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 第516章结婚40
    . ,最快更新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最新章节!

    汪琪看到常青青居然没有十分的欣喜,但是,显然她对齐斐的平安扣就各种上眼的。

    哎,难道是她更喜欢平安扣?那自己也送给她一个绿色的平安扣,好了?

    反正,他不想送常青青一个乳白色的。

    一方面,乳白色不如绿色的质量好,另一方面,人家都送过了,他再送?就显得他特别一般了。

    这么一想,他立刻就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库存。

    然后到了一款绿色的平安扣,深情款款的双手送到常青青面前。常青青都特别服气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绿色?

    难道非要自己媳妇,也跟着他一般的喜好?

    但是,显然,常青青是不喜欢绿色的人。

    她看到绿色,就不如白色低调,也不如白色让她顺眼。

    她依旧是微笑拒绝,表示自己不是太喜欢。

    到了这个时候,汪琪那叫一个生气。送镯子不喜欢,送平安扣,别人的稀罕,自己的就不喜欢。

    这还要怎么说?妥妥的,就是表明人家不喜欢自己。

    常青青不知道汪琪这前一秒是人,还一张人脸。后一秒,立刻就变成了驴脸,炸毛的驴。

    不过,看着他一扭头,像只小公仔,傲娇的走了。

    她就不想多言语了,反正,道不同不相为谋!

    常青青也不会降低身段,去哄着他。

    他只是自己的任务对象,又不是自己走心相处的人。

    再说了,常青青这性格,一直都是别人推十步,自己挪一步的主。指望她主动去给人家说?

    算了,乐意咋着就咋着去吧。

    她宁愿孤独老死,也不乐意没事给自己增加戏份。

    别人对她而言,就是路人。一辈子的陌生人,擦肩而过的那种。

    好好的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看看自己需要得到什么才是关键。

    当然,她其实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个劲的做任务。

    毕竟,别人做任务,都是有个缘由的吧。她这完全是像被穿越一般,根本就稀里糊涂的到了不同的地图。

    她要是穿越的吧,还能想着自己过了这一辈子,也算是完美圆满了。可作为一个任务者,她觉得貌似没希望。

    就像是推石头的,一个劲的重复不同的动作。

    关键是,她十分清楚明白自己就是一个任务者。她知道自己就要不断的换地图。

    可让她自己去生个孩子,她不能接受的。

    自己拍拍灰尘走了,留下一个无助的孩子。显得自己,特别是个渣滓母亲。

    这不,看着汪琪傲娇的背影,她表示一转头,自己也走了。爱咋滴咋滴去!谁还不是自己的小公举一般。

    而汪琪另一头,还是专门的一转角,就停下来。

    他觉得常青青肯定是要追过来,最少给他说个软化才对的。毕竟,一路走来,都是别人哄着他的。

    现在,他为了常青青,已经弯腰,已经够卑躬屈膝了。

    要是常青青还不识好歹,那他肯定是要换个思路。

    最少,常青青是他媳妇,名正言顺的媳妇。

    他就算是用强,那也是能说的过去的。

    只不过,他想要的是常青青的心,而不是人。再说了,他也有自己的骄傲的。

    他要是对不乐意的人,那也是做不出来,一个劲的主动。既然常青青不乐意,那他何必呢。

    所以,他又主动的给常青青送白色的镯子。

    常青青还以为依照汪琪刚刚的表现,那肯定是不会回头的。但是,看到这种乳白色的镯子,她还是特别心动的。

    赶紧的问,“这个多少钱?太贵了,我买不起的。”

    汪琪也是一愣,觉得是不是刚刚常青青不要齐斐的平安扣,也是考虑到价格太高,买不起?

    但是,齐斐是齐斐,可他是常青青的丈夫,她怎么一点依赖自己的心也么有?

    难道,她是把自己和齐斐平等对待?

    那他们之间的婚姻怎么算?

