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修真医圣在都市〕〔喜上眉头〕〔巡灵见闻录〕〔天才萌宝 : 爹地〕〔一胞三胎,总裁爹〕〔哥哥,不可以〕〔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抗日之暴力军团〕〔农家丑妻〕〔重生最强奶爸〕〔秘巫之主〕〔斗罗之新神庭〕〔我的姐姐——有毒〕〔亲爱的江先生〕〔都市绝品狂尊〕〔叶先生别闹〕〔非凡保镖〕〔入骨暖婚:总裁好〕〔相公别懵: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十四章 报仇
    佘氏面上的表情,从震惊到惊慌,从屈辱到害怕,层层叠加,一点点深入,等到所有表情齐聚一处,可谓色彩纷呈,精彩得难以形容。

    沈梦知逐步迈上台阶,一步一步走得虔诚,直至走到佘氏面前才停下脚步,她看着尚没有回过神的佘氏,施施然开口,“梦大夫人让人夜闯沈府,我来讨要个说法,没想到撞破了梦大夫人的好事儿,还让这么多热心肠的人成了看客,说起来,真是罪过。”

    “沈梦知,你含血喷人!”

    佘氏犹如梦中惊醒一般,尖叫着喊了一声沈梦知的名字,作势要掐沈梦知的脖子。

    沈梦知一手打开佘氏的手,大声道,“所有人都亲眼目睹梦大夫人的好事儿,怎会是我含血喷人?难道,是我逼着梦大夫人只着的单衣?难道是我逼着梦大夫人夜会男子被人撞个正着?我不过是误打误撞,坏了梦大夫人的事,梦大夫人大人有大量,何苦与我一般见识?”

    佘氏死死咬住下唇,直咬得鲜血淋漓了还不愿松开。

    问道,“你害我?”

    沈梦知听得笑了,笑得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她附在佘氏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给佘氏听,“是啊,我害你又如何,我便是害你了你又能如何!你不妨睁开眼睛看看,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看一看这偌大的上京城中,有谁会听你一句辩驳!”

    这是佘氏说给她的话,如今,她全部都赏还给佘氏了。

    佘氏痛苦吗,绝望吗,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吗?

    这就受不住了,这就恨到极致了?

    可,这算得了什么!

    她,她可是经受了数年流言,忍受了万千唾骂,一忍再忍,忍成了人人都可以踩上一脚的烂泥!

    她都隐忍到了那样的地步,她不过是想偏安一隅,在这纷杂人世中有个落脚之地,栖身之所!

    佘氏都不愿给她。

    不仅不愿给她,还要毁了她。

    临死都不放过她,到死都不肯放过她,她,如何能软得下心肠?为何不赶尽杀绝?

    沈梦知转过身子,对着台阶下神色莫名的众人说,“义国公府满门忠烈,皆是为国为民的豪杰!国公爷去世得早,梦大夫人独守空床十数年,难免寂寞,找个人作为消遣,实属情理之中的事情,诸位何不当作不知情,才不会惊扰国公爷的在天之灵?”

    有人不愿意了,“国公府皆是英豪,怎能被一介女流污了名声!像这样一把年纪还恬不知耻的淫荡妇人,就该杀之而后快,以慰国公爷的在天之灵!”

    “不,不是的,我没有!”佘氏竭力解释。

    可是那么多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她的解释。

    众人的目光,鄙夷,不屑,痛恨,每一种都足够将她凌迟!

    没有人信她,没有人信她,想她堂堂义国公府的大夫人,竟然没有人信她!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佘氏嘶吼着冲出房间,手指指着众人,“你们听到没有,我说了我没有!”

    沈梦知咳嗽一声,附和,“梦大夫人说了没有,那便是没有。你们面前的不是旁人,这是义国公府的大夫人,是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这不是寻常妇人,你们难道还能够用对待寻常妇人的方法去对待她吗?”

    “这样的老妇,人人得而诛之!”有女子高声道,“不能为国公爷守节,不能为国公府守节,这样的老妇,应当浸猪笼!”

    “浸猪笼!”

    “浸猪笼!”

    “浸猪笼!”

    周遭一片附和声,声音振聋发聩,比起曾经长淮河畔逼死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梦知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同梦大夫人曾有渊源,又是待字闺中的女子,实在不宜插上这么一杠子。天已经黑了,我要回府去了。奉劝诸位一句,梦大夫人始终是梦大夫人,诰命在身,实在不好得罪,要不然,诸位也回去吧,待睡一觉起来,事情忘了,便也过了。”

    “此等黄毛丫头让开!”一男子冲上前,一把将沈梦知推开。

    李嬷嬷和静女忙上前将人搀扶稳当。

    沈梦知牵着两人的手,将两人带了往角落处走。

    方才那男子还在慷慨的说道,“佘氏此举,该当天谴,便是国公府的大夫人又如何,该当浸猪笼还是要浸猪笼!若有义士,随我一道惩处了这老妇,若无义士,我一个人拎了她走!死又如何,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生而为人,莫当了缩头的乌龟!”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响应。

    “算我一个!”

    “这儿还有一个!”

    “我也来!”

    “这个老妇不除,上京永无宁日!”

    “走,将她带了浸猪笼!”

    ……

    男人伸手抓住佘氏的衣襟,佘氏手脚并用的反抗,指甲尖厉,划破了男人的手背,男人二话不说,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

    接着,无数双手伸向佘氏,拽头发的拽头发,拽衣裳的拽衣裳,头发被拽掉了,衣裳被拽坏了。

    佘氏大喊,“住手,都给我住手!我是义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我是梦家的大夫人,你们敢这样对我,我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你们五马分尸,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佘氏的气势再足,也架不过众人连成一心。

    上前来阻止的梦家下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何况佘氏一个妇孺?

    佘氏被众人架着出去,犹如拖死猪一般,毫无尊严。透过人群缝隙,能看到佘氏的中衣被扯成碎片,有好色之徒,趁着人多,在那几乎裸露的身体上胡乱的摸。

    佘氏时而惊叫,时而惨叫,时而求饶,但所有声音都被唾弃声掩盖了。

    “夜会男人的荡妇!”有人往佘氏身上吐了一口唾沫。

    有了第一人,便有第二人,第三人……

    沈梦知安静的看着,随着人群一块儿出去义国公府,看着佘氏被拎着渐渐远去。

    听着佘氏的声音逐渐远了,没了。

    静女心惊道,“姑娘,这事儿闹得这么大,义国公府万一追究……”

    沈梦知摇头,出了这样丢人现眼的事,义国公府不会追究,就算追究,她劝也劝了,总不会怪在她身上。

    佘氏已了,该是回府管管其他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