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 第480章结婚4
    ,

    常青青打听了一番,当然,是直接去镇子上。要不然,她跟着汪母或者村子里的其他人打听,估计能被认为傻子。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到了现在,常青青猛然发现,其实吧。她以为特别好赚钱的方法,在这种小地方,那是完全难于上青天。

    毕竟,她卖的是款式。而这种小地方,那消费水平也有限。就算是款式再好看,也是没有大的消费市场的。

    可她现在连这么个小地方都走不出去,哪里又能直接了当的去大地方?毕竟,要是想走大地方,还要别人推荐。

    当然,这个就是她一直以来的认知。觉得想要离开自己的村子,去其他地方,那一般都是需要路引之类的。

    她打听了一圈,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的回去吧。当然,来之前,汪母其实叮嘱了村子里的牛车头,让他帮着照看一二。

    其实,大家话没有挑明,但是,都是心知肚明的。就怕常青青一去不复返吆。

    他们这不仅仅是照顾,更是照看,更是监督。

    原本看着常青青一路高高兴兴的,他们还以为常青青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当然,看到她这里问问,那里问问,他们也认定了她是有其他打算的。

    可到了最后,整个人蔫头耷脑的回来,貌似又和他们一开始想的不一样。

    一路上牛车头一个劲的想要和常青青说话,又觉得他不论说什么,都是隔靴搔痒,不能解决本质问题。

    他们也不是不替常青青可惜,但是,这都是命。

    当然,他们听到常青青给自己起名叫青青,不再是常笑,也觉得这是要和常家划清界限呢。

    这是好事!毕竟,汪家老两口也是不容易的。就一个儿子,还出去没有了音信。他们能这么努力活着,也不容易。

    是父母都是要替自己的孩子打算的。所以,他们又觉得能接受汪家父母的做法。

    至于为什么不娶一个死去的女子?那就算是他们都认定了汪琪回不来了,可万一呢?

    尤其是为人父母,那都是盼着自己孩子好,哪里盼着自己孩子就真的出去出事,一去再也回不来呢?

    当然,像常家父母这样子,那也是有的。但是,一般都是挺少的。尤其,家里有男娃子,女娃子就要给男娃子铺路。

    这是大家都没有言明的事实。

    所以,只能说常青青不会投胎,就投胎到了常家那对父母手底下了。换个人家,估计就不会这么悲惨。

    现在,常青青这样子,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劝说。毕竟,一代人一代人都是这么活着过来的。

    常青青自己想了一会,觉得眼下吧,最实在的做法,那还是努力的赚第一桶金,有了第一桶金,那才有基础钱。

    等他们有了再多的一些的钱,那就去开店。

    有了自己的店铺,到时候,他们就可以不种地,或者把地交给里正他们帮着种,自己忙活店铺。

    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情。眼下还是努力的去赚第一桶金吧。

    常青青到了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的任务,那就是对她的惩罚。估计是她上一次的任务,没有完成的很好。

