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 第524章结婚48
    . ,最快更新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最新章节!

    里正其实在自己家里,都么有吃几口烤肉的。但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叫到了这里,来主持公道。

    哎吆,他都有些惦记留在他们家里的烤肉的。

    可看着院子里,那一大堆的熊孩子,排起来的长队,他就知道的,再张口要吃食,就不合适了。

    那么多的孩子,一个人一串荤一串素的,已经是极大的消耗了。估计一会,还需要出去继续采摘蔬菜的。

    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朝着院子里望望。

    毕竟,常狗娃那熊孩子,给他送烤肉的时候,还叮嘱他们赶紧的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才统共吃了那么几口,就直接来了。

    现在,就算是他回家了,估计也是肉冷了。可他觉得那肉好吃,还想要再吃点的。

    大家其实也是多少,被院子里的肉给吸引了,可没有办法。他们现在的人设,那是不适合,往院子里张望的。

    要不然,显得,他们一大帮的大人,还要和那一堆的熊孩子,争口食!

    大家都时刻注意着里正的动态,也想要知道,到底他要怎么处理。

    来之前,里正觉得这是丢人的事情,要是传播出去,他们村子的声誉,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

    到时候,谁家的家里也是有要出嫁,要娶妻的孩子的,受到了这件事影响,那他肯定是不能轻饶的。

    现在,这五个女娃子,都是一直的说,他们之前不知道,也就是听了齐斐的话,才开始知道的。

    至于小蝶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他们就开始看陈大夫。毕竟,陈大夫可是一个大夫的。

    要是他都做不出来这种药,那他们更加不可能了。陈小蝶平时不就是仗着陈大夫的势,看不起他们的么?

    现在好了,学会了她老子陈大夫的医术,居然不是用来救人,而是用来害人了。

    这个被害的人,要是一般的人家,那还好说,可换做了齐家。那在镇子里,都是特别有名的人家。

    就这样子的人家,人家动手指头,都能捏死他们的。

    现在,还不要说人家齐斐要怎么打算。

    他们能把地方定在了汪家,那也是因为知道齐斐和常青青关系好,能看在常青青的面子上,齐斐估计还退一步。

    要是放到了里正家里,那估计齐斐一点面子,也不会给他们村子里留的。

    到了现在,他们五个人,那一边是庆幸,当初的当时自己脑子清楚,没有进水。

    最少,是听了齐斐的话,而不是听了陈小蝶的话。要不然,现在啊,估计他们六个人,都要被沉塘了。

    看看,平时陈小蝶多么耀武扬威的一个人,现在都是惨白着一张脸,哪怕是气愤哪怕是愤恨,也不敢大声辩驳。

    他们五个人,因为有了齐斐的许诺,最少,现在还不太担心。他们觉得吧,只要他们自己安分守己,乖乖的,就不会有陈小蝶这种凄惨的下场。

    他们父母第一时间,就各种夸奖他们做的对。

    要不然,现在倒霉的,就不仅仅是一个陈大夫,他们一个个都要跟着陪葬。

    他们现在,眼下估计不会被齐斐给报复了。但是,谁能保证,过一段时间,家里会不会莫名其妙的出事!

    有钱人家的手段,真的不是他们穷人能想到的。

    也不是他们穷人,能拿出来大把时间,防备得了的。

    所以,没有对抗的能力,那就乖乖的当好自己穷人的角色。像陈小蝶那样子的,就是被陈大夫两口子给惯坏了。

    而陈小蝶以后想要找齐斐这样子的?做梦!

