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途 第四十六章 秋风画悲凉(为舵主洛丽妲加更)
    一整夜,林蓁是被噩梦纠缠,反复都是秦霜瞪大着眼睛捂着胸口,血流满地的画面。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无心再睡,一把掀开了被子下榻,茗欢已然入内了。

    “姑娘,你醒了。”

    声音哑哑的想来是哭过了,还硬挤出一丝笑意。

    “嗯。”

    林蓁觉得头重脚轻的厉害,喉咙像是有火炭在烧,疼的说不出话来。

    “姑娘,好烫。”

    茗欢正欲扶起林蓁为她更衣,不觉手一缩,连忙又覆上了林蓁的额头,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昨儿深夜回来时,姑娘的模样十分狼狈,一身脏兮兮的不提,那额角脸颊上都是明显的伤痕,洗簌时皙白手臂又是几道殷红的抓痕,她自然看在眼里,林蓁睡下后,她悄悄哭了好几回。

    “不碍事,昨儿落了水,想是发高热了。”林蓁摆摆手,这段时日弦崩的太久,昨日那般损耗心力,终究断了。

    她病了!

    也好,她也可歇息几日了。

    这样想着,林蓁缓缓闭上了双目。

    也不知稀里糊涂就躺了两日,期间耳畔一直回绕着低幽的轻叹与呜呜的低声啜泣。

    终于,前尘往事在脑袋中一扫而空,林蓁快要炸裂的脑袋如同被掏空了一般,爽利。

    “姑娘,你醒了?”

    茗欢听到了响动,才见林蓁已然起身下榻了。

    脸色还是苍白居多,可是眸中又带着神,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再也不见那满目的疲累。

    向前为她披上了一件云丝镜花绫披风,才道,“姑娘,才刚醒,怎么又忙着下床了,还是休息一段时日吧。”

    “没事。现下病好了,人爽利多了。”

    林蓁扬眉一笑,缠绕在心间的抑郁也随着这场病散去不少。

    “阿四回来了。”

    趁着内室无人,茗欢低声道。

    “哦?如何?”林蓁不急不缓,坐到了铜镜前,镜中的人依旧如故,除了皙白的脸颊微微凹进去了些,有些憔悴,眸子总归比从前深沉了不少。

    “成了。”

    茗欢点点头,麻利的为林蓁梳起发髻来,“不过,文王欲见姑娘一面,奴婢让阿四去回了话,就说姑娘病了。”

    “你让阿四好好看住人。”

    林蓁细细描了眉,总归看起来精神了。

    现下她怎么敢与文王见面,就怕谋害太子之罪便会扣在她二人的身上,文王不清楚发生了何事,她却心如明镜。

    避嫌还来不及!

    虽说两人小意避讳,可是太子那处显然已经疑心了什么,她可是在悬崖峭壁上行走,稍有差池,便是粉身碎骨。

    现在只得暂时将仇云暮好好保护起来,待西亭湖爆炸的风波过后,才能小心翼翼处理那件事。

    “嗯,奴婢知道了。”

    茗欢最后为林蓁簪上白珠金簪,妆容成了。

    这般素雅清淡?

    还未出声,又听的茗欢道,“秦姑娘的尸首被接了回来,那日的女尸众多,林姑奶奶亲自去辨认的,尸体找到时已是肿胀不堪,难以辨认,她在场哭晕了数次。”

    林蓁心下一沉,那只箭矢才是夺命的利器。

    秦霜算死的冤,可是为太子而死,哪里能算的上冤。

    “是官府通知去认领尸首,还是……”林蓁静下心,沉声道。

    “回姑娘,是有人传了话来,府上才慌忙去的。”茗欢觑了林蓁一眼,见她面色无异,才接着说道。

    “那秦姑娘的尸首现下还停放在月荷苑,姑奶奶嚷着要将尸首送回苏州安葬呢!”

    这样说来,秦霜的死除了她与王锦蓉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太子不提,何人知晓?

    “太子那边……”

    林蓁此时就想知晓太子周楚靖现在端的是个什么态度?

    秦霜的命自然比不上他贵重,可是终归一条人命,周楚靖竟一点表示都没有?

    心下嘁嘁。

    茗欢欲言又止,按捺了几次,才将喉间的话吐了出来,“这外面传的是西亭湖爆炸是畏兀族不满大周扣押使臣,其余窜逃的同伙起了报复之心,在西亭湖设了埋伏,祸及了无辜百姓,算是给大周一个颜色瞧瞧。”

    呵。

    从头至尾都未出现过太子二字。

    竟然将这事扣在了畏兀族头上,畏兀族只是小小的异族部落,敢这般明目张胆的挑衅雄狮?

    恐怕这话是说给大周子民听的。

    这也说明陛下的决心愈发坚定了。

    “走,随我去瞧瞧灵堂。”

    林蓁已然起了身,这尸首还在成国公府上呢!

    “姑娘……奴婢瞧着还是作罢吧,现下姑奶奶满心怨恨你,缠着老爷闹了好几回,老太太又在病中,你去,怕惹她更……”

    茗欢说的吞吞吐吐,林蓁的病才好了一些,自然经不起这些折腾。

    “我不去,不正好说明我心虚。正是因为此事与我无关,我才如此坦荡。”林蓁扯起嘴角笑了起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使她忌惮的,她的苦心连亲娘都不曾理解半分,更逞论他人。

    她不是为任何人活着,她既然重生归来,下了决心,就由不得她退缩!

    若是怕了,同样抵不过死路一条!

    “姑娘……”

    茗欢见林蓁这般坚持,她自然要亲自陪着,因着那日西亭湖之事,她没有跟着姑娘,害姑娘受了不少罪,暗自责怪了许久。

    日后,她也不要轻易离开姑娘了。

    主仆二人来到了月荷苑,这处小苑原来环境清幽,甚为通风。

    四处早已经是白绸缎悬挂着,秋风起,绸缎纷飞,说不出的悲凉。

    林昭敏失魂落魄的坐在灵柩旁,黄纸遍地,看来已做过法事安魂了。

    听闻脚步声至,林昭敏麻木的抬起头来,眸光刚触及林蓁的脸,遂燃起了熊熊怒火,焚烧殆尽她最后的理智。

    “你这个贱人!竟然还来这处,我今日便杀了你,好让你与我儿陪葬!”

    扭曲的面容如同地狱中爬出的厉鬼,朝着林蓁扑了过去,她要亲手掐死林蓁,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姑娘……”

    “姑奶奶……”

    婢子们发了慌,连忙阻拦。

    林蓁倒是丝毫不为所动,冷声道,“若是你要找陪葬的,还不简单?秦霜自愿救太子,你若真的心疼你女儿,就去找太子讨个说法吧。”

    “你……这个蛇蝎,她,她是你妹妹啊……为何你们都安然无恙,偏偏我的女儿却……”林昭敏纵声痛哭起来,一个不稳扑在了地上,又重重捶了几下胸口,悲嚎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