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四十三章 朋友
    “是不是觉得很失望?”梦江南笑着问,“以为无所求的人,却是步步为营,心思阴沉?”

    沈梦知摇头。

    失望与否,何时轮得到她。

    她只是意外,梦江南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境地,同她说这番话。

    他们不过是点头之交,不,应当是连交情都没有,不过是两人彼此认识的人,何至于推心置腹,和她说明心里的算计?

    梦江南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能同青颜成为朋友的人,我以为,我也可以与之交个朋友,既然有心为友,遮遮掩掩算什么。”

    沈梦知一愣,她和青颜成为朋友?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梦寺正误会了。”她说,“我是求神医为家父治病,仅此而已。神医眼界高,来往的是位高权重之人,怎会同我一介女流成为朋友。”

    梦江南听得笑了,眸中点点笑意,如星辰一般向沈梦知袭来。

    “沈姑娘难道不觉得上京那七君子来得齐全,态度也很明确吗?”

    那几人来得快,是因为沈梦知暗中耍了手段,使得几人心甘情愿入了局。

    梦江南的意思却是,青颜也参与了进去?

    梦江南笑意更甚,什么话也没说,冲沈梦知拱手一拜后,朝着梦合南所在的方向走去。

    恢复了一贯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的指挥着手底下的人行事。

    仿佛被人羁押着的是个陌生人,完完全全将自己当成了局外人……

    “姑娘。”站在旁边的李嬷嬷轻轻喊了一声,不等沈梦知询问,直直跪了下去,“老奴无用,差点儿坏了姑娘的大事。”

    沈梦知将李嬷嬷扶起来,不再纠结梦江南说的话,问,“可是中途生了岔子?”

    不然,也不至于在最后一刻才赶到。

    李嬷嬷面色有些为难,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说。

    沈梦知拍拍李嬷嬷的肩膀,示意李嬷嬷但说无妨。

    李嬷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面色难堪,“老奴领着人去接道姑,哪知前脚刚踏进道姑的宅子,夫人后脚就跟了去……”

    夫人?

    母亲?

    母亲是今天回来的吗,怎会想着去道姑的宅子?

    又怎会知道道姑的宅子在哪儿?

    还能那么巧,刚好在这性命攸关的当头去?

    “母亲去做什么?”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

    耽搁到最后一刻,道姑才现身。

    程氏去到道姑的宅子里,必然没行好事儿。

    程氏从前温婉,行事妥当,知晓分寸,也得上京城中夫人一声盛赞。

    但自从与沈云献闹别扭,在去江南的途中被沈老夫人带回来以后,性子越发的奇怪。

    事事随心,稍有不如意便发脾气,打骂下人不说,连自个儿也不放过。

    今日哭,明日闹,若事情还是没有如了她的意,便嚷着要扯了三尺白绫上吊……

    想到程氏,沈梦知觉得头疼,怕只怕更难堪的局面还在后头。

    李嬷嬷也是一副头疼的样子,“夫人在道姑的宅子里大闹了一场,说了,道姑若是敢来城楼,她就吊死在道姑的院子里……”

    “母亲身边服侍的人有好几个,静女也跟在母亲旁边,那么多人看着,何况还是在道姑的宅子里,应当不会出事。”

    话是这么说,沈梦知到底放心不下,让李嬷嬷安排了马车,片刻不耽搁的去了道姑的宅子。

    这次换了个牛高马大的男子开门,长得五大三粗的,模样甚是粗鄙,但目光坦然,举止规矩,恭恭敬敬的将沈梦知请进了宅子里。

    刚进院子,沈梦知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放眼望去,好好的院子一片狼藉。

    种在四周的奇花异草被连根拔起,胡乱的扔在各处。

    种花的精致瓷盆被踹翻在地,东一个西一个的躺着,还碎了好几个。

    能摔的都摔了,能毁的都毁了。

    不用说,都是她那不省心的母亲所为。

    “沈姑娘,道姑在屋里等着您。”那男子客客气气的说。

    沈梦知道了谢,进去了屋里。

    好在屋里没被程氏祸害,还是之前的摆设。

    桌上依旧放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沈梦知顾不上坐,对着屏障一拜,“不知母亲会登门叨扰,将坤道的宅子弄成这副模样,坤道见谅。我会让人将院子拾掇整齐,母亲毁坏的东西,也会一一采买了送过来。”

    “不过一些俗物,这点儿家当,不至于索赔。”道姑冷冰冰的说,“沈姑娘知书达理,倒是看不出来还有这么个泼辣的母亲。摔了东西没什么,若真的吊死在我宅子里,怕是少不得又是一场命案,到那时,今天在城楼底下说的那些话就是打自己的嘴巴,也不知连累的是谁。”

    “多谢坤道提醒。”沈梦知对着屏障,又是一拜,“不知母亲在何处?”

    道姑说,“可是不巧,在沈姑娘来之前,已经让沈府的人八抬大轿从后门送走了。”

    沈梦知请辞。

    道姑问,“沈姑娘辛辛苦苦来一趟,连茶水也不喝了走?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这么急匆匆的做什么?”

    道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沈梦知再走,岂不是不给人面子?

    沈梦知缓步走到桌边,端起茶盏,就在掀了盖子要饮茶之际,倏地放下茶盏,三两步走到了屏障后方。

    这其间,快得不过一眨眼,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屏障后方的人也显然没有料到沈梦知会有此举,愣愣看着沈梦知,错愕都写于脸上。

    目空一切的道姑穿着道袍跪坐在一张小杌前,卷了袖子正在煮茶,手中还拿着盛水的小木瓢,木瓢中剩下的谁尽数撒在了小杌上。

    因为惊讶,面上柔和几分,不如人前冰冷。

    道姑身后放了一张梨花木嵌白玉的云纹镂空软榻,上头放了几个款式颜色不一的大迎枕。

    软榻上坐了一人。

    衣衫微乱,两眼怔忪的看着沈梦知,表情意外。

    沈梦知猜测,那人本应是躺着的,而后察觉到她过来,匆匆忙忙要起身离去,只是没料到她的动作那么快,刚坐起来,就被抓了个正着。

    那人想着,反正都被抓到了,干脆顺势躺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