    估计之前,陈大夫给她说的那门亲事,都玄乎了。

    要是那门亲事不成了,那估计啊,陈小蝶的日子,一眼都能看到头了。

    只能是嫁的偏远,要多偏远,就要有多偏远。

    要不然,一般的人家,那是不会娶她当媳妇的。

    大家都是差不多附近的人家,迟早是会知道这件事的。只不过,眼下就要看里正怎么安排了。

    这件事,完全就是他们村子里的一件丑闻。哪怕是没有发生,但是,要是齐斐咬着不放,他们就不好说话了。

    而这个代价,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陈大夫,能负担的起的。要知道,对方可是齐家。家大业大的齐家!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仰望的对象。

    哪怕是汪琪已经足够优秀了,但是,比起齐斐,他们还是觉得更偏向于齐斐一些。

    甚至于,有人暗搓搓的想着,就算是常青青要给汪琪戴帽子,那他们也觉得十分正常的。

    可看着齐斐的架势,那就不是要随便的对待一下常青青,而是一副打着要娶常青青,和常青青过一辈子的打算。

    他们一个个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也不去点破。

    毕竟,遇到这种事情的,是汪家不是他们家。就算是发生在了他们家,那他们也是没法改变的。

    胳膊拧不过大腿!

    现在,他们还没有看到,汪琪和齐斐之间的大战,就先被自己村子里的人,给闹腾出来不止一处笑话。

    今天,他们都不用多言语,就大致猜到了,肯定又是几个女娃子,为了齐斐争风吃醋的事情吧。

    不过,应该是陈小蝶做了什么,引起了众怒?五个女孩子,对付一个陈小蝶,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毕竟,陈小蝶平时也不得别人的欢心的。大家都知道的,陈小蝶仗着她老子是大夫,可走路都仰着脑袋的。

    现在,这一副被霜打了的架势,还是第一次的。

    这里面有大事!

    里正这会,就先看着陈大夫。毕竟,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夫,那也是带着几分傲气的。

    可现在,安全的脊背都佝偻了。他整个人坐在一个椅子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原本以为里正会先说话,可现在,没有听到里正说话,反而见到里正一个劲的看着他,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先说。

    “我想要知道齐斐怎么打算的,他怎么打算,我怎么配合。”半晌,陈大夫艰难的说出来这句话。

    而齐斐自始至终都是没有言语的,要是不是有常青青在,怕给常青青留下不好的印象,他恨不得撕碎了陈小蝶。

    越是看着陈小蝶,越是觉得厌恶的厉害。

    他眼里的厌恶,都是不加掩饰的。

    其他人看着这样子,都不知道陈小蝶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大事,才惹得人家这么嫌弃。

    可这么嫌弃,那还会有下文?肯定是不会有的了吧。

    而陈小蝶一直以来,都是注意着齐斐的。她就盼着齐斐能对她,多几分包容。

    毕竟,她是真心的喜欢齐斐的。

    长这么大,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动的。

    但是,齐斐呢,自始至终都是沉迷于一杯茶水。那杯茶水,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现在,陈大夫这么说,其实还是多少希望齐斐能手下留情的。可齐斐不发话,里正等了等,就知道人家在等答案。

    里正一个眼神,去看陈大夫。陈大夫知道了,人家不会主动的说出来惩罚的办法,就等着他来说呢。

    可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女,哪怕做的事情特别不好,但是,始终都是自己的女儿啊。

    他一个当父亲的,肯定是不能舍了自己闺女的啊。

    “齐斐,你看,叔叔没有教育好自己的闺女,给你添麻烦了。我闺女,其实,平时特别懂事乖巧的。”

    “但是,今天做出来这种事情,真的,不求你原谅。可叔叔想要带着一家子老小,从这个地方离开,你看方便不?”

    这话一出,其他人,有的觉得松了一口气,有的觉得这可了不得了。

    毕竟,陈大夫在村子里,也是住了一辈子的人。这要是走了,那去哪里?

    都说落叶归根呢,他这是一大把年纪了,要换一个住所?跌沛流离的不好吧。

    大家都看着里正的,真心的,觉得不至于如此的。

    可里正知道的,作为父母,他们也不能舍了自己的孩子。可对方是齐家,要是齐斐不满意,他哪里也去不了。

    走,那也要看齐斐能不能答应的呢。

    要是齐斐不答应,他就算是想走,也没机会的。

    而齐斐,就那么看了一眼陈大夫。觉得,陈小蝶能想着算计人,估计也是陈大夫纵容出来的。

    这样子的祸害,今天不惩罚,难道以后村子里的其他人,也有样学样?自己不是每天都要处理不完的麻烦?

