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二十一章 登门
    青颜的医馆开在上京城最富庶的地方,往来的,尽是上京城的达官贵族。

    沈梦知却想不通,好好的一家医馆,叫什么名字不好,非要叫墨香坊,听上去,不像医馆,倒像是卖香料的。

    两人方走进墨香坊,一股香味儿扑面而来,隐隐的,又带了药香。

    那香味儿初时觉得很浓,待仔细去闻,又觉得很淡,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花香还是药香,只觉得闻过之后,浑身都很舒畅。

    沈梦知下意识的去寻找那香味儿的出处,却见四周都是香木制作的木柜,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药材,各种味道交织在一块儿,根本无法察觉香味儿究竟从哪里出来。

    她的目光在房中逡巡,入目的尽是些上了色的高大木柜,相同的高度,相同的大小,连摆放的位置都规规矩矩,分毫不错,许是木柜影响了视线,整间屋子都是逼人的压迫感。

    柜子的最里面是楼梯,斜斜的,窄窄的,旋转着通往楼上,看上去很另类,却跟整间屋子的布置相呼应。

    沈梦知的第一个感觉,这间屋子像极了它的主人,看似简单,实则诡异。

    正欲抬头往楼上看去,一抹身影便出现在了楼梯上,因隔得远,看不清楚长相,只能看到那一身玄色的衣衫,自带了冷意。

    “卿卿。”

    沈君知低低的唤了一声,将沈梦知护到身后。

    沈梦知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沈君知的紧张,说实话,从进来这间医馆开始,她也忍不住的紧张。

    总觉得暗处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的盯着她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带了帖子吗?”

    冷清的声音传入耳中,那个身着玄色衣衫的男子也走到了跟前。

    却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子,长相俊秀,身子欣长,一双湖蓝色的眸子,格外的亮,有写超乎这个年纪的沉稳。

    这应当就是常年跟在青颜身边的后雨了吧。

    据说,青颜性情懈怠,又自在惯了,最是不喜欢束缚,医馆的所有事情都是交给后雨打理的。

    这些事情里面,也包括了拜访。

    拜访也有规矩,不管是谁,都要提前一个月呈上拜访的帖子,青颜若答应见面,就会回一个帖子,并在帖子上写明时间,到了帖子上所写的时间,便拿着青颜的回帖来医馆找人。

    没有帖子的人,一律不见。

    后雨也说,“没有帖子,不见。”

    冷清的面庞上,当真没有丁点儿的情绪,甚至还写了滚出去三个字。

    沈梦知一点儿也不着急,撒谎道,“我同神医约好了。”

    后雨似是嗤笑了一声,无情的拆穿沈梦知,“公子从来不约人。”

    “真的,他约我来的。”沈梦知面色不改的继续胡说,“他说了,他要赠我半块香。”

    沈梦知想,既然这医馆中充斥着香味,说不准青颜是个爱香之人,她提及香,成功的机会会大一些。

    果然,后雨的脸上闪过诧异,虽是一闪而过,但在那张没有情绪的脸上,足够惊奇。

    思忖片刻,后雨错开身子,指着楼梯道,“上去吧。”

    沈君知迈步要跟上,被后雨拦下,便依葫芦画瓢,照着沈梦知的说辞说,“他一并约了我。”

    后雨挑眉问,“说赠你几块香?”

    沈君知尚未回答,后雨便开口,“撒谎,我家公子从不约男人!”

    “你怎知道?”

    “我便是知道!”

    走到楼梯口的沈梦知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竟觉得莫名好笑,着实不明白他们怎么可以将如此好笑的问题说得一本正经,但她强忍了笑意。

    对沈君知说,“阿兄,你在此等我,放心,不会有事。”

    说完,她迈上楼梯。

    楼梯远比她以为的还要难走,稍不注意就会摔下去,她只能拎着裙边,一步一步,无比认真的往上走。

    待走到楼上,才发现楼上与楼下是截然不同的天地。

    那么丁点的地方,一应俱全,有床,有软榻,有桌子椅子,有花架摆设,正中还放了两张金丝楠木的小杌。

    一张上面放着白玉棋盘,棋盘上是未下完的棋局。

    一张上面当着煮茶的器具,火炉烧着,将炉子上边的茶水烧得翻滚起来。

    沈梦知的目光,很快被角落的那个书架吸引过去,吸引她的不是上面整整齐齐堆放着的书本,而是中间一层放着的香炉。

    她有预感,之前那阵香味儿就是从这个香炉里散出去的。

    她走过去,将香炉拿在手里,细细的闻了闻,确定了,之前闻到的,就是这个香味儿。

    “来偷香的?”

    揶揄的声音就在背后,连呼吸声都近在咫尺。

    沈梦知惊呼一声,将手中的香炉扔了出去。

    香炉盖子被摔开,香灰洒了一地。

    背后的人啧啧两声,语气依旧揶揄,“怎么办,送你的半块香没了。”

    沈梦知尴尬的抿了抿唇,转过身来行礼,“抱歉,弄洒了您的香。”

    对方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说,“沈姑娘请坐。”

    沈梦知抬头,一眼看到了端端正正坐在小杌边的青颜,发丝披散,只着了中衣,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正煞有介事的煮茶。

    青颜兀自笑了起来,“我忘了同姑娘有约,否则,怎敢如此面目出现在姑娘跟前?姑娘来得意外,我又不敢怠慢,有失礼之处,还要莫怪。”

    青颜的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却满是嘲讽。

    左不过是笑话沈梦知昨日刚刚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的好意,今日就登门了。

    沈梦知也知道青颜的意思,她走到青颜面前,恭恭敬敬的给青颜行了一礼,道,“昨日冒犯,望神医不要放在心上,小女在此给神医赔礼道歉。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还请神医为家父治病。”

    青颜专心煮茶,头也不抬的回答,“近来神思倦怠,需腾出时间来修养身子,沈姑娘的请求,怕是爱莫能助。”

    沈梦知再是一拜,口齿清晰道,“只要能救得父亲,神医要多少银两,我定不会少给分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