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四十六章 白绫
    “程氏!”

    沈云献愤怒的喊了一声,因为实在生气,指着程氏的食指都在颤抖。

    他说,“旁人胡说八道,你也跟着胡说八道!不帮着女儿证明清白便算了,你怎么可以伙同旁人来指证自己的女儿是杀人凶手!你好生看看你如今的模样,处处为难自己的女儿,处处中伤自己的女儿!自私又霸道,哪里像个母亲?!”

    “我自私?我霸道?我还不是为了她好!”

    程氏也怒了起来,手指指着沈梦知。

    “你看看她是什么模样,她破相了!那一道狰狞的伤疤长在脸上,是个人都会嫌弃!上京城的人,谁不笑话她丑,谁不拿她当笑话!”

    “丑就算了,那是她自己遭受的报应,是自己不好好待在家中,非要出去厮混的恶果!她却不该,明知自己受万人唾骂,还要败坏自己的名声!”

    “她若是个好孩子,就该规规矩矩做人,想着怎么得到未来夫君与婆婆的认可欢喜!而不是做些不得好死的事情,让整个沈府都因她而蒙羞!我真后悔,怎么会养大了这样一个孽障!”

    程氏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咬牙切齿的说着话,眼中情绪波动,恨不得用手中的白绫将沈梦知勒死。

    沈云献再是大吼一声,“程氏!”

    声音低沉沙哑而愤怒,愤怒中又有几分不易察觉的痛苦,像是紧张,又像是无奈。

    丝丝缕缕交织在一块儿,竟让人觉得莫名心酸。

    喊这一声,像是用尽了力气,刚把程氏两个字喊出口,人直直的往后倒去。

    沈梦知用尽全力才将人扶住,焦急的喊了两声父亲都得不到回应,忙喊了几个下人过来。

    让其中一人迅速去请大夫,她则是同其他几人一块儿扶沈云献回房中。

    程氏却是拽住她的胳膊不让走。

    程氏说,“沈梦知,今日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你也必须待在我身边,听从我的安排!”

    态度强势,不容人反驳。

    说话期间,没有看沈云献一眼,丝毫不在乎沈云献是死是活。

    眼里看不到沈云献,心里也装不下沈云献。

    这一刻,沈梦知很怀疑两人曾经的感情。

    说的举案齐眉,说的相敬如宾,但凡有丁点的感情,程氏何至于表现得这么冷漠?

    不仅仅是表现的,根本就是源自内心的冷漠!

    见沈梦知只盯着她看,并不说话,程氏松开沈梦知的手臂,一甩手中的白绫,复向梧桐树走去。

    言明,“你若是往前走一步,我便用这三尺白绫吊死在你面前!”

    言之凿凿,信誓旦旦。

    沈梦知思虑片刻,喊过李嬷嬷。让李嬷嬷同几人一道将父亲送回房间,顺道将照顾父亲的事情吩咐给李嬷嬷。

    几人走了,程氏走向梧桐树的脚步也停了,转过身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儿憎恶以外的情绪。

    “还在意我的性命,知道百善孝为先,算你没有走到无药可救的地步!”程氏说。

    沈梦知反问,“救母亲是百善孝为先,救父亲便是错了吗?”

    父亲,母亲,皆是给予她性命,抚育她成长的,她最为亲近的人。

    她听了母亲的威胁,为了母亲能活着,而视父亲的病情于无物,这样的做法便是对的吗?

    为何她的母亲总是这样,一面教她有情,一面让她无情,偏是有着最为冠冕堂皇的理由?

    程氏冷嗤,“你父亲常年习武,身子骨硬朗,难不成这样便会倒下,撒手人寰吗?”

    “那您呢?”沈梦知问,“我若是往前走一步,您便真的会悬梁自尽吗?”

    程氏意外的挑了挑眸子,两只眼睛瞪着沈梦知,“你以为我只是说着玩的吗?”

    沈梦知摇头,“母亲素来说一不二,言出必行。”

    却是如程氏说的那样,往院子那方退了一步。

    目光往三尺白绫上瞥过,似是在提醒程氏用之自尽。

    程氏错愕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梦知。

    “你,竟是要我死?”

    沈梦知扯了扯嘴角,脸上挂着寡淡的笑意。

    她点头,说,“母亲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这许多年来,屡试不爽。我看得多了,想得多了,真的很好奇,母亲会不会就这样死掉。”

    每逢沈梦知不听话,不顺从安排时,程氏便会拿上三尺白绫,在沈梦知的跟前演一出自尽的戏。

    沈梦知吓得魂儿都没了,哪里还敢说一句不是。

    若心中还想着要反抗,程氏再来几次上吊的戏码,自觉妥协了,当然是程氏说什么就是什么。

    程氏要她隐忍,她便忍。受尽了佘氏的欺负,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管谁问起,都绝不吭声。

    程氏要她讨好佘氏母子,她便想尽一切办法去讨好。亲自伺候,事事听从,任凭两人如何为难,她都逆来顺受,只求得了两人欢心。

    程氏要她嫁去义国公府,她便一门心思做梦家的媳妇。学习梦家的