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望先锋一点也不〕〔我以为你不会爱我〕〔我家娘子甜又暖〕〔这爱妃有毒〕〔天命神符师:君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剑破拂晓〕〔都市无敌神医〕〔我有祖宗十八代〕〔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狂婿〕〔近卫狂兵(唐欢韩〕〔人生阅读器〕〔银鸦之主〕〔自然秘语〕〔龙都天骄〕〔一世魔尊〕〔乔千柠君寒澈〕〔邪帝枭宠之神医狂〕〔我不想酿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三十九章 狗急
    “沈梦知,我要杀了你!”梦合南疼得蹲在原地起不了身,面容狼狈的捂着那处,语气却不减嚣张。

    沈梦知冷冷的看梦合南一眼,踱步走到城墙边,垂眸看去。

    城楼下人影攒动,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唯独没有李嬷嬷的身影。

    梦江南也同沈梦知看着城楼下的人群,小声提醒,“沈姑娘,离午时,半刻钟不到。”

    梦江南眼中担忧,比沈梦知还甚,似乎从巳时开始,便无心其他,一直盯着城楼下方看,连沈梦知和梦合南说话争执,都没有理会。

    说到后面,几乎是对沈梦知耳语。

    说,“兄长胡闹,却是闹到了大理寺,将事情摆在了那里……沈姑娘若是没有安排妥当,不如借故,延迟一两日。我会想办法让兄长将状纸撤回,将这事儿做了了结。”

    沈梦知由衷的感谢梦江南,在这个时辰还能说出宽慰她的话。

    只是,不用了。

    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即便她拖延一两日,拖延十日八日,拖延个一年两年,她和梦合南之间的恩恩怨怨也只增不减!

    人生在世,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没有人能够确保这一刻的安生在下一刻会颠覆成何种模样,拖延的结果,未必比现在的局面好。

    不是还有一点时间吗?她便等,等到最后一刻!

    即便最后没有等来道姑,她也有挽救的办法。

    这一等,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踩了正午的尾。

    环顾四周,并无李嬷嬷的踪影,更无道姑的身影……

    梦合南缓得差不多了,对沈梦知的满腔怒火,随着正午的逼近而消散。尚在苍白的脸色等不及的挂上粲然的笑容。

    “沈梦知啊沈梦知,你就等着死吧!”梦合南笑呵呵的说着,对沈梦知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起身走到城墙边,朝众人挥了挥手。

    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皆是伸长了脖子往城楼上看,等着有人宣布这场赌局的最终结果。

    “午时已经到了,道姑没有现身!”梦合南肆无忌惮的大笑着,怕城楼下的人听不到,扯开了嗓子喊,“我与沈姑娘打的赌,沈姑娘输了!”

    沈姑娘输了几个字,将人群惹得沸腾起来。

    鹭水亭中,沈梦知和梦合南是怎样打赌的,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一传十,十传百,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

    他们都知道沈梦知输了,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可人群中,那么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无一人敢起哄。

    他们忌惮着沈梦知。

    人人心里都清楚,沈梦知不是之前那个任人耻笑的沈家丑姑娘了,骨子里存着的是意想不到的狠决。

    上京城中,乃至整个明国,能亲自登门退亲,将义国公府弄得颜面无存的,只有沈梦知一个!

    让义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死得凄惨,而教义国公府一字不敢声张的,只有沈梦知一个!

    这样的女子,既是城府深,又是心狠手辣,有谋略,有胆量,他们,谁敢招惹?

    万一,他们随着梦合南逼迫沈梦知,但沈梦知还留有后招,他们岂不是在虎口了拔牙,自寻死路?

    还是……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不过眨眼的功夫,闹闹嚷嚷的人群奇迹般安静下来。

    这让正准备鼓动众人,将沈梦知逼上绝路的梦合南彻底愣住,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僵住。

    这不应该啊!

    所有人都知道的,道姑没来,沈梦知输了,就要给他道歉,就要承认罪行!

    分明知道沈梦知输了,知道沈梦知丧心病狂,他们为什么不开口,为什么不异口同声的喊出来,要沈梦知愿赌服输?!

    沈梦知臭名昭著,他们平日里不都是百般取笑,百般刁难的吗?

    为何一个个跟哑巴了似的!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梦合南趴在城墙上,恶狠狠的看着底下的一众人,怒吼,“沈梦知输了,她要付出代价!她该死!你们喊出来呀,一起喊出来,让这个贱人认罪呀!”

    回应梦合南的,是一片寂静,只有他自己阴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城墙上打转。

    梦合南愤怒的拍打着城墙,嘶哑着声音让底下的人说话,但他喊了又喊,底下照样是无一人应答。

    梦合南恨不得提剑砍了那些无用的看客!

    方回过头,一眼看到面色平静的沈梦知。

    沈梦知看着他,宛如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那张丑陋的脸,依旧丑陋,但不知为何,他就是害怕,总觉得会被这个丑女人算计得一无所有!

    梦合南一把揪住沈梦知的衣襟,将沈梦知往城墙的缺口处拽,咬牙切齿的威胁,“你快点儿认输,你要是不说话,我将你扔下城楼,让你粉身碎骨!”

    “兄长!尚未有人报时说是到了正午,便是没有到约定的时候,不能评断输赢!”

    梦江南伸手,一把扯开梦合南对沈梦知的束缚,将沈梦知拉了护在身后。

    梦合南看着梦江南,忽地哈哈大笑起来,冲着城楼下大声道,“看到没有,堂堂梦寺正,竟然护着这贱人,梦江南,居然护着这贱人?!如此丑陋的一张脸,还能将梦寺正魅惑到手,我母亲说得没错,这贱人就是妖女,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梦合南!”梦江南低沉着吼了一声,额头上青筋暴起,显然动了怒气。

    梦合南却是变本加厉起来,指着梦江南,越发大声的道,“一个奸夫,一个荡妇!不知羞耻!枉为人!”

    梦江南手背上的青筋也尽数暴起,怒气冲冲,即将破体而出。

    沈梦知拽了拽梦江南的衣袖,示意梦江南冷静。

    她则是浅浅一笑,从梦江南背后走出,对梦合南说,“午时将近,却未到,你数十个数,若道姑不来,我认输!”

    梦合南瞪着沈梦知,满眼恨意,却不为所动,“你,信不过!”

    沈梦知笑了笑,用最大的声音冲城楼下的人道,“梦大公子数十个数,道姑若还不至,我认输!千刀万剐,认打认罚!”

    梦合南等的就是这句话!

    几乎是在沈梦知话音落下的刹那,就开口数了“一”。

    却也是在这一刹那,城楼不远处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