    当然,对于自己一睁眼一堆的僵尸,然后自己吓得晕死过去这件事,她选择性的遗忘。

    没有办法,完全是噩梦。一睁眼一闭眼,一个任务以失败告终。

    她作为被惩罚,就到了这个地方。

    乱世,是逼着她不得不一步一步的努力啊。

    常青青这么苦逼的想着,却看到村头一大堆人聚到一起。大家一边乱叫乱喊着,一边还往人堆里挤。

    常青青看着这一幕,什么也不想说。这估计就是国人的通病,说起别人的痛来,各种眉飞色舞,毫不余留。看起别人的热闹来,那更是恨不得热闹闹腾的更大。

    她懒得参与,也懒得搭理。自己埋头继续想着自己的事情。而牛老头他们都是把目光聚集到常青青身上。

    毕竟,他们一听声音,就知道的,那肯定是常家两口子。哎吆,也不知道这两口子又要闹腾什么,一阵的吵嚷。

    而常青青是没有听出来那是常家两口子的声音,不过,原主一辈子都没有和他们来往,那就说明了一切。

    常青青自己也是不想搭理他们的。

    她可没有主动给自己招惹祖宗的爱好。

    其他人则是以为,常青青这是彻底的对常家两口子心死了,对于常家两口子一点也不想过问了。

    当然,他们看着常青青把脑袋埋在了胸前,就觉得她这是嫌弃常家父母丢脸吧。

    可不论怎么说,这都是对汪家是好事。

    要是常青青一个劲的扒常家两口子,那汪家老两口要哭了。现在这种不搭理,哪怕他们也是觉得不得劲,可也能接受。

    毕竟,二百大洋,那真的是他们一辈子也攒不出来的钱财。买断了常青青的一辈子,那也是能说的通的。

    常青青原本是想要低调的从这团热闹前走过,结果,牛老头一个没有看好,牛车朝着前边走,就走到了热闹边缘。

    大家一看到常青青坐在马车上,立刻就一个个都用眼神看着。他们就想要看看常青青要怎么做,常家又要怎么做。

    常青青低着脑袋,什么也没有做,他们好失望的呀。

    而常家父母,这个时候,完全是被几只大公鸡啄的顾不上其他。他们两口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招惹了这几只公鸡。

    在他们两口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一只出其不意的就冲到常父面前,冲着常父的门面就啄。

    常母哪里能答应呢,自己想也没有想的,直接伸手就冲着那公鸡拍过去了。

    公鸡显然是被常母一巴掌拍到了一边,但是,战斗力却被提升了起来。

    它哪怕是还没有身子落地,就扑腾一下翅膀,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冲着常母扑过来。

    公鸡的尖叫,直接引来了其他公鸡的注意。他们看到居然有两个大人,欺负他们一只同类。

    估计是心里生气的不行,所以,村子里附近几家的公鸡,完全是开启了集体围攻这两口子。

    常母和常父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招惹来十几只公鸡的围攻。他们想要弯腰捡起来木棍什么的。

    那公鸡也不是傻子,他们怎么会让常父和常母手里拿到武器呢。它们但凡看到常父和常母弯腰,那立刻集体进攻。

    常父和常母两个人,这会已经被公鸡闹腾了一身的鸡毛。他们两个人脸上,胳膊上,都是被公鸡啄出了血。

    两个人不是没有求救,但是,周围的人看着,那就是看着各种高兴。却也不是尽心尽力的帮着赶公鸡。

    当然,还有人借着要护着自己的孩子,所以,一点也不去靠近现场,就那么远远看着。

    常青青一抬头,就看到整个场地里,就围着常父常母还有十几只公鸡。

    这肯定是被下药了的公鸡,要不然,怎么就和这两口子过不去呢?可到底是什么药呢?

    常青青原本想要直接打杀了这十几只公鸡就好了。但是,周围都是他们家的人,一点也没有上心。

    反正,公鸡一不啄他们,二也不是太疼。就是给大家看着高兴而已。

    常青青看着眼前围观的人,眼神猛然就变得冷漠了。不是想要对常父和常母好,而是觉得做人连基本的道德底线也没了。

    大家一直都以为常青青那就是一个面人,软软的。这猛然对上常青青厉害的眼神,还是有些怕怕的。

    欺软怕硬,自古不变。

    他们主动的,开始用心赶鸡。毕竟,都是自家养的公鸡,只要主家出面,一般都是可以赶走的。

    现在,他们主动的招呼自家的公鸡,有一只出去,就有其他的出去。

    压力一下,常父和常母反而是恼火的厉害。

    一身的鸡毛,就像是在鸡圈里滚了几圈一般。

    他们抹了一把脸,把粘在脸上的公鸡毛给抹掉。然后冲着人群就开骂。

    大家被他们两口子一骂,立刻就恼火了。毕竟,要是他们不赶走自家的鸡,那他们两口子现在还和鸡闹腾呢。

    不感谢他们就算了,居然还觉得他们都是坏良心的。居然都骂他们是小娼妇家养的,这是人应该骂出来的?

