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 第525章结婚49
    . ,最快更新快穿之说好的只是任务呢最新章节!

    大家都看不懂齐斐的沉默,但是,旁边坐着的汪琪可是知道的。这是不满意的,想要直接接手管了陈小蝶的。

    他们以为背井离乡是最大的惩罚?估计根本就没有见识到,真的大家族出手,是多么的阴暗。

    可他自己不能主动的站出来,说这件事的。他只能是这么看着,看着大家怎么反应。

    更是也想要常青青自己回来看看,看看她认识的齐斐,是个到底什么样子的。

    就这样子的齐斐,她还会不会觉得是个好相处的。

    就这样子的齐斐,她还会不会觉得家世好,是最好的。

    就这样子的齐斐,她还会不会觉得他品性好?

    、、、、、、

    齐斐不言语,他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脑子进水了,他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人?

    可旁边汪琪的眼神,也让他十分忌惮的。汪琪能猜测出来,他最终的想法,那就有可能告诉常青青的。

    他不想要常青青,看着他的眼神不对劲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觉得,他需要从家里,带几个老人出来了。最少,使唤起来,顺手,顺心。

    哪里像现在,没有人能点出来,他真的想法。

    大家都一副真的不知道的样子,他自己又不想通过自己的嘴巴说出来。那就显得他自己多阴暗一样。

    只不过,换个大家族,那都是这么做的。大家互相之间,那都是能理解的。

    可到了这种小地方,他们的手段,他们的计谋,那都显得他们特别残忍一样。

    为了自己不冠上一个残忍的名头,难道今天这件事,就这么忍了?真的如了那个女的的心愿?

    真的就只是,简简单单的把她远嫁?

    齐斐自己手里捏着茶杯,端起,放下,最后,手指有节奏的点着桌面。

    大家一个个,都不敢出大气了。

    真心的,这样子的齐斐,他们也是没有见识过的。

    以往,都看到他和常青青和和气气的说话,做事。他们都以为他是个没有脾气,特别好相处的人。

    可现在,明显的,是他们想多了。人家的好相处,那真的如里正说的一般,是针对人的。

    他们根本就不在人家包容的范围内,他们最好,不对,是绝对不应该招惹齐斐的。

    陈小蝶这个事情,真的,让他们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开始要管束自己的闺女了。

    不要因为一个女娃子,就开始颠覆了他们整个家族。

    他们的好日子,那才刚刚开始。可没有必要,一朝再回到贫苦日子。

    大家互相之间,都是用眼神互相看着。

    一个个的,都觉得,他们是不是今天来的不对啊?陈小蝶能被齐斐给记住了,那他们家的闺女就能讨的好?

    要知道,大家也不是真的二傻子。之前,就听他们家的闺女说,齐斐会给他们陪嫁。

    现在想想,这个陪嫁到底给不给,他们都不敢奢望了。他们就盼着他们家,以后不被齐斐给穿小鞋。

    可今天过了以后,不论往后陈小蝶遇到什么事情,那他们肯定都会觉得是齐斐做的。

    至于齐斐是不是被冤枉的,那都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所以,他们这是集体来逼迫齐斐的?

    逼迫富家公子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的。

    哎吆,这么一想,他们赶紧的四处去找,发现常四老两口还有他们的闺女,那都是走了的。

    哎吆,再仔细看,仔细看,貌似他们刚刚是一共留个姑娘,现在,留着五个。

    他们都知道的,常老四,那也是老奸巨猾的人。

    现在,他们走,还来不来的及?

