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至尊〕〔我能打造神器〕〔穿越之神医苏清韵〕〔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男神偏偏喜欢我〕〔法医王妃之邪佞王〕〔掌家商女不愁嫁〕〔凤狼斗〕〔异世的逆袭〕〔魂师神途〕〔令人震惊就变强〕〔四海天冥〕〔纨绔圣尊〕〔战狂升级系统〕〔元尊〕〔开局拥有百亿年修〕〔逆刺绝〕〔武道帝墟〕〔逐世启示录〕〔我能看到准确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三十章 赌注
    “大胆!”一衙卫上前,劈掌打开梦合南不断在梦江南面前指画的手,道,“此乃六品寺正,国之栋梁,岂容你亵渎,说话给我客气些!”

    梦合南何时受过这样的气,气呼呼的瞪一眼那衙卫,与那衙卫对着干一般,又将手指向梦江南,“这是我梦家人,我指着又如何了?”

    衙卫二话不说,哗的抽出所佩长剑。

    只见刀光一闪,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杀气。

    梦合南的气势没了,纵使心中有万千的不服,也一个字不敢说。

    沈梦知暗笑梦合南蠢。

    平日里欺负梦江南,梦江南大度,不与他计较也就算了,当着这么多百姓,这么多下属的面,竟然还敢大言不惭,将所有的气都撒到梦江南身上,不是自讨苦吃么。

    梦江南做官有才能,做人有分寸,岂能受他一辈子的欺负?

    不想着讨好梦江南,求个安身立命之所,还各种自以为是,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但凡有梦江南一半的心境,不,哪怕是十分之一,梦合南也不会活到如此无用的地步!

    看看梦江南,到了这样的时候了,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伸手拨开了衙卫锃亮的长剑,只是对着梦合南说,“此事不是沈姑娘所为。”

    “怎么?就一个竹筒就能证明她不是凶手?”

    梦合南有更难听的话要说,看看梦江南旁边虎视眈眈的衙卫,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但神情依旧透露着,他不服。

    梦江南看看梦合南,指着地上的巧姨娘,道,“巧姨娘高大魁梧,沈姑娘纤瘦,若两人争执打斗,沈姑娘必然不占上风。”

    梦合南呵了一声,“左一个沈姑娘右一个沈姑娘……沈姑娘身娇体柔,可她旁边还站了个李嬷嬷呢,两人一齐出手,难道还没有胜算?”

    梦江南将目光移到梦合南在脸上,看清楚梦合南脸上的咄咄相逼,眸子里闪过失望,只是一闪而过。

    除却时刻注意着梦江南的沈梦知,应当没有人发觉。

    梦江南说,“仵作之前就验了一次,巧姨娘身上并无其他伤痕,她们三人若是争执,岂会一点儿痕迹没有?且看巧姨娘,衣衫整齐,发丝整齐,可曾有一点儿与人搏斗过的痕迹?”

    梦合南更是不屑的呵了一声,“不是沈梦知,难道是我?”

    “我没有这样说。”梦江南指着巧姨娘紧握成拳头的手,“这是疼痛难忍时下意识的动作……簪子刺入血肉,必然痛彻心扉,她却没有挣扎的迹象,只能说明一点,她是自杀,因用力浅,并不致命,便改为趴在地上,想要借助地面的力量来使簪子没入。”

    “凭你的一番话,就想将这个命案不了了之?梦大人,您是堂堂大理寺寺正,国之栋梁,您便是这样断案的吗?”

    沈梦知发现,梦合南是真的不适合活着。

    梦江南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将巧姨娘的死说成是自杀,已经是将他从悬崖底下往上拉。

    梦江南是在救他,他却紧抓着梦江南不放,非要梦江南给他个说法。

    事情是他自己设计的,状子是他自己递上去的,事情如何,真相如何,他心里还没点儿数吗?

    他这么坚持,究竟还想干什么?

    梦合南笑了一声,说,“死的是我国公府的人,用的是沈府的簪子!我便问一句沈姑娘,这簪子是不是你的,巧姨娘死之前,你是不是同她起了争执?”

    “是。”沈梦知轻飘飘的回了句,“那又怎么样?”

    本就不是她所为,她坦坦荡荡,无所畏惧,即便入了大理寺,即便大理寺与刑部联手彻查,她尚且不怕。

    何况,难道仅凭一个簪子,就能治她的罪?

    上京城的律令,可没有松懈到如此地步。

    反倒是梦合南贼喊捉贼,好大的勇气,也不知道是仗着谁给他撑腰,那个人的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你我彼此心里不服,对大理寺给出的结果也不服,不如按照上京城的法子,豁出去赌一把如何?”梦合南问。

    沈梦知挑眉,“怎么个赌法?”

    “你登门退亲,城中议论纷纷,说是道姑有言,我命中带煞。你夜闯国公府,带头闹事,扰得我国公府鸡犬不灵,母亲丧命,也是同那道姑有关。既然那道姑这么重要,我们就以她作赌!”

    梦合南阴沉的脸上终于扬起自今天暮色以来的第一抹笑,那笑容势在必得,带着即将将她碾碎在脚底下的欢欣。

    说,“你便去找她,如果她愿意登上上京城城楼,说你沈梦知同巧姨娘的死无关,说你沈梦知双手干净,不曾染血,我便认了这结果,从此以后,见到你沈梦知,我低头绕道,绝无二话!”

    “若她不愿呢?”

    “听闻道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窥神,晓天机,若她不肯帮你,便是你说了谎,这杀人的罪过,如论如何你是逃不掉,那么,你就同我道歉,站在城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你散播谣言,承认事关我的那些措辞都是你故意而为,承认你借故害我母亲,然后,依从律令,以谋杀两人的罪名论处!”

    “这有何难?”沈梦知也笑了起来,“不过,既然是赌,那便公平一点。我输了,数罪并罚,难逃一死,你输了,却只是见了我绕道,这样的赌注,实在没眼看。”

    梦合南难得的硬气了一回,“你想如何?”

    “以命换命,方为公平。”沈梦知一手点了点额头,像是刚想到什么主意,“这样吧,我也不要那些为了挽留名声而说出来的弯弯绕绕的话,只有一个要求——若是道姑肯为我说话,就请梦大公子从上京城的城楼跳下,只要无人帮衬,只要梦大公子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不管是用轻功还是旁的,不论生死,我都不说二话。”

    上京城的城楼,高十丈,一跃而下,哪怕有再好的轻功,也是非死即伤。

    梦合南却是十分有底气的回答,“就此说定,明日午时,在城楼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