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十八章 卿卿
    静女伸手拽了拽沈梦知的袖子,想让沈梦知答应。

    要知道,青颜虽然常年在上京城中打转,是个只认银子不认人的主儿,却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有的人,哪怕带了银子,八抬大轿去请他,他说不去就不去,说不治就不治。

    主动提出给人医治,还自降身价,只收一半银两,这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绝无仅有的区别对待。

    这么好的事儿,一定要答应啊。

    沈梦知脸上的疤痕,上京城的大夫都束手无策,也只有这位曾经如何都请不动的青颜神仙没试过了。

    沈梦知却说,“神医贵人事多,我不敢劳烦。”

    青颜诧异的挑了挑眉,几步走到了沈梦知跟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糯米牙,“沈姑娘,你没有银子便说没有银子,别说得在为我着想一样。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只要你有银子,我就会很闲,不仅可以为你治病,就是要我陪着你看山看水,谈天吃茶,我也绝无二话。”

    梦江南尴尬的咳嗽一声,“青颜,回去了记得吃药。”

    青颜嘿嘿的笑,冲沈梦知一挑眉,“沈姑娘,意下如何?”

    沈梦知扯了扯嘴角,同青颜四目相对,说,“神医说得很对,我真是缺银子。而且,我这人最是奇怪,不但身无分文,还一毛不拔,既不喜欢看山看水,也不喜欢谈天吃茶。”

    一说到底,完全否定了青颜的提议。

    青颜被拒绝得彻底,也只是扯着嘴角笑。

    梦江南摇摇头,跟沈梦知告辞。

    青颜什么话没说,跟着梦江南一块儿打道回府了。

    看两人的背影,莫不是身姿挺拔,孤傲卓绝,都不是寻常人,和这样的人来往多了,迟早是与虎谋皮,真不知道是谁算计谁。

    “姑娘。”静女扯扯沈梦知的衣袖,神情失落,“真的不让青颜神医给你诊治吗?”

    沈梦知摸摸静女的脸蛋儿,正色道,“是的,真的不让他给我诊治。静女,我告诉你,你家姑娘准备学医,凭你家姑娘的聪明才智,有朝一日,定能够将自己脸上的伤疤除掉,咱谁也不靠,就靠自己。”

    “真的?”静女问,问的同时,自己先信了,一个劲儿的夸沈梦知聪明,说沈梦知一定可以治好自己。

    沈梦知只是笑。

    她说的,不过是句玩笑话罢了。

    医,不是人人都能学的,神医,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她有自知之明,她没有学医的天赋。

    只不过,有一句话她没有作假,她是真的没有银子,她手中的那些,必然要留着给父兄张罗捐官的事宜,无论如何都出不起青颜问诊的天价。

    青颜么,也是真的不要招惹为好。

    两人一直等,等到正午时候,还不见沈云献和沈君知踪影。

    静女想着沈梦知连早饭都没吃,怕沈梦知饿坏身子,再三的劝,沈梦知实在经受不住静女的软磨硬泡,只好先回去沈府。

    刚用过午饭,静女便回来禀报,沈君知回来了。

    沈梦知匆忙迎出去,就看见沈君知步伐匆匆的从院外走进来。

    穿一件碧绿色长袍,衬得腰身纤瘦,头发用一支木簪束着。

    那木簪还是几年前他生辰,她来不及准备礼物,顺手在集市上买的。

    从前他待她如宝,她待他诸多敷衍,隔了一世,他们终是见面了。

    “阿兄。”沈梦知喊,言语中难掩酸楚。

    出门时,沈君知肤色白净,长身玉立,也是上京城出了名的翩翩公子。

    如今归来,风尘仆仆,早已不复从前细嫩,黑了,瘦了,一贯清爽的脸上沾染了风霜,哪里像是未及弱冠的人?

    “哭什么?”沈君知三两步走上前,伸手抹了沈梦知夺眶而出的金豆子,本是笑着的,但看清楚沈梦知满脸的泪痕,笑容尽数收敛。

    “卿卿,我的卿卿。”

    沈君知喊着,一把将沈梦知扣进怀里,双手死死搂着那不足一握的腰肢,像是抱着世间的至宝,生怕被别人夺了去。

    沈君知从前喊沈梦知小妹,后来,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喜欢喊沈梦知卿卿,直到如今,这称呼都没有变过。

    沈梦知从前不觉得,此刻听了这熟悉又亲昵的声音,忍不住流泪。

    从前隔着千山,隔着万水,终于,在相隔一世之后,又见面了。这失而复得的亲情,怎能不让她喜极而泣?

    “阿兄!”沈梦知喊一声沈君知,问,“就你一人回来吗?父亲呢?”

    沈君知不回答沈梦知的问题,松开沈梦知后,急匆匆的问,“卿卿,我听人说你去梦家退亲了?是怎么回事?”

    沈梦知说,“我觉得这门亲事不合适。”

    “才不是!”静女从台阶上走下来,尚未细数佘氏的罪行,已然哭出了声,“公子,您不知道姑娘受了多大的委屈!”

    有了静女的这句话,沈君知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况且,事情闹得这么大,想要瞒过谁也是不可能的,沈梦知便挑了三两件重要的事情说给沈君知听。

    沈君知听到佘氏让人假扮道姑进去沈梦知的闺房,已然气得红了眼,咒骂道,“这个虚伪的老妇,竟然藏了这样的祸心,我定不饶了她!”

    说着,抄起一边的木棍就要去找佘氏讨要说法。

    沈梦知拦也拦不住。

    “卿卿,你是我们沈家的宝,我们将你捧在手心……绝不能让人如此践踏!”沈君知说,“你且在家中等着,我去义国公府给你讨要说法,佘氏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第一个不会放过她!”

    沈梦知拦不住,连着静女也拦不住。

    静女忙说,“公子,您找不到她的。”

    沈君知冷笑,“她骗了我们这么多年,害得卿卿吃了那么多苦头,早知道这样,我豁出这条命也要退了这门亲事!她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将佘氏那老妇找出来!”

    “阿兄。”沈梦知看着沈君知,唇边荡漾开一抹分不清释然还是残忍的笑,说,“她已经死了。”

    沈君知所有的情绪都变为错愕,他不敢置信的问,“卿卿,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