    怪不得,他们家的闺女,一个劲的给他们使眼色呢。

    哎吆,他们那个时候,真的脑子里除了高兴,就没有其他了。这会觉得这种氛围下,才知道自己错了。

    可就算是这会错了,那也是没有解救的办法了啊。

    他们觉得,他们也想要问问里正,看是不是,他们现在也能先走一步。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他们两家私下去解决的好。

    他们这些个外人,哪怕是知道了开头,也没有必要非要全程参与的。

    可现在,环境气氛太严肃,他们谁也不敢打破这份安静。他们都互相使眼色,想要找理由走。

    早点走,越是他们这种小角色,越是不应该知道太多。

    想想看,自始至终的,常青青都么有进来过的。

    一方面,外面是有很多的小孩子,但是,另一方面,也不能不想到,人家这是躲避呢。

    可人家精明的人,那都是能想到这一层,为什么,他们这种不聪明的人,就忘记了这一层呢。

    看到没有人打破这种沉默,常老七站起来,冲着里正拱拱手,“里正,我四哥那会还叫我过去一趟的。”

    “我一开始知道的,他事情比较着急。也不好意思半路走,现在,我看着,这事情,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

    “再说了,这种事情,他们两家自己解决也行,需要我们出来作证的也行。要是有需要,你来叫我好了。”

    “我哪里也不去,就去我四哥家里看看。看哪里需要帮衬一把的,那我就先走了。”

    大家一看常老七这是要溜达,那哪里还能继续留在这里看戏?他们对看戏,也是没有那么大兴趣的。

    大家立刻都站起来,学着常老七的样子,表示他们过去帮衬一把吧。或者回家先看看吧,这件事,需要他们,他们立刻就过来。

    里正这一刻,觉得他都想要感谢一下常老七。真心的,到了这一刻,他其实心里特别打鼓的。

    这么多外人在,他这个里正,也不好开口求情。

    可要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一般的闺女,顷刻间,就不知道生死在谁掌握,他还是于心不忍的。

    毕竟,他们都是小地方,一辈子,除了女人生孩子,真的没有怎么见过血的。

    可今天,显然,很多人都觉得会流血。

    甚至,大家到了这一刻,都不用看活人的眼神,来看陈小蝶了。而陈小蝶自己也是开始害怕了。

    真的,一个人用看死人的眼神看她,她不怕。两个人,她觉得都要埋怨他们的,他们都是胆小鬼的。

    要是他们不阻拦,那她现在已经成事了。

    接下来,等着她的,肯定是风风光光的日子。

    富贵险中求!

    所以,她不后悔,她奋斗过了!

    不像是他们这群胆小鬼,一辈子,那都是会后悔的。

    这么想着,她是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其他几个人的。甚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可被第三个人,第四个人、、、、、、

    被看死人的眼神看的多了,她整个人都是不好了。

    现在,她觉得自己浑身发冷,颤抖!

    刚开始的不屑,刚开始的不顾一切,到了此刻,那都是妥妥的,什么多余的话,也不敢说。

    说了,那就是来挑战齐斐的。

    他们家的那点家底,根本就不是齐斐的对手。

    之前,多么风风火火的往这屋子里挤,现在,就怎么想迅速的远离这个屋子。

    汪父整个人都惊呆了。真心的,这么糟心的事情,那为什么不换个地方呢?、

    为什么,非要在他们家呢?难道不能去祠堂?难道不能去里正家里?为什么来自己家?

    这当事人都走了,那汪父看了看汪琪,汪琪给他点点头,他也站起来,说是出去帮衬一下外边。

    而汪琪也跟着站起来,表示过去帮着一把。

    看看院子里的孩子,还有那么多,一个个都探着脖子,往前凑。吃过的,也舍不得走,没有吃的,更不会走。

    这满满的一院子的熊孩子,哪怕现在安静了很多。可也是闹哄哄的,他们还是出去帮忙一下的好。

    想到了这里,他们就心里安定了很多。

    里正觉得吧,真心的,这一个个,都是往出去溜达。之前,那么热闹的热闹劲去了哪里?

    为什么,不现在继续呢?

