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二章 退亲
    沈梦知漠然的扯了扯嘴角,像往常一样回答,“我说了,但是没有人答应。”

    佘氏一听这话,本就阴沉的脸色越发黑,几乎能拧出墨来,啪的一掌拍下去,拍得桌上的茶盏一震。

    声音也冷冽了,“沈梦知,你貌丑,又不懂得人情世故,身份地位低下,名声还不好,给我合儿提鞋都不配!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你怎地有脸同我堂堂国公府扯上关系!要你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无用!”

    沈梦知听得笑了起来,她看着佘氏愤怒得快要扭曲的脸,不轻不重的说了句,“我自是无用,可聪明如梦大夫人,怎地不将这番话说与祖母听。阖府上下,祖母最能拿主意,梦大夫人堂堂义国公府当家主母,您说的话,祖母怎敢不从?”

    人人都知道沈老夫人是个厉害的,佘氏要是敢把这番话拿到沈老夫人面前说,非被沈老夫人臭骂一顿,两拐杖打出去不可!

    沈梦知话里又是嘲笑,又是讽刺的,和平时的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判若两人,摆明了不给佘氏脸面。

    佘氏被奉承惯了,哪里受得这样的委屈,直接拂袖摔了桌上的茶盏。

    沈梦知瞥着脚下四分五裂的杯子,笑着提醒,“梦大夫人,记着您国公府主母的风度!”

    “放肆!区区一丑奴儿,比脚底下的泥泞还不堪,胆敢顶嘴?!”佘氏更是怒不可遏,扬了手就要打沈梦知。

    手已举到半空,正要落下去之际,沈梦知倏然抬头,目光沉沉,陡然向着佘氏射去。

    那双眸子清澈,明亮如初,看不出分毫震慑,但配上脸上的伤疤,却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索命的孤魂一般。

    分明冷静,又像是浑身煞气,随时能扼住她喉咙。

    佘氏浑身一震,嚣张气焰消失了大半,默默将手垂下,坐回原处。

    忽地想到,从她进门开始,沈梦知便是坐着的,不曾起身行礼,言语态度也与从前截然不同。

    佘氏一拧眉毛,问,“你什么意思?”

    语气中,还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沈梦知又笑了,起身拿了茶盏,倒满茶水,放到佘氏手边。

    淡淡的开口,“退亲而已,不过一件小事。纵是要沈家亲自登门也无不可……就怕梦大夫人不愿意赏那点儿补偿。”

    听到沈梦知愿意退亲,佘氏反而意外。

    从始至终,沈梦知都是不愿意退亲的,既是怕府中长辈责怪,也是怕失去梦合南这个夫君,嫁不出去。

    突然一改态度,说是愿意,佘氏下意识觉得其中有诈。

    可佘氏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则,沈梦知虽不至于愚笨,但瞻前顾后,不敢拿什么大的主意,遑论涉及人生大事,给她熊心豹子胆,她也不敢。

    二则,沈梦知毫不避讳的说了,要补偿,可见,是想清楚了的。

    仔细想来,恐怕是沈家人合计的结果……

    开口就要钱,当真是破落户儿的行径,与那乞讨的花子有何异!

    佘氏心中不屑,撇了撇嘴。

    换个角度想,好歹是把大事解决了,当下也松了一口气。

    呷一口茶,问,“要多少?”

    沈梦知笑眯眯的比了个一,“一千两银子,少一分都不行。”

    佘氏的眉头皱了起来,俨然不乐意,犹豫片刻,说,“且先记着,待事成,自当给你。”

    记着,记着记着,就成了空账,时间久了,就成了赖账。

    佘氏这人,最是赖皮,若亲事退了,她才不会乖乖将应承的银两拿出来。

    “何时给我银子,何时退亲。”沈梦知寸步不让,“银子得交到我手上。”

    佘氏冷哼,“先给五百两当定金,余下五百两,堂堂义国公府,不会赖了你的。沈梦知,我能答应,已经是给足了你脸面,不要得寸进尺!”

    “梦大夫人说这话就见外了,纵使您不给也是成的。”沈梦知盯着佘氏,捂着嘴笑,“沈梦两家本就是亲戚,若结成了这段姻缘,岂不是亲上加亲?到时我称您一声母亲,不知道羡煞多少女子。”

    佘氏听不得什么话,沈梦知偏挑了什么话说。

    佘氏视她为草芥,巴不得生生世世都不要同她扯上关系,避她如蛇蝎,怎会乐意与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比起天天儿的看见她的脸,区区一千两算什么?

    打发叫花子似的将她打发了,至少心里头快活不是吗?

    有了沈梦知这一句话,佘氏当下就不犹豫了,“银子我叫人送来,明日一早,沈家去国公府退亲。”

    沈梦知轻笑着点头,“那是自然。”

    佘氏起身要走,走出两步,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沈梦知,冷言警告,“你若是敢诓我,亦或是做不到,别怪我心狠手辣,不给你活路!”

    沈梦知摇头,“我怎敢?”

    “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子!把自己的分量掂量清楚了,我若是出手,你决计是死无葬身之地!”

    佘氏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待佘氏离开,静女从屏障后方走出来,已然红了眼眶。咚的跪倒在沈梦知面前,抱了沈梦知的腿就嚎啕大哭。

    “静女愚笨,不知道姑娘受了这天大的委屈,还以为梦大夫人是真心待姑娘好!”

    说到这儿,静女霍地起身,抹了一把眼泪。

    “奴婢这就去告诉老夫人与夫人,让她们为姑娘做主!”

    说着,拔腿就要往屋外边跑。

    “静女!”沈梦知忙将静女拦下,直直看着静女的眼睛,“从此刻开始,都听我的,只听我的,你明白吗?”

    没有谁救得了她,但凡有人为她出头,哪怕有一个人为她出头,她当初也不会落到那样凄凉的地步。

    退亲的事情,谁也靠不住,只能是她亲自出手。

    而她要的是万无一失,谁也不可以插手。

    静女最是听沈梦知的话,沈梦知顺如何,那便是如何。

    只是,梦大夫人欺人太甚,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她家姑娘再怎么不济,好歹是伯公府二房嫡女,也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怎容这般侮辱!

    “应该让全上京城的人都晓得梦大夫人的真实嘴脸!”静女说。

    沈梦知勾唇,“那是迟早的事情,却是太便宜她了!我想,攻心为上。”

    静女摇头,表示不懂。

    沈梦知抬手将佘氏用过的杯子扔出了窗外,笑问,“她最在意谁?”

    “梦家大公子。”

    梦家大公子,佘氏的独子,梦合南。

    要说佘氏在意的,便是梦合南了,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

    若要对付佘氏,首当其冲的便是梦合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