的放在角落里。拿出来打开一看,里面的解药不少,差不多有二三十颗。

    为了能让他活着走出去,秦秋秋用另外一个空瓶子装了一颗进去,依葫芦画瓢的在上面写上解药两字,轻巧的扔进了那堆衣服里面。也不知道是那人这一刻太慌乱了,还是两方的差距太大,反正秦秋秋的这个动作没有被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