    要是可以继续,那他这个当里正的,是不是可以也走人?真心的,要是他们家,他还可以慢慢的磨。

    大家就比耐心好了,可现在,这是在汪家,显然,慢慢的磨,肯定是不合适的。

    而到了此刻,陈小蝶才知道害怕。哪怕之前脸色也惨白,可大家看着她眼神,知道她还是有恃无恐的。

    到了此刻,她的害怕,那都是手在抖,腿在抖。

    要不是坐在凳子上,估计能抖着到地上的吧。

    早知道如此,那何必当初?

    里正自己没有控制好自己,狠狠的瞪了几眼陈小蝶,觉得都是要埋怨她的。要不是她,大家哪里至于如此?

    可显然,到了现在,常青青都没有进来一步。那就表明了态度,人家压根不参与,不管的。

    没有常青青求情,就这里的人,全部叠加起来,在齐斐面前,也没有一分面子的。

    不是他们不想去开口,而是开口了,也没有希望的。

    到了现在,哪怕是里正,其实也是放弃了陈小蝶的。毕竟,陈小蝶自己不主动承认错误,主动求谅解。

    那他们这些个大人,又怎么说?显然,人家齐斐,真的注意的,真的关注的,也就是常青青。

    要不然,估计人家直接就打电话,直接让人家家里人动手了,哪里还会给他们这个缓冲的余地。

    陈大夫也是盼着常青青,能帮着他们家说说话。但是,到了现在,拖了这么久,那都是没有见到常青青进家。

    他们就知道了,没有希望了。

    没有希望了,那就放弃?

    陈大夫整个人,瞬间就苍老了一圈。白头发,那真的是瞬间就长出来一层。

    这变化,直接吓傻了里正。

    真的,以前听过人家说一夜之间苍白了头发。可现在,他们这就是不到两个钟头的事情啊。

    他回去,震惊的看着陈小蝶。而陈小蝶自然是也看到了陈大夫猛然,长出来的白发。

    她之前的各种坚强,各种伪装,瞬间就崩塌了。

    她第一次,放声大哭,然后直接跪在了齐斐面前。

    她错了,真的错了。她不应该自私的以为,自己不比常青青差哪里,就想要争一争。

    却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争一争的资格。

    到了现在,原本以为最多赔上她一个人,却没有想到,第一个赔上的反而是她的父亲。

    其他外边的人,猛然听到屋子里的哭声,一个个都吓了一跳。哪怕是常青青,都是被这凄厉的哭声,吓了一跳。

    不过,这都是人家的事情,他们家,就一个提供场地的角色,其他的,那还是要看他们自己解决的。

    只不过,听着陈小蝶这哭声,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最少,眼下是没有的。

    至于离开这个家以后,那真的要看她的运气了。

    从知道她算计齐斐开始,常青青就不同情她了。毕竟,她也做过高位置的人,也知道,有些人真的不是穷人能高攀的起的。

    这一点,要是不认识清楚,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就是不讨喜的人设。

    甚至,连自己怎么被人家算计了,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死的莫名其妙,估计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她自己也是觉得齐斐对她有意思,但是,常青青是不会考虑的。她都尽量的避开了齐斐。

    不仅仅是她的思想不能接受,更是因为她觉得她不想留在这里,一辈子!

    结婚生子,一系列。要是第一次生而为人,估计她还激动一把,还想要去生个孩子。

    但是,这都几个地图了,她反而觉得不生孩子,没有一个牵挂,心里不会那么沉重。

    她一个做任务的,每个地图都生孩子,那对那些个孩子,她就是个渣妈。

    她自己就特别讨厌渣妈,自己反手就一个劲的当渣妈?不能接受!所以,妥妥的,她是不会生个孩子的。

    因为都是明白清楚自己的打算的,所以,她是不会主动去生个孩子的。

    哪怕是汪琪要想找别人生个孩子,她,她该怎么做?哎吆,这个还真的好难以决定的。

    要是有原主在,那她直接问问她就好了。毕竟,她怕自己做的选择,让原主不满意,导致自己任务失败呢。

    她不敢再去做一个失败的任务了。要不然,再一次重复这种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