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团宠后她暴富〕〔我的女友是偶像〕〔百转千回挚爱你〕〔重生筑梦时代〕〔等我甜甜的恋爱〕〔圣世巫医〕〔网游之王者再战〕〔天启王座〕〔这个光头很危险〕〔武神世界的修真者〕〔极暴拳君〕〔我在玄幻无限加点〕〔魂修玄皇〕〔蒸汽朋克下的神秘〕〔灵巫浴月传〕〔三流保险组训的法〕〔我的万界刺客系统〕〔恶食之门〕〔我是万古主宰〕〔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二十六章 掉簪
    “贱人!”

    梦合南沉着脸大喝一声,手掌就冲着沈梦知的脸颊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沈梦知抬手,手中银光一闪,梦合南便哀嚎一声往后退去,手上鲜血喷涌,滴滴答答往下坠落。

    “这东西挺管用。”沈梦知冲梦合南一扬手,笑着补充,“我特意准备的,专治各种巴掌,梦大公子若是不服,大可换只手试试。”

    手中握着的,是一把只有拇指大小的短刀,短刀锃亮,看上去就知削铁如泥。

    此刻,刀尖上还残留着殷殷血迹。

    梦合南受了伤,巧姨娘也顾不上哭,慌忙掏出手帕去给梦合南止血,只是手还没碰到梦合南,就被梦合南一把推开了。

    梦合南一把将巧姨娘推到边上,恶狠狠的看着沈梦知道,“沈梦知,你居然敢!”

    那狠劲儿,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将沈梦知的脖子扭断。

    沈梦知发自内心的只觉得好笑。

    她对他动手了,毫不犹豫就将他的手掌心划拉出一道血口子了,这样的干脆,这样的不留余地,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莫非,真的要她取了他的命,他才相信她是真的敢吗?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梦合南同佘氏一样,高贵惯了,自以为是惯了,死到临头了,还傻乎乎的以为别人忌惮着他们,不敢对他们动手。

    “沈梦知,你给我记着!”梦合南受伤的那只手垂在一侧,另一只手高高抬起,隔空指着沈梦知的脑袋,发泄一般狠厉的说,“就算你跪在我脚边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

    “多谢你的不放过。”沈梦知看着梦合南血流不止的手掌,抿着唇直笑,“只希望你的傲骨能一直存着,别轮到你跪在我脚边求饶,届时,我可不会心慈手软。”

    要说沈梦知对佘氏和梦合南,当真是不同的感觉。

    对于佘氏,她是主动设局,让佘氏一步步的往里钻,直到困死其中。她享受的是佘氏的惊讶,佘氏的惶恐,佘氏的明白得太晚,无力回天!

    对于梦合南,她更喜欢什么也不做,让梦合南来主导整个棋盘,她只想让梦合南出招,然后,她只管见招拆招,将梦合南所有的算计都攻破。

    她要赢!

    她要用过程来告诉梦合南,他以为自己胸中有丘壑,眼里望泰山,其实,也不过如此。

    她要一点一点,磨了梦合南的锐气,一点一点,让梦合南受不住刺激,彻底崩溃!

    莫说是梦合南主动招惹了她,就算梦合南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放过梦合南!

    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应当不会再有第二个恶心变态如梦合南的人!

    嫌弃她丑,不愿意同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她忍了。

    将她撵去最偏僻的院落,不准人伺候,她忍了。

    可梦合南,经不住他那帮狐朋狗友的撺掇,居然想让她伺候他们用以玩乐!

    若不是她拼死反抗,若不是她将刀子架在梦合南的脖子要挟,她连最后一分尊严都没有!

    她是他的妻子,是他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迎进梦家大门的,他却将她看做猪,看做狗,从未将她当做人来看待。

    哪怕一天,一天都没有!

    他笑她蠢钝如猪,卑微如狗,她会睁大眼睛看着,看着梦合南失势,看着梦合南落魄,看着梦合南那些所谓的过命的兄弟是怎样的冷眼旁观,同梦合南撇清关系!

    沈梦知越往后想,笑容越是灿烂,她轻声道,“梦大公子,长淮河水凉,上京风也大,出门时别只顾着眼前,还是要注意脚下。”

    说完要说的话,沈梦知看一眼李嬷嬷,两人一同迈步出去鹭水亭。

    刚走下台阶,就听梦合南说,“沈梦知,如此目中无人,你要后悔的!”

    沈梦知回头看着梦合南,毫不意外的捕捉到了梦合南嘴角噙着的冷笑。

    她知道梦合南恨她,也知道梦合南要算计她,她却等着,一点儿都不畏惧的等着。

    不殊死一搏,谁知道鹿死谁手?

    至于梦合南说的目中无人,那更是可笑。

    “我从来不是目中无人的人,若我眼中没有你,只有一个原因。”沈梦知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等到梦合南看向了她,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她才往下说,“只是因为,你,不是人。”

    “沈梦知!”

    毫不意外,入耳的又是梦合南忍无可忍的一声怒吼。

    沈梦知笑着转身,心情大好的走了。

    走出去百十来步,李嬷嬷终于小声的问,“姑娘,不等神医了吗?”

    沈梦知本来打算一定要在鹭水亭里等到青颜的。

    可梦合南和巧姨娘待在鹭水亭中,她若不走,便只能听两人絮絮叨叨说些废话。刺激两人不假,但也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她不想花费那么多时间与精力在浪费口舌上。

    通往鹭水亭的只有这一条路,她随便找个地方等着,不怕等不到青颜。

    毕竟,青颜只是想为难她而已,又不是非得去了鹭水亭才肯给她余下的半块香。

    青颜虽胡闹,却也不至于失信于人。

    但,青颜迟了,迟了近半个时辰。

    而且,青颜连面都没露,只是让后雨将半块香送了去。

    后雨也只是说,青颜去义国公府找梦江南去了,旁的,一句也没有。

    沈梦知是不在意的,她的目的达到了,与青颜钱货两清,她才不管青颜去了哪儿,找了谁,那和她没有一点点的关系。

    拿到剩下的半块香,沈梦知高高兴兴的回去了,等回到沈府大门口,正要迈步踏上石阶,她的脚步猛地顿住了。

    “嬷嬷。”一只手往头上摸去,一边回过头问李嬷嬷,“我的簪子呢?”

    金簪是李嬷嬷看着小巧别致,亲自为沈梦知别上的,用以装饰,并非用来绾发,又是别在发髻一侧,即便掉了也很难察觉。

    李嬷嬷一看,确定掉了,掉在哪儿的,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嬷嬷道,“姑娘,老奴这便原路返回去找。”

    说着,转身要沿着大道往回走。

    沈梦知放下手,反而淡然了,“不必了,我知道簪子在哪儿。”

    “莫非……”李嬷嬷问,“是掉在鹭水亭了?”

    簪子是在鹭水亭,却不是掉在鹭水亭,而是有人故意拿去的。

    巧姨娘同她纠缠,应该是早就想好了,要借着纠缠的时候,将她的簪子取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