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筑梦维艰〕〔第一神婿〕〔穿书之男主总是爱〕〔那年花开正鲜〕〔重生八零盛世商女〕〔邪皇爆宠:毒医娘〕〔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重生之娇妻追夫记〕〔五零俏花媳〕〔农门恶女是团宠〕〔我穿越成了老年机〕〔最强吞噬升级〕〔我在星际开花店〕〔一击神明〕〔命运之传说旧约〕〔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武神世界的修真者〕〔龙婿大丈夫〕〔我的手机通三界〕〔鉴宝大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途 第五十五章 惊心
    林蓁若有所思,这顾谨阳与太子关系非同寻常,说白了就是太子一党,他竟然查到了这处,不管有意无意,说明太子已经知晓关于仇家村……

    难怪不得上次在西亭湖,太子左右试探,林蓁再是不愿意,也避免不了卷入了这场权利的漩涡中。

    她往前一步是悬崖,往后一步是深谭,她眼下只能拼命咬牙为成国公府打造一条生路来。

    “姑娘,你怎么来了?这儿不安全。”罗俊生指尖滑过画纸上的山水,低声道。

    “我知道。只是那张老三为何被杀,难不成有人存心要彻底断了仇家村的联系?”林蓁含笑,又似点点头,说的话全然与这幅画不相干。

    “这书画坊外都是顺天府的眼线,姑娘日后别来了,至于是不是,我也不知,我只知道我那朋友死的极惨,姑娘还是就此作罢吧!”罗俊生作势把书画卷了起来,交给了林蓁,眸中含着浓浓的关切。

    林蓁也痛快让茗欢付了银子,捧着画便离开了。

    这罗俊生怕是有所顾虑,这般谨慎细微,林蓁只得抚额轻叹,此事急迫不得。

    这四处竟是顺天府的眼线?

    路过转角处,林蓁终于掀开了轿帘的一角,见这街道处甚为冷清,哪里有人来往的痕迹,故而这眼线到底隐藏在何处?

    好不容易找到关于仇家村的线索也断了。

    “茗欢,去西亭湖。”

    行至回府的路上,林蓁忽而改了主意。

    “姑娘,那里不是……”茗欢下意识的低了声,“到处都有官兵把守吗?”

    “怕什么?我们的亲人在那惨死,难不成去看看也不许?”

    这一趟她势必要去的,当时事发突然,加上秦霜又命悬一线,现场极其混乱,直至爆炸发生。

    本来以为到了必死无疑之际,顾谨阳又出手救了她,才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

    谁知她当时是否忽略了重要的事?

    林暄背后的人是不是太子?

    只怕这一切阴谋的背后还不知藏着何等的龌龊不堪。

    人性本贪,仇家村的丹青技艺就是人人觊觎的宝藏,若说是太子……

    这也是说的通的,太子要培养势力,哪一样不需要花销银子?

    或是文王周楚涵,他会不会下了这个圈套给太子钻?

    亦或是林暄值得巴结之人,若是说他一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林蓁是万万不信的。

    这样看来,这京城中的很多显贵之人都有可能去做这件事,亦或是宫中?

    头疼。

    林蓁不敢再深想下去,如坐针毡,如若周楚涵是这背后的主使,这仇云暮岂不是危险了?

    大意。

    一旦起了疑心,这众多猜忌便纷沓而来。

    林蓁最后只得强迫自己冷静,在没有结果之前,怀疑只会摧毁两人的同盟,她现在还没有任何底气与周楚涵叫板,没有真本事拿什么与周楚涵换取保障。

    她的优势不过是知晓这后半年大周发生的大事,对,这或许也是筹码……

    她眼下得加快进度,没有线索,她就自己找!

    没有路,她就自己铺!

    “姑娘,到了。”

    离爆炸之事过去了七八日,西亭湖彻底冷清了,除了那些官兵在巡防,哪里还能那日的热闹场景。

    西亭湖的水也变得浑浊不堪,迎面而来的微风夹杂着沉腐的尸臭味,林蓁只觉腹处火辣辣疼。

    难怪没人再来此处,那日湖面上的炸毁的船只还深陷在泥潭中,四处一片狼藉,残渣乱箭,不少黑灰还漂浮在湖面上。

    现在案子还没有结,西亭湖都被顺天府,吏部的,大理寺的人给封锁了,除了尸体该捞的捞,现场的东西可是一样不敢动的,林蓁也只能远处瞧瞧。

    “姑娘,我们还是走罢。”

    茗欢总觉得此处死了那么人,看着阴森森的。

    林蓁点点头应了,这个情况下,她是接近不得了。

    或许可以从林暄那处下手?

    轿撵的车轮子在街道上咕噜噜的响着,忽然马儿一声嘶鸣。

    轿撵剧烈颠簸了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

    茗欢惊魂未定,欲掀帘准备探探究竟。

    还未动作,就被身后的巨大力气一扯,抬眼便撞上了林蓁冰凉的眸光。

    “嗖!”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直直定在了茗欢方才的位置,插入了轿撵内的木桩上。

    “快,关上门。”

    林蓁身子已经屈了下来,尽力伸着腿去踢轿撵的木门。

    茗欢吓傻了。

    此刻也连忙脚乱的用手去挡。

    哐当!

    砰砰砰!

    也不知多少箭矢齐射而来。

    林蓁惊喘间迅疾将茗欢拉到了轿撵中间,这样纵使箭矢射穿了轿撵,也不至于伤害到她们,两人只得匍匐在地尽量避开锋芒。

    “嘶~”

    原本停下来的马儿吃痛嘶嚎,猛然一路狂奔起来。

    一路癫狂,林蓁与茗欢只能拼命掌握身躯,以躲开利害之处,直至人群惊吓声迅速掠过。

    林蓁的心一紧,看来这是入了闹市了?

    这一切如此失控。

    林蓁紧紧拽紧了茗欢,纵使她现在五脏六腑都绞到了一处,她也在屏息以待。

    终于整个轿撵都快抖散架的时候,感觉到轿撵掠上了一重物,“吁。”

    轻而易举的就将发疯的马匹控制住。

    林蓁与茗欢的身躯才稳了一些,从轿撵底部爬起。

    砰!

    轿撵门一脚被踹开,“你们没事吧?”

    迎入的是一双空谷幽眸,林蓁一时说不话来,她的头被撞了几次,现在还嗡嗡的响着。

    “出来吧。”

    顾谨阳微微蹙眉,见林蓁一副呆滞的模样,那双狡黠的眼眸也不见往日的气焰,光洁的额头上竟撞了好几块青紫,格外惹眼。

    该不是撞傻了吧?

    “多,多谢公子。”

    这个时候,茗欢倒是率先省过神,对着顾谨阳千恩万谢。

    她倒是见过几次顾谨阳,五官俊逸,身材魁梧,如此出众想记不得都难。

    “无妨。”

    顾谨阳伸出了手,拉了一把茗欢,茗欢顺势出了马车。

    茗欢转手便去掺扶林蓁,这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还未嫁人,自然不能被顾谨阳占了便宜。

    顾谨阳的手在半道落了空,也不觉尴尬,一跃下了马车,稳稳的立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