    有人不愤气,让他们两口子闭嘴。当然,他们说这个话,也不是看在常青青脸上,而是看在汪家两口子。

    毕竟,汪家两口子一直都是与人为善,大家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们两口子都是伸手帮衬一把的。

    现在,常青青是他们家的儿媳妇了,他们就算是不想搭理常青青,也必须要给汪家两口子一个脸面。

    常青青对着开骂的常家父母,就那么眼神瞟了一下,自己就不搭理了。然后低着头,跟着牛老头打招呼,自己走人。

    真心的,大家一边耳边听着常家两口子的谩骂,一边眼珠子盯着常青青的背影。

    这就走了?不帮衬这两口子了?那以后也不帮衬了,还是回去找汪家老两口了?

    他们不知道,他们需要等等,看看事态的。

    而常家两口子这个时候,也是看到了常青青的不作为,他们不骂大家伙了,因为他们知道打不过大家伙。

    直接开骂常青青,觉得常青青是个白眼狼,养这么大,看到他们被欺负,不出来帮衬他们两口子。

    看都他们被鸡啄也不出来帮着赶走公鸡、、、、、、

    很多都是以前骂过常青青的话,现在又倒腾出来,继续骂一遍。这些话以前大家也是听过的,现在再听。

    又觉得感觉不一样了。毕竟,常青青现在可是和他们两口子没关系的,人家是汪家老两口的儿媳妇呢。

    他们这么骂,一会要是汪母知道了,估计又要找她算账的。这么一想,大家对刚刚他们骂自己就不当回事了。

    他们就等着,等一会汪母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做。

    可有人乐意等着一会看热闹,有人却是不乐意惯着他们两口子的。

    有人直接出口,让他们两口子不要瞎逼逼了。要不然,就尝尝他们的拳头。

    而常父和常母一点也不怵。毕竟他们现在骂的是常青青,又不是他们。再说了,自己骂自己闺女,还惹到他们了?自己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怎么骂高兴就怎么骂。

    其他人都无语了,和这两口子较真,真的是闲的慌呢。

    他们等了几分钟,也没有看到常青青再出来,更是没有盼来汪母的身影,算了,日子还是要照旧过的。

    他们需要回家做饭,也需要回家喂自家的牲口。要不然,一直在这里消磨时间,家里的鸡狗猪该饿了。

    有人走,那就有更多的人走。

    大家都往家里走,那些让常父和常母闭嘴的人,现在也是直接转头,几个人开始闲侃。

    反正,他们也是从家里吃了饭出来了。没有吃饭的,那现在都是直接回家去吃饭了。

    他们这留下来的,那都是有大把闲时间的人。

    常父和常母看着留下来的这些村子里的混混,也不想骂了。要不然,和他们打起来,不仅仅是没胜算。

    就算是被打了,那也没有地方说理去。指望和他们这些混皮说的通道理,那就是自己两口子脑子进水了。

    他们两口子闭嘴,然后准备回家。结果,一个扒皮看着他们两口子,觉得一身的鸡毛,还一个劲的乱抖,都到了他们身上。

    “哎,常叔常婶,你们也一大把年纪了,看不到我们这里坐着?这鸡毛都飞到了我们身上了。你要弹灰尘,要弹鸡毛,那也是背着我们啊,我们这么多大活人坐着啊。”

    常父和常母原本想要跟着他争执几句的,但是,看着其他人都是转头看着他们两口子,就一言不发准备回家。

    “哎,常叔常婶,你们这是没有听到我兄弟的话?连‘吱’一声也不懂的啊?”

    有人看到他们两口子就这么准备走了,顺嘴就说了一下。反正,他们早就看着他们两口子不顺眼了。

    要是知道他们能把常青青当做了**,哪里能答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