    难道常青青一直以来,对他们的婚姻都是不抱希望的?

    可如此的话,那为什么当初看到他的时候,那么激动(因为觉得自己完成了一项任务)?

    所以,当初肯定也是觉得自己这个人特别不错的。

    可现在呢?明显的是觉得自己这个人不咋滴。

    难道是自己做了什么,让她看到了,然后就开始对自己改观,觉得自己不是她的良人?

    要是如此,汪琪觉得需要两个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谈。

    “媳妇,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见外的。”

    “啊?”常青青一脸激动,似乎是没有听清楚汪琪的话。毕竟,她还是真心喜欢这种乳白色的手镯的。

    只不过,她一直以来,因为有空间,更由于她自己其实没有多少理由佩戴好的玉石,所以,一直都是看看就好。

    现在,光明正大的有了佩戴的理由,她还是特别激动的。所以,一时间真的没有注意汪琪说什么。

    “嗯,我是说,这是我是送给你的。咱们是两口子,我赚的钱,其实就是为了给你花的。”

    对这句话,张蝶只要一听,立刻就把他和渣男挂钩了。说的这么溜,那万一有一天,直接不给自己了咋办?

    当然,张蝶也不会指望别人来养活自己的。

    哪怕是现在,她也是能很好的养活自己的。

    当然,买到货真价实的玉石,估计有些悬乎。毕竟,她自己根本辨别不出来,真假。

    别人说是真的,她就要认了是真的。别人说是假的,她也要认了是假的。

    而从汪琪手里拿出来的,估计是真的远大于假的。

    再说了,这种乳白色的,看着就各种滋润,她喜欢。

    不论是假的或者真的,她都打算戴着。

    而看着汪琪这种渣男架势,肯定是不会收了她的钱。那就直接送他一声西服好了。

    这一点上,常青青一点也不觉得艰难。

    她只负责画图纸,或者给人家说好。动手的是别人。

    汪母看着常青青带着汪琪送的手镯,也是高兴厉害。觉得他们家啊,以后会苦尽甘来,会过上安稳的日子。

    而常青青为了给他们留下来一些养老的资本,还是给齐斐说了,自己分红的钱,一部分要留给他们老两口。

    万一自己提早走了,那他们老两口,也不至于没有养老的钱财。

    当然,要是他们守不住,那就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了。

    齐斐看着常青青手腕上戴着的镯子,心里还是特别不好受的。可没有听到她把剩下的钱怎么安排,就听到给汪父汪母安排了后路,也觉得她是感谢汪父汪母呢。

    毕竟,当初,可是他们老两口把常青青救出水火的。

    要是常青青一点旧情也不顾,那齐斐才觉得心寒的厉害。

    可看着常青青这架势,貌似又不是要和汪琪长久过下去的架势。总觉得,潜意识里,有一种随时走人的感觉。

    难道是常青青之前就有喜欢的人,但是,直接被常父常母给阻断了?要是如此,那常青青这行为就能解释清楚了。

    可不论怎么说,那常青青都找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他咋办?难道他真的按照家里的安排,找个人结婚?

    要是如此,那他觉得心里好难过。

    总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没有找常青青来当自己的媳妇,很遗憾的一件事。

    只能说,恨不得相逢未嫁时。

    现在这种情况,哪怕是他们家里,也不会十分赞成他去娶了常青青的。

    可越是看着常青青和汪琪的相处模式,他越是觉得自己还有一线希望。

    毕竟,他们两个人相处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夫妻。更像是一种陌生人,只是稍微有了交集而已。

