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来袭:国民女〕〔日久生情:悄悄爱〕〔异侦实录〕〔最强无敌战神〕〔誓欢〕〔重生似水青春〕〔追梦光影中的你〕〔先婚后爱:陆少漫〕〔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时光情书〕〔醉卧春庭看月华〕〔忽然继承了三千万〕〔这爱妃有毒〕〔恋上千亿星辰〕〔国色潋滟〕〔这是对你的爱〕〔寒门凤华〕〔四爷:娇妃会算命〕〔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遇见你我就想到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四十二章 野心
    “胆敢侮辱我,侮辱母亲,我杀了你,我将你碎尸万段,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梦合南疯了似的,跨坐到那人身上,举起短剑,一下下往那人身上戳。

    每一下,都是鲜血淋漓。

    沈梦知甚至看到,那人未完全死去的身体随着梦合南的剑起剑落,尚在抽搐。

    她终于让梦合南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了,可是看着梦合南短剑带起来的翻飞皮肉,她觉得恶心。

    恶心的是人性的丑陋!

    利益当前,母不是母,子不是子。

    名声当前,故不是故,友不是友。

    就如站在城楼脚下的这群人,如今对梦合南恶语相向,曾几何时,也是用这样的嘴脸逼迫她去死。

    而这样的转变,无非是道姑的一句话,无非是怕自己得罪她,得罪道姑,得罪神灵,不得善果!

    说来可笑,可笑之余,又觉得可悲。

    谁让芸芸众生都这样审时度势的过活?

    沈梦知看着梦合南化身疯狗,逢人就咬,不管面前站的是谁,挥刀就迎上。

    四周都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不绝于耳,一声盖过一声,一声比一声凄厉。

    四处是逃窜的人影,左右不顾,前后不顾,只拼了命的躲闪,生怕自己挨了一刀。

    她不欲再看。

    杀人者,自作孽,不可活,迟早付出代价。

    被追杀者,也是他们自己上赶着要凑这份热闹,妄图看取别人的笑话。

    死也好,伤也好,都是自作自受。

    正要转身之际,一只覆上眼睛。

    说,“沈姑娘,满目血腥,为免做噩梦,不要看。”

    声音清浅,在这嘈杂的声音中格外突兀。

    沈梦知想到了林中石,石中涧,看似坚不可破,又有柔软暗含其中。

    那只手纤瘦,却也不失宽厚,带着浅浅的暖意,宛如春日的阳光,能将绵延一冬的皑皑白雪融化。

    除却阿兄,从未有人予过她这样的温暖。

    是梦江南。

    怎么会是梦江南?

    这个时候,梦江南身为弟弟,应当阻止梦合南的举动,身为大理寺寺正,应当确保百姓周全。

    不论哪个身份,都有他应该做的事情,都不该是捂住她的眼睛,担心她做噩梦!

    沈梦知没有犹豫,伸手将梦江南的手拽了下来。

    一片混乱中,她看见梦江南在笑。

    笑容极浅极淡,就如这个人,一点儿也不张扬。

    她却从几不可见的笑容里,捕捉到一抹得逞。

    她看向梦江南的眼睛,里面一片澄澈,满当当的问心无愧。

    “青颜说得没错。”梦江南笑也不笑的说,“沈姑娘多虑的时候,表情最是无辜。”

    她就说,梦江南内敛,即便人人都忙着逃窜,没有谁会在意这个位置站着的是谁,做了点儿什么,也断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有失风度的动作。

    原来,是受了青颜的撺掇。

    那就说得过去了。

    “沈姑娘,是我失礼了。”梦江南拱手作揖,态度诚恳的给沈梦知赔礼。

    沈梦知不置可否,只希望下不为例。

    挑眉看向旁边,那些凑热闹的人纷纷涌进了城,瞬因为怕死,息跑得没了踪影。

    那几个被人群遮挡得看也看不见的城门守卫露出了身影。

    大理寺的人也来了,三五个衙卫夺了梦合南手中的短剑,将梦合南按了趴在地上,装得一口的尘土。

    三五个将那具不成样子的尸体抬上木板,用白布覆盖后抬着进城。

    混乱的局面被整顿得井然有序,看得出来,这些都归功于梦江南早就做好的部署。

    梦江南,早就做好了周全的安排。

    “看来……”沈梦知顿了顿,唇边漾开一抹轻笑,“梦寺正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梦大公子锒铛入狱。”

    梦江南也不避讳,“梦家看似风光,历来都是空壳,今日败落,不过是大势已去,劫数而已。兄长太过招摇,太爱卖弄,若不拔出这棵尖刺,梦家上下终归会给他陪葬。梦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那都是有血有肉的,总不能全都为他一人儿丧命。”

    沈梦知点头,梦江南这话说得有道理。

    梦合南就是个祸害,多留一天,就会多一天的麻烦,早早儿的解决了,省得夜长梦多。

    可是依照梦江南所言,梦江南考虑的是梦家。

    既然心中在意的是梦家,为什么不逼梦合南从城楼上跳下,而要任由着梦合南来到城楼下,闯下弥天大祸?

    这是再一次将梦家推到风口浪尖,让梦家再一次为明国的人津津乐道,何来的为梦家着想?

    梦江南回答,“兄长从城楼跳下,虽必死无疑,可到底是名不正言不顺,不能服众。”

    不能服众,与其说说的是上京百姓,不如说说的是义国公府的几百口人。

    梦老太爷早逝,梦合南的父亲军功在身,曾立下汗马功劳,国公府的爵位才会落在梦合南一系,无人敢说二话。

    如今的局势不同了。

    梦合南的父亲去世太久,那些功劳成了前尘往事,这一系不过梦合南与梦江南两个儿子,人丁单薄,比不过其他。

    偏偏,身为嫡子的梦合南声名狼藉,性命堪忧,必然不成大事。

    当家一事,按理说,是落在了梦江南的肩头。

    梦江南么,有才能,有担当,自幼在佘氏膝下长大,虽是庶子,早已正名为嫡。

    可再怎么称呼为嫡,也不可否认庶子出身。

    名门望族最是在意嫡庶之分,这么好的机会,必然要借题发挥,将义国公府的权势谋了过去。

    梦江南刻意将事情闹大,是想看看有谁能把这烫手的山芋接过去。

    若无人敢出头,他收拾了烂摊子,从此以后,谁又敢说他半分的不是?

    所有的不动声色背后都是沉默隐忍的布局。

    直到这一刻,沈梦知才懂得梦江南所谓的顺其自然是何意,当真是将机会利用到极致。

    这个看上去月朗风清的男人,怀揣着的是狼子野心。

    却不知,他想要的,是不是只有一个义国公府?

    又或者,什么才是他真正想要图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