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代邪帝〕〔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弑神之王〕〔绝世神君〕〔暖婚100分:总裁,〕〔修罗战神〕〔我什么都懂〕〔韩三千苏迎夏全文〕〔文艺圈巨星〕〔巨星从影视学院开〕〔我的意识好神奇〕〔第一神婿〕〔捡宝〕〔亲爱的江先生〕〔非洲农场主〕〔狂探〕〔一夜强宠:禁欲总〕〔狂婿〕〔重生之都市魔尊〕〔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途 第一百三八章 夜探
    铁链的哗哗作响在这夜间显然不合时宜,特别是在这潮湿灰暗的牢房内,呆的久了,连周身骨头都湿的疼。

    再加上原本就受了刑,伤了的地方已然结痂,一直并未处理,这周身的这一拖便是好几日,李安平连头也懒得费力抬了,平日里的二分气度在这鼠虫四处窜的牢中也消失殆尽。

    他在耐心等待,只要他不松口这罪就不是白受了?

    他唯一担心的是……姑娘当真把他当成弃子了?

    思及此处,指尖狠狠抓了一把泥土地面,指缝间的污秽自然也顾不得了。

    他在等,若非姑娘这样又如何会消气,此前他在观望的心思怕是早已经被姑娘洞穿,所以姑娘并未有动作,只是十来日已过,姑娘她……

    “李安平,有人来看你了。”

    牢头不耐烦的喝了一声,打断了李安平的思绪纷扰。

    “劳烦你了,拿去喝酒吧。”

    清冽的女声在这牢房中响起,也让那有气无力颓败的头颅为之一振。

    “嘿嘿,那就多谢姑娘慷慨了,只是姑娘不能呆太久,换班的时辰快到了。”

    “这个自然,我不会让牢头为难。”

    那名牢头掂了掂手中的银子,笑意连连,顺手揣入了怀中,体贴的将牢门关上。

    来人才将头上的斗篷放下,一眼瞥见挣扎着起身的李安平,见他发髻松乱,脸色清白,一身污秽,倒是狼狈的紧,终究是出了声,“别动了。”

    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林蓁才蹲了下来,仔细瞧了瞧李安平后背的斑驳,“这身上可是挨了不少板子?”

    “姑娘,这都是小的自作自受,姑娘不必污了眼。”

    李安平这才喘了几口粗气,欲起身坐着,然而又牵扯到伤口,自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却是顾及着要面子,不敢呼声。

    “好了,也不必逞强,这后背都一片血污了。”林蓁笑笑,顺手将伤药挨个撒了一些上去。

    “姑娘……嘶,您实在不必做这些事。”李安平原本结痂的地方一顿火辣疼痛,这方才咧牙咧齿,忍着微微发颤的身体,牙齿轻颤道。

    “忍着点吧,若是不及时处理,怕是会发炎溃烂了。”林蓁待药全部上过了,才起身,“好了,时辰也不多了,我便走了,你没做过就不用怕。安心便是……”

    “姑娘……”

    李安平双目有些绯红,语意哽咽起来,林蓁今夜不仅是为他送药,更是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姑娘并未视他如棋子啊。

    心中的大石俨然放下了,李安平忽而觉得这十来日吃的苦也不算什么了,只要姑娘还愿意重用他。

    “好了,你在这牢中照顾好自己,这秀云阁中你的事务暂且有王刚管着,你出来后再与他交接便成。”

    林蓁明白他的顾忌,对他颔首安抚道。

    复又拢上了斗篷,轻敲了敲牢门的锁链,方才那名牢头便匆匆应声而来,麻利打开了牢门,林蓁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铁链再次落了锁,脚步声愈行愈远,这李安平才收回目光。

    林蓁这一趟没有问他任何只言片语,更没有多言指责,也并未提及会为他的事奔走,这样一来李安平也可安心一些。

    大牢中除了淡淡的药香味,还是那般冰凉潮湿,纵使血腥的铁锈味充斥在鼻尖,李安平也不觉难熬,这一切不过自己的粗心大意造成的,怪不得旁人,这样也好,这个仇,他记下了!

    方成那个小人,他李安平日后势必要讨回来!

    锦上添花容易,然而姑娘这般雪中送炭难啊。

    李安平下了决心,不会忘记姑娘对他牢中亲自送药的这份情谊,姑娘冷淡了他十来日,看来也是消气了。

    他李安平就算不为旁的,但是被方成这般摆弄他不甘心,他势必要活着出这牢中…………

    初入冬的夜总是来的很快,这宫中也例外,虽然早早挂上了掌明灯,然而风雨来势汹汹,半点没有预兆。

    这屋檐下尽是如珠玉落盘得雨声,不曾停歇。

    可是寝宫中的人却是心急如焚,来回在宫中踱步,“沐嚒嚒,这雨为何还不停?”

    沐嚒嚒一时也察觉有异,想着萧如凝的性子,也不敢直言,只得拐着弯道,“姑娘,这慈宁宫眼见着便要落锁了,姑娘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这宫中除了慈宁宫,可不是个太平地儿。”

    “我知道,不过是晚膳吃多了,想出去消消食罢,谁知这场雨来的是不巧了。”萧如凝还知道宫规严谨一说,母亲派了沐嚒嚒跟着她进宫,也是不放心的缘故,这边打着虎眼道。

    “那姑娘还是早早睡下了吧,明日可要回府了,侯爷与夫人还担忧着呢!”

    沐嚒嚒这便道,服侍了萧如凝亲自上了床榻,吹灭了灯烛,这便才安心退出了寝殿外。

    直至一柱香时间之后,那原本静谧的殿内传来衣衫窸窸窣窣的声响,那帷幔帘子一把被撩开,萧如凝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榻。

    悄悄打开了宫门,沿着她早已经熟悉的道路轻而易举的溜出了慈宁宫。

    明日便要出宫,只是她连太子的一面竟然还未见成,这一趟来的委实没有意义,这般才不甘心,无意间听到几名小太监提及

    太子每晚辰时都会去先皇后的宫里,在那处逗留一两个时辰才会离去,萧如凝便生了大胆的心思,她一定要见到太子一面。

    虽然与太子成亲也是早晚的事,只是她还不知晓太子的心意,太子从来未正眼瞧过她,因着太后的关系才对她格外疏离客气,可是她却记着她小时候来宫中贪玩迷了路,懵懵懂懂撞进了东宫,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太子。

    直至太子亲自将她送回慈宁宫,她还陷在太子的温柔中拔不出来,从此再与他无交集。

    后来她渐渐明白事理,她便知晓她将来可能会嫁给王亲贵族。

    可是她想嫁的,从来就只有太子一人,从他温柔的对她展颜一笑开始,她便暗下决心,只要与她争夺太子妃之位的,她势必要通通铲除,只为有朝一日能顺理成章的站在他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