    现在好了,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机会。

    可瞧瞧,他才送了一个平安扣,张蝶没有收。

    转眼,汪琪送给张蝶一个乳白色的镯子。张蝶就高高兴兴的戴着,其实,潜意识里,张蝶还是更偏心汪琪的吧。

    想到了这里,他觉得他还是需要加把劲的。

    但是,他不能像汪琪一般的明目张胆。他肯定是要走迂回路线的。要不然,常青青都不接受。

    他不在乎汪琪,但是,他在乎常青青的啊。

    他想要常青青高高兴兴的当自己的媳妇,可不想常青青一个劲的防备自己,甚至远离自己的。

    一想到了这里,他整个人都激动高兴了。

    常青青想要低调,那他也就在这个村子里,给自己盖个小院子吧。到时候,每一天可以和常青青做邻居。

    哪怕被人家各种诉说不道德,但是,他又不会明着来追求常青青的。

    再说了,他们之间可是有着天然的联系的。

    为啥?常青青可是和他有合作的。他们之间有了利益牵扯,那别人要是说各种闲言碎语,也是要掂量掂量。

    再说了,他既然决定了,那肯定是会注意分寸。

    尤其是看着汪琪那像只瞧着尾巴的花孔雀样,他就觉得自己在常青青跟前,更加有优势了。

    不论怎么说,他觉得他都是比汪琪更加适合常青青的存在。常青青能耐得住山里的寂寞,那他也可以陪着。

    但是,显然,汪琪就不是这样子的人。

    他更适合大城市的喧哗热闹。

    总归,不能对比,越是对比,齐斐越是觉得自己是那个最适合常青青的人。

    他比汪琪更加专情!更加能符合常青青的价值观,人生观。常青青做的事情,他更是能从心里接受。

    而汪琪,现在就是为了迎合常青青,那才使劲的靠近常青青。才使劲的觉得常青青做的对的,做的好的。

    其实,骨子里,他更盼着常青青能直接在家里,相夫教子的过一辈子。

    可他不是这样子的,他更是觉得常青青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论是什么事情,他都是高兴的。

    要是他会的话,他也会主动参与到常青青的活动里。

    至于职责之类的,那完全是不存在的。

    他家里的事情,哪怕是隔着这么远,他要是想要管理,那也不是什么难事的。

    总归,他觉得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他这边,而是常青青这边。毕竟,他看出来了,常青青是不反感他。

    但是,也没有想过要和他走的更进一步,更不要说是两个人生儿育女之类的。

    就因为明白常青青没有对自己有男女之情,他才觉得不敢轻易的乱行动。但是,现在他也没有看出来,常青青对汪琪有男女之情。

    或者,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打动常青青,成为常青青心里那个想要过一辈子的人。

    可没有关系的,往后余生这么长,总归是会感动了常青青的。只要常青青心里有他,那就足够了。

    常青青自己可不知道人家的想法,她骨子里,还是一个特别传统的人。更相信名正言顺这四个字。

    能拿汪琪的手镯,那也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是夫妻的。

    至于汪琪的幼稚、小心眼,那她直接表示忽略。

    毕竟,不论怎么说,这个人都是原主结婚的人。

    就是觉得自己做的错了的一件事,貌似找到汪琪太早了。早的成了自己的负担。

    要是找到再迟一些,是不是就不会给自己造成了负担?

    不过,转眼看看自己修建好的院子,她又觉得吧,还是不能做人这么没有良心的。

    毕竟,自己的院子,那都是人家主要监工做成的。

    要是没有汪琪,她肯定也是能做成的。但是,周围人的眼神,她就要先忍受一波的。

    考虑到自己,也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有能力和周围人,相处愉快的主,她觉得还是要感谢汪琪的。

    只不过,她不好直接说感谢的话。毕竟,明知道人家喜欢自己,还说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有划清界限的感觉。

    总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做了,就显得自己有些渣女的气质。为了让自己远离渣滓人设,她只好不言明。

    不过,她还是主动的送给了汪琪一套西服。

    汪琪打开看看,觉得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齐斐有没有一套同样的。而且,这里面,居然不带其他衣服的。

    难道常青青只负责他的外衣,就不负责他的里衣?

    那说明,常青青其实骨子里,还是和他划清界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