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四十四章 一伙
    沈梦知的目光定格在那人手中把玩的玉佩上,久久不曾移开。

    得了她的玉佩,又让道姑出面,将玉佩拿走,如此几番,到头来,那玉佩还是在他的手上。

    堂堂一个神医,不在墨香坊待着治病救人,几次三番的陪着她演戏。

    捉弄于她,真的那么有趣吗?

    青颜瞥着沈梦知的脸色,蓦地笑了起来,将手中的玉佩举高了几分,来回晃动。

    打趣儿的问,“沈姑娘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玉佩有那么好看?”

    偏是凑巧,系玉佩的那根七彩丝线就在这个时候断了,玉佩直往下坠落。

    青颜蓦地坐起,连考虑都没有,一把将玉佩抓在了手里。

    玉佩是救下了,却发现,本在手里握着的丝线被扔到了软榻一旁。

    距离沈梦知的桃红色绣鞋,不过一步之遥……

    沈梦知弯腰,将脚边的丝线捡起,看着青颜说,“还请神医高抬贵手,让阿兄回去府中。”

    面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情绪。

    语气也是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偏是这样的沈梦知,最让人不敢招惹。

    因为沈梦知的这一句话,让整间屋子的气氛都变得沉重起来。

    道姑见势头不对,率先站起身来,朝屏障外边走去。

    青颜说,“她叫初晴,是我的贴身婢女。”

    沈梦知轻笑,“到底是神医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是神通广大,连名字也这般诗情画意。”

    青颜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啪的将玉佩放到小杌上。

    “沈姑娘有什么好生气的,看沈姑娘淡然的样子,不是早就猜到了道姑同我是一伙的吗?既然早就知道了,何必在这个时候同我置气?”

    沈梦知回答,“神医多虑了……”

    “多虑了?”青颜噌的从软榻上起身,一步迈到了沈梦知的旁边,似笑非笑的扯着嘴角,问,“沈姑娘上次来这屋子,走到了屏障跟前又生生止步,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掉以轻心,以为你不会过来吗?还是说……沈姑娘当时觉得,同梦合南打赌的事情还没有着落,不适合同我撕破脸皮,所以强迫自己同我演戏?”

    沈梦知还是说,“神医多虑了。”

    多虑的事情么,不是说她完完全全不知情。

    青颜和道姑事一伙的,她早就猜到了,有了梦合南对着软轿嘶吼的那几句话,她根本就是确定了。

    她说的多虑,是——“我同神医一不是亲人,二不是朋友,怎会白白花费力气同神医置气?神医无聊,我却没空。”

    青颜嘴角挤出来的那抹冷笑彻底僵硬。

    平日的口若悬河,在沈梦知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他冷着声音道,“沈梦知,我可是救了你!”

    “救了我?”沈梦知好笑的笑了起来,“教唆梦合南杀人的是神医,让梦合南同我打赌,将我戏耍得团团转的也是神医,神医只记得最后救了我的命,怎地忘了谁是罪魁祸首?”

    青颜抿抿薄唇,有些无言以对。

    想了想,不甘示弱的回答,“那我总救了你的父亲!”

    沈梦知立即对着青颜客客气气的一拜,“神医救了父亲,沈府上下都感激不尽。但是说句忘恩负义的话,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饭,神医救父亲,也不是白白去救的。”

    扫一眼小杌上的玉佩,沈梦知释然的笑笑,“看见神医如此喜欢这块玉佩,都到了寸步不离身的地步,我便放心了。”

    青颜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没办法,他想说的,都被沈梦知先说了。

    本来想说沈梦知忘恩负义,他治好了她的父亲,她翻脸就不认人了。

    沈梦知想也不想,自己先认了。

    想说他们之间还有一块玉佩的缘分。

    沈梦知直截了当的表明,她同玉佩不再有关系,那玉佩不过是给他出诊的费用罢了。

    沈梦知不仅头脑清醒,还拎得清。

    孰是孰非,孰轻孰重,拎得很清……

    沈梦知笑呵呵的跟青颜告辞,见青颜没反应,兀自转身离开。

    走到屏障旁边,听青颜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该不会,真的是猜的吧?”

    沈梦知回头,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青颜的眼睛。

    她下意识觉得青颜是出言逗弄她,但看青颜的双眼,不解又好奇,似是真的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

    反正以后也不会来往了,告诉他,让他想办法做了遮掩,不被其他人察觉,就当是谢谢他愿意为父亲治病,报答了这份恩情……

    “神医喜欢用的那味香,味道虽轻虽淡,但用料之精,用量之讲究,绝非是旁人用得起的,在市集中未曾有人售卖此香,连味道相似者都不曾有,可见是神医专用。既然只有一人在用,香在哪儿,神医自然在哪儿。”

    之前她也没注意,还是那次去墨香坊,抱着香炉闻了一回之后才记清楚了那股香味儿。

    她没说假话,知道青颜在屋中,就是因为闻到了这味香。

    要说她为什么走到了屏障跟前又转身离开?

    就像青颜说的那样,梦合南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愿意配合青颜将戏演下去。

    既然青颜愿意帮她的忙,为她想了办法去对付梦合南,她何必拆了青颜的台?

    只要好好儿的配合青颜,不过是逢场作戏,装傻充愣,却是真的可以将梦合南置于死地。

    这样便宜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竟是这样。”青颜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的同时,面上还有意外。

    一样占一半,分得明显。

    “我还以为是江兄提醒的。”青颜说。

    沈梦知挑眸。

    怎地,又扯到梦江南身上去了?

    青颜和梦江南,不管谁和她说话,都要提及另一个人,两人关系好,竟是分也分不开了吗?

    梦江南说青颜私底下帮她张罗,青颜说梦江南给她透露消息,两人都说对方在帮她的忙,何意?

    这是另外一种捉弄她的玩法?

    目的何在?

    想让她刨根问底,一门心思弄清楚谁是真心谁是假戏?

    那便是彻彻底底错了。

    她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他们做这些闲人才做的游戏。

    沈梦知半点没有犹豫,转身便走出了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