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三十六章 误会
    沈梦知不欲理睬青颜。

    青颜却是出其不意的伸出食指,戳了戳沈梦知的额头,一本正经的问,“沈姑娘这脑袋里是不是装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琢磨着怕是不怎么正经。”

    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青颜当着众人的面戳沈梦知的额头,算得上是有伤风化。

    若是被有心人看去,少不得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佳话”。

    沈梦知不由得皱眉,沈君知也紧握着拳头,只是两人尚未来得及动手,青颜已然抽回了手,在其余人惊愕的目光中,笑眯眯看着面色如霜的兄妹俩。

    说,“我不过是瞧着沈公子骨骼清奇,又身强体壮的,想要沈公子来我墨香坊做几天打杂的,就是劈点儿柴,熬点儿药,几天不能出去墨香坊的门,仅此而已。又不是要沈公子卖身与我……看给沈姑娘气得,脸都绿了,要说沈姑娘没有想一些有的没的,我第一个就不信。”

    沈梦知紧皱的眉头垮了,虽极力表现得淡定,却还是不自在的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尴尬是尴尬,但不得不承认,她心里确实是胡思乱想了一些。

    谁叫青颜将话说得那么暧昧不清,意思不明,从一开始就将她的想法带偏了?

    明国注重礼教是一回事,民风开化又是一回事。青楼酒肆间多得是淸倌儿作陪,男子喜欢男子,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阿兄又是出了名的美男子,未必不会遭人惦记……

    “看看!”青颜一手指着沈梦知,“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胡思乱……”

    沈梦知佯装无事,抬手挡了挡脸颊上的微红。

    沈君知往边上走一步,将沈梦知挡了个严实。

    沈梦知轻轻拽住沈君知的衣袖。

    青颜看着两人间的彼此维护,顿了顿,才慢悠悠将余下的一个想字说出口。

    沈君知马上问,“你想如何?”

    青颜看看沈君知那张明显不高兴,十分不想理睬他,又不得不面对着他的色彩纷呈的脸,笑着挑了挑眉毛。

    “不就是让你劈柴,煎药喽,具体的事宜,后雨会做安排,你听他的就是。从此刻开始呢,为期三日,你就待在墨香坊后院,一步也不准离……”

    劈柴,煎药,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能让沈梦知安然无恙,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沈君知都甘之如饴。

    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沈梦知。

    在这紧要关头,若是他不在,梦合南对沈梦知下手该当如何?

    狗急了还跳墙,梦合南那个伪君子,说不准会对沈梦知做出什么浑事来。

    沈梦知不过一介女流,身边又没有能护得周全的人,如何自保?

    父亲又卧病在床,终日浑浑噩噩……

    幸亏,幸亏还有个月牙儿!

    “月牙儿。”

    沈君知喊了月牙儿,是想叮嘱月牙儿好好守着沈梦知,绝对不能让沈梦知有丁点儿危险。

    奈何月牙儿的名字刚喊出口,话便被青颜截了去。

    “墨香坊后院全是房间,最不缺住处,多一个月牙儿也不碍事。”青颜对沈君知说。

    沈君知摇头,“我并非这个意思。”

    青颜不管沈君知,直接看着沈梦知问,“沈姑娘,墨香坊的后院不是人人都能进得的,想必你也没听说过有谁进来过我墨香坊后院,万一是龙潭虎穴,你阿兄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留个贴身之人,也好有个照应,你说是不是?”

    沈梦知点头,“还是神医考虑得周到。”

    “方才可没说要留月牙儿!”沈君知不满意道。

    若是月牙儿跟着他一道留在墨香坊,谁去保护他的卿卿?

    青颜拍拍沈君知的肩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说,“沈公子,令妹都说可以,你就乖乖听话,让令妹省点儿心吧。令妹想东想西,猜这猜那,也很累的。好了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后雨,带两位去后院。”

    “不行,我要先送卿卿回家。”沈君知坚决不走。

    青颜眯了眯眼睛,“怎地,我送沈姑娘回去,沈公子还不放心?沈公子是在怀疑我的武艺?要不要趁机比试比试?”

    沈君知想,不是武艺不武艺的问题,就是因为是青颜送,他才不放心。

    可以这样说,若是青颜送,他就更不放心了。

    谁知道青颜的肚子里装的是什么祸水!

    要说比试,比试就比试,谁怕谁!

    “阿兄,辛苦你了。”沈梦知扯扯沈君知的衣袖,适时开口,“不必担心父亲,我会照顾好的。”

    沈君知深深的望了沈梦知一眼,许久了才点头。

    好不容易下定得决心,在看到青颜的刹那再一次土崩瓦解。

    “你先将玉佩给卿卿。”沈君知说。

    青颜笑,“我还会赖了这玉佩不成?”

    好歹他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在上京城中,说一句话有那么重的分量,难道还会言而无信,非要留着这块玉佩不可?

    沈君知很是严肃的点头,“是的。”

    他宁可相信世上有gui,也绝对不相信青颜那张嘴。

    青颜的笑容一点一点从脸颊上消失,表情也逐渐变得不那么友善。

    好在是忍住了。

    一把将玉佩从腰带上扯下来,塞到了沈梦知的手里。

    扭头问沈君知,“可以了否?”

    沈君知没吭声,冲沈梦知叮嘱几句后,随后雨进去了后院,月牙儿也一并去了。

    沈梦知将玉佩收好,道,“多谢神医,我便先告辞了。”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你怎么回去?你要真的在半道中有了差池,你阿兄还不将我打死?走吧,我就当做好事,送你一程。”

    青颜两只手背在背后,朝着门口走去。

    沈梦知笑着道,“多谢神医好意,不过真的不用。阿兄在墨香坊。还请神医多加关照。天色已晚,神医还是早些歇着,我们便不打扰了。”

    沈梦知不是不识好歹,非要将自己放在危险的地方。

    只是,她和梦合南下了那么大的赌注,上京城的人都等着看她明天怎么收场,在这重要的当头,不会有人对她下手。

    至少,在明日午时之前,她性命无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