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来袭:国民女〕〔日久生情:悄悄爱〕〔异侦实录〕〔最强无敌战神〕〔誓欢〕〔重生似水青春〕〔追梦光影中的你〕〔先婚后爱:陆少漫〕〔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时光情书〕〔醉卧春庭看月华〕〔忽然继承了三千万〕〔这爱妃有毒〕〔恋上千亿星辰〕〔国色潋滟〕〔这是对你的爱〕〔寒门凤华〕〔四爷:娇妃会算命〕〔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遇见你我就想到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三十七章 相送
    沈梦知和李嬷嬷一道儿回去沈府,李嬷嬷手里拎着的,还是梦江南给的那个灯笼。

    灯笼微弱的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在黑夜里变得影影绰绰,将脚下的路衬托得模糊,也将夜色渲染得更为浓重。

    夜风拂过,将沈梦知的鬓边的一缕长发扬起,许久了才落下。

    夜,很静,静得有些可怕,连身后轻浅的脚步声都清晰可闻。

    李嬷嬷好几次往身后看去,看到始终跟在身后的人影,忍不住小声的提醒沈梦知,“姑娘,那人还跟着,跟了一路了,经过好几个巷口,始终不走。”

    沈梦知小声安抚,“不必紧张,是青颜。”

    她说不要青颜相送,青颜没有说什么。

    她和李嬷嬷出了墨香坊,青颜也没有说什么。

    但她从墨香坊出去,走出百十来步,青颜便从墨香坊出来,不紧不慢,一路尾随在她身后。

    一路上,不曾靠近,不曾出声,只是安安静静的跟着,没有逾越,始终保持着那百十来步的距离。

    这样的安静,不像是青颜的性格。

    话说回来,青颜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天底下,又有几人可以捉摸得透?

    阅人无数的李嬷嬷也说,“姑娘,神医像是好人,又不像好人。”

    是啊,好坏难分,虚假难辨,青颜便是这样的人。

    若说坏,哪个坏人能像青颜一样,即便满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还能从那张妖冶的脸上找寻到孩童才有的纯真?

    若说好,明知她身边只有一个能护着她的阿兄,为何还要同道姑联合起来,将阿兄困在墨香坊,三日不得出,让她身边无人可用?

    好也是他,坏也是他。

    还好,好与坏,都不是她想攀扯上的人。

    只当是青颜好玩,捉弄她一回罢了。

    希望至此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再无交集。

    到了沈府门口,沈梦知让李嬷嬷将灯笼送去给青颜,李嬷嬷疾步走过去,却是拎着灯笼回来了。

    说,“姑娘,神医说,这份人情,是他心甘情愿送的,姑娘愿意记着就记着,不愿意记着就当没有……不必用这一个灯笼去打发他……说,他若想要,这世间有的是人为他明灯火。”

    沈梦知回头,只看见斜倚在转角处院墙一侧的青颜,那恣意随便的模样,和城外道姑所差无几。见她回眸,身子不动,抬袖冲她挥了挥手。

    即便看不清青颜容颜,看不清青颜表情,沈梦知也知道,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里,定然带着玩味。

    她心里清楚,青颜感兴趣的不是她。

    只不过是好奇,丑陋如她,怎会有胆量堂而皇之去梦家退亲,被规矩束缚如她,又怎会有胆量对佘氏与梦合南出手。

    身处云端的人,总是好奇脚下的蝼蚁是如何过活。

    兴趣,仅是将人看做玩物的兴趣而已。

    沈梦知只看了一眼,便转身进去大门。

    李嬷嬷拎着灯笼紧随其后。

    回去卿卿小院,沈梦知沐浴更衣后,将玉佩交到李嬷嬷手里,吩咐李嬷嬷明日一早,待城门开了就将玉佩拿去给道姑。

    还叮嘱,“以防万一,将府中年轻力壮的男子都喊了同你一路,有人阻拦,不必留情。”

    李嬷嬷接了玉佩,只觉得玉佩有千斤重。

    “姑娘信得过老奴,将玉佩交到老奴手中,老奴自是不负所托,哪怕豁出这条命也要将玉佩亲手交到道姑手中。只是……”

    李嬷嬷犹豫,“这玉佩固然重要,但姑娘的安危岂能不重要?若是身边无人,姑娘未必周全……并非老奴扫兴,那位道姑也是出了名的不好对付,若她只是随口一说,临了又不愿出面,姑娘又当如何?距离午时,还有好几个时辰,姑娘不若另做了打算,以备不时之需。”

    沈梦知脸上挂着柔柔的笑容,“嬷嬷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我留在府中,也是想安排此事。虽然没用,但做了打算,总比没有打算得好,再怎么说,我心中踏实。”

    李嬷嬷一怔,“姑娘竟对道姑深信不疑?”

    沈梦知一笑置之,不说是与不是。

    其实,她相信的不是道姑,是青颜。

    道姑是青颜的好友,只要青颜的一句话,必然会卖青颜这个面子。

    青颜虽然处处为难她,在鹭水亭中也处处帮着梦合南说话,但她直觉,青颜很讨厌梦合南,到了憎恶的地步。

    城门外与梦合南偶遇的那一天,青颜看向梦合南的眸子,分明带了杀机。

    青颜,恨不得梦合南去死。

    她却总也想不明白,青颜为何憎恶梦合南?

    梦合南那人,欺软怕硬,知道青颜厉害,必是不敢招惹青颜,青颜也没有理由对一个不起眼的梦合南心生杀意。

    两人之间的关联,只有一个梦江南。

    也许,青颜是看不惯梦合南对梦江南的所作所为,认为自己的好朋友受了欺负,想要代梦江南出手,除却这个祸害?

    沈梦知直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梦江南官拜寺正,有自己的原则与手段,若是看不惯梦合南,不必青颜帮衬,他自己出手便能让梦合南毫无还手之力。

    同梦合南的好好坏坏,也是他们兄弟俩的事情,用不着青颜出手。

    可是,除了梦江南,两人之间还会有什么过不去的恩怨?

    两人所处的圈子尚且不同,同两人有交集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姑娘……姑娘?”

    李嬷嬷喊了沈梦知两声,沈梦知都没有应答。

    见沈梦知坐在椅子上,想事情想得出神,李嬷嬷没有再出声打扰,拿好玉佩,轻手轻脚的出去房间,顺带关上了房门。

    李嬷嬷自是不知道,房门合上的那一瞬,沈梦知的目光便落在了紧闭的房门上。

    沈梦知让李嬷嬷亲自去送玉佩,也是存了另一个目的。

    李嬷嬷,表现得再怎么真诚,再怎么能干,毕竟不是她身边的人。

    她将玉佩交给李嬷嬷,也是想试一试李嬷嬷究竟有几分的真心。

    明知玉佩事关她生死,若李嬷嬷好好生生办事,从今以后,她必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将李嬷嬷当做心腹。

    若李嬷嬷有别的打算,那么,她也不会珍惜这么一颗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