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途 第两百二零章 嘲讽
    “对,就算沈三公子有疑虑,为何不敢亲自去质问沈大公子,还在姑娘面前胡言乱语……”两人正说着,一道冷声便横插了进来,将林蓁与沈星贵的话全然打断了!

    甄立桐今日穿了一身青绿团花直襟夹袄,腰间系着一块通透的玉佩,斜睨着眼望着沈星贵,这话说来有些玩味了。

    他这段时日与沈星福跟前跟后,想来沈星福的作派也学到了几分,倒是从前的几分急色都藏在了那似笑非笑的嘴角下,“既然沈三公子这样怀疑沈大公子的用心,不如与大公子方面说说,这等背后放冷箭,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两兄弟有什么仇怨不成?”

    沈星贵虽说是商家子弟,可是从小锦衣玉食,见过的世面可比在世家成长的甄立桐多,所以被他奚落几句,也少不得笑起来,“我们兄弟如何,还轮不到外人来置喙,甄管事这几日在家兄前后左右,不知道的还以为甄管事在巴结家兄呢?”

    “你,你……”

    甄立桐原本还得意洋洋,听的沈星贵毫无保留情面的戳破他与沈星福真正的关系,他本就从小自恃世家嫡子,又将何人放在眼中,如今竟然被人揭穿面目,如今也绷不住了,立刻变了脸色。

    “表妹,这位沈公子来历不明,不如还是亲自与沈大公子当面对质,未免有心之人利用沈家的关系?”

    甄立桐拂了拂衣袖,背对着沈星贵,径直对着林蓁道,此等心直口快之人不与计较也罢。

    沈星贵闻后也并未生气,依他瞧来,不过是口舌之快,甄立桐如何看,关他何事,他在意的从头到尾都是林蓁。

    林蓁见这两人水火不容,气氛僵持,心中有数。

    才道,“这天儿如此凉了,两位的火气还这么大?”

    “表妹……不是我火气,实在是……”

    “林姑娘误解了……”

    相对于甄立桐的尴尬,沈星贵倒是一派无谓之色,只拱手道,“既然甄管事与我不睦,今日与林姑娘商谈之事便改日再谈?”

    “嗯……”

    林蓁并未挽留,甄立桐本就是她差山竹找来的,就是为了今日不与沈星贵答复,若是她迟迟没有对策,谁能敢轻易答应沈星贵的合作?

    她这是故意为之。

    沈星贵一走,林蓁倒是歇下一颗心,两家的共同利益她虽然看重,但到底也无需损害秀云阁的基础,有野心是好事,可是也需一步步来。

    “表妹,你找我来是何吩咐?”

    甄立桐换了一副神色,立刻收了方才的倨傲之色,对于这个表妹,他虽然觉得她目光短浅,可是她有靠山啊,而且还不小,甄立桐在她的屋檐下,自然开罪不起,现在只能如此恭维着。

    “表哥,你这几日与沈大公子谈的如何了?”林蓁打发了屋内的婢女,轻轻扣了扣茶盖,才道。

    “表妹,你误会了,我不过是抹不开面子,应酬一番沈公子。”

    甄立桐是个聪明人,林蓁这样一说,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与沈星福来往密切,至于为何知道,怕也是那位来历不明的沈三公子嚼的舌根,虽然知道林蓁不能拿他怎样,可是把柄总不至于落在她手中,这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误会什么?”

    林蓁似笑非笑,抿了一口热茶,恰好遮掩了她的神色,倒是让甄立桐有些揣测,这位表妹倒是门清儿,竟然管起他的事来。

    “表妹,你就别揶揄你表哥了。”甄立桐可不是来听林蓁兴师问罪的,若不是她是秀云阁的当家做主的人,他才懒得应付她,眼下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表哥才是多心,谁不知你做的都是为了秀云阁呢!”

    林蓁这句话倒是言不由衷了,若不是她另有目的,也无需这样说话。

    “是,是,是……”

    甄立桐忙应了几个是,也不管林蓁是真这样认为还是假的,倒是没正视她。

    “好了,表哥,既然你与沈大公子有交情,我这几日反复想了想,你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不如你去安排一下,以秀云阁做东,请沈大公子一聚。”林蓁不咸不淡,淡淡道。

    甄立桐不料林蓁转变这么快,喜不自胜,看来林蓁是想通了,早就应该如此,何必他日日巴结着沈大公子,深怕他改变了主意,原来不成想竟然如此快,看来林蓁还是能分清好坏的。

    只是见林蓁说的很是寻常,暗喜的同时又带了一分疑惑,难不成林蓁还有其他打算不成。

    如此便多了一分警惕,咳了咳喉咙,“表妹,如若无事了,我就去安排了,订好了日子地点再告知你。”

    “嗯。”

    林蓁颔首,便随手执起书来,并未理会他,甄立桐这一出院子,便兴高采烈的走了。

    茗欢倒是后脚走了进来,“咦?倒是从未见甄公子这样高兴啊……”

    ………………

    “父皇,儿臣斗胆一事相求。”

    周楚涵拱手道,敛眉低声,只是腰背愈发低垂了。

    “何事?是那个林丫头?”

    周衍第一个便想到那丫头,虽然心中对她不甚喜欢,可是她处理佃户的事算是也算解了他的头痛。

    不过,她胆敢对太后动了什么歪心思,太后才会一再纵容包庇她,在她侍疾期间,很多妃子都在自己面前提过太后偏低,那丫头太有心机之类的话语。

    只是另一个儿子也为了她来求自己,这让周衍已经牢牢记住了林蓁,这个女子,怕也是个祸害。

    “父皇,那件事也不急于一时,眼下吴左相还关在天牢,这若说是受镇南侯牵连,父皇也应该处置了他,可是所说不是,儿臣愚昧,实在不知父皇的打算。”周楚涵如实道,心眼在周衍面前怕是不太敢使的,天子什么样的局面没见过,泰山压顶,而面色不绷,唯眼前的周衍是也,怎么不叫周楚涵心服口服?

    “打算?怎么你也跟着揣度圣意了?”周衍每个字都分外清晰,容不得周楚涵多做思考,下意识跪拜在地,先请罪再明理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