    可陈大夫都这么说了,自己要是不给几分面子,貌似又显得自己特别心胸狭隘。

    而他要是这么答应了,那村子里的人,也会觉得他手段残忍。他们不知道陈小蝶对自己做了什么,却看到了自己对陈家一家子做了什么。

    不公平,这是给自己装套子?

    他眯着眼睛,瞅了瞅自己的茶杯。然后弹了弹自己的茶杯,又才抬头,一脸的微笑。

    里正一开始并没有明白,但是,看到齐斐的微笑,立刻就觉得事情要糟糕。

    赶紧的抢在齐斐前头说话,“哎,老陈啊,咱们也是差不多的老伙计了,这儿女啊,自有儿女的福气。”

    “咋么一个劲的包容,那都是舍不得啊。肯定是谁家心疼谁家身上掉下来的肉,但是,也要看看孩子的意思啊。”

    里正说着,就开始转头去看陈小蝶。

    陈小蝶又不是真的二愣子,她其实也猜测出来自己的下场。到了现在,她已经死心了。

    可她不能再连累她父母姊妹了。

    她远嫁吧,走的远远的,这一辈子,再也不回来村子里了。这样子,最少,齐斐满意了吧。

    “我远嫁!”陈小蝶看着里正,十分认真的说。

    然后,掉转头,再去看齐斐,“齐公子,我有几句话,想单独给你说,你看可以吗?”

    齐斐直接表示不搭理,还单独?脸呢?

    “嗯,我是想说,这一辈子,随便我嫁多远,这一辈子,我再不回来村子里。没有娘家支撑的姑娘,日子也不会好过的。而我今天做的事情,哪怕不对,但是,我已经不后悔了。”

    陈小蝶说完,就等着齐斐说话。

    而陈大夫一听,可是着急了。这要是远嫁了,那真的,是生是死,他们家里人都不知道了啊。

    那这和活生生杀了陈小蝶有什么区别?

    “哎呀,闺女,你说什么疯话呢。你、、、、、、”

    “哎,陈老弟,我这么叫你,也不为过的吧。毕竟,我也是咱们村子里的里正。我觉得吧,孩子大了,就要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就要承担什么后果的。”

    里正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大夫。

    这个时候,不要说是陈小蝶主动这么说,还留着一条命。就算是她直接说要沉塘,那里正都觉得不为过的。

    他们一个村子里的命,那都不够人家齐斐折腾的。

    他们有和人家讨价还价的资格?

    显然没有!

    难道他们一个村子里的人,陪着他们陈家一起承受齐斐的报复?不管是人事上,还是经济上。

    那绝对是不能够的。

    陈小蝶,还是个好孩子,估计也就是当时脑子进水了。但是,看着齐斐的架势,那估计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算计。

    完全是挑了他的逆鳞。

    现在,不是他们想怎么样,而是要看齐斐自己想怎么样。

    齐斐看了看陈小蝶,以为这就是最坏的结果?

    呵呵,齐斐觉得陈小蝶还是太想法简单了。

    要是可以,他都想要替陈小蝶安排了她的后半生。她不是喜欢主动吗?那自己让她一辈子都不寂寞,一辈子都主动,好不好?

    可这种话,他不能当着陈父的面说破。而且,看着村子里的其他人的反应,他们都觉得,陈小蝶这已经是最可怕的惩罚了。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的。

    离开这个村子,估计最远去的地方,那就是镇子里。可现在,她在说什么?去更远的地方,一辈子都不回来。

    那她去哪里?天下之大,她去哪里?哪里都没有家人,她一个人出去,遇到了坏人咋办?

    大家一个个惊呆了,都觉得陈小蝶这是疯了。就因为没有当成了齐斐的媳妇,就开始脑子装浆糊了。

    要不然,正常人,能说出来这种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