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门狂婿(唐〕〔娱乐圈最强替补〕〔道身变〕〔每秒都在升级〕〔蝗虫人〕〔我的度假村〕〔一九八一年〕〔圣帝归途〕〔无敌神医闯花都〕〔勇者大魔王〕〔香江制造〕〔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在地球当武神〕〔绝世神皇〕〔东京次元穿越者〕〔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总裁表示:夫人够〕〔诸天辟邪〕〔三国未来道路〕〔是篮球之神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二十八章 话多
    青颜像是早就料到沈梦知会看他一样,沈梦知的目光刚过去,他就开口,“今日,我是约了沈姑娘来鹭水亭拿香,后来江兄让我去找他喝茶,我便去了,等想起来,急忙让后雨来送香,还是晚了半个时辰……好巧不巧,人就是在这半个时辰里死的,这事儿闹得,也不知道该将嫌疑放到谁的身上,难说,真是难说。”

    “青颜!”梦江南的语气很是正经,正经当中又带着深深的无奈,他扭头看着青颜,语带叹息,“人命关天,不可儿戏。”

    青颜登时两手一摊,“我可没有儿戏,我是好好说的。人死的这段时间,我俩一直待一块儿的,你可以作证,后雨么,他什么时间出来的,什么时候回去的,在长淮河滞留多久,总有路人看见了,找人问问就能洗清嫌疑了。话说回来,我与巧姨娘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杀她做什么。”

    青颜的话,不仅将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撇清了,还毫不留情的将矛头指向了沈梦知。

    所有人都知道,沈梦知同佘氏不对付,佘氏的死多多少少同沈梦知脱不了干系,而巧姨娘同佘氏又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这是往日有怨。

    有人可以证明,巧姨娘和沈梦知在鹭水亭里争执。

    这是近日有仇。

    既有杀人的动机,又有杀人的证据,说不是沈梦知所为,谁信?

    梦合南冷笑,“沈梦知,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毒妇。”

    沈梦知用同样的语气神态回以一笑,“我也没看出来,梦大公子能有这样的手段。只是,梦大公子当时也在鹭水亭中,难道会任由我将巧姨娘杀死?”

    梦合南不承认他在鹭水亭,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巧姨娘一个人出了门,我放心不下,随后赶了过来。我以为巧姨娘是想不开,便去了长淮河边,后来听人喊死人了,我也不以为是巧姨娘,但过来一看,不是巧姨娘又是谁……沈梦知,也只是我不在,我若是在,怎会让你将巧姨娘杀死。”

    “你若不在鹭水亭,难道是我跑去国公府将你的手割破的?”

    沈梦知幽幽看着梦合南包扎过的手,有伤口为证,梦合南总不能再狡辩。

    梦合南却是一把将手上用于包扎的布条扯了,布条之下,血肉模糊,连本来面目都看不出来,何况是一条伤口。

    连这都算计好了,真是滴水不漏……

    “这就更不好说了。”青颜两手一拍,幸灾乐祸的开口,“看来,老天爷都不帮着沈姑娘。沈姑娘啊,你真倒霉。”

    “青颜!”梦江南再一次无奈的开口,朝青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青颜点头,默默闭上了嘴。

    “即便梦大公子将手上的伤口毁了,我照样可以证明梦大公子就在鹭水亭中。”沈梦知说。

    “怎么?”梦合南看向沈梦知背后站着的李嬷嬷,“用自己的人当证人,难道不可笑?”

    “我说的话可笑,梦大公子倒是也找出人证,证明你不在这鹭水亭啊。”沈梦知看着梦合南,两只眼睛都带着笑意,“你说你去了长淮河边,有谁看见了?”

    “无人。”

    “那你说的还不就是你的片面之词,我的话不可信,你的就可信了?”

    “那你除了你们主仆,还有证人证明我在鹭水亭中吗?”

    梦合南是吃准了事出突然,沈梦知毫无防备,绝对找不出人来证明他当时就在鹭水亭中。

    果然,沈梦知摇头,“没有证人。”

    梦合南一下子就乐了,只是笑容还未来得及绽开,就听沈梦知不疾不徐的说,“可是我有证据啊。”

    可是,我有证据啊。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梦合南脑子里面直接炸开了花。

    他很想不相信沈梦知说的话,可是自从他回上京城以来,听到的莫不是沈梦知的事迹,沈梦知不仅出手快,而且行事狠,最最关键的是,沈梦知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然会将对手逼上死路。

    看看沈梦知对待她母亲时候用的那些招数,让人不得不防。

    梦合南心里有些忌惮沈梦知,又怕沈梦知只是逼他上当,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个时候,刚闭上嘴的青颜又开口了。

    “沈姑娘居然有证据,那是该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霍地站起身子,大步流星就朝着沈梦知走去,那着急的样儿,像是等不及要看到证据。

    沈梦知抿了抿唇,问一边的梦江南,“梦寺正,神医是以何种身份出现在命案现场?若是有嫌疑之人,为何我们站着,他坐着?若是衙卫,他的官袍在哪儿?饶是梦寺正最为亲近之人,规矩在先,也不该有如此待遇吧?”

    最为亲近之人,本来便暧昧,放在两个男子之间来说,更是令人想入非非。

    梦江南被问得面色通红,幸亏是夜晚,否则指不定怎么尴尬。

    青颜不悦的皱皱眉头,走上前去,一只手搭上梦江南的肩膀,递给沈梦知一个挑衅的眼神,“我就是随着我朋友来凑凑热闹不可以?”

    “命案之地,容不得外人涉足,神医既然没有立场,就没有资格在这儿待着。”沈梦知指着亭子外边,“凑热闹的话,出去外边站着,你话实在太多。”

    青颜被噎了一噎,愣愣的看着沈梦知,气愤的发现,他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

    话多,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普天之下,敢说他话多的人,沈梦知绝对是第一个……

    见青颜吃瘪,在场的衙卫都忍不住动了动嘴角。

    梦江南也伸手,将青颜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扯下,道,“出去吧。”

    青颜气瞪沈梦知一眼,呼呼的出去亭子,径直走了,都不带回头。

    沈梦知没心思关心青颜如何,她转过身,从李嬷嬷手里接过一个半指高的竹筒,对着梦合南道,“梦大公子,先说好,愿赌服输,我将证据摆出来了,你可别赖账。”

    梦合南嗤笑一声,没说话,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沈梦知手里的竹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镖道〕〔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我和NPC一起逃生〕〔未来美食商〕〔超文明梦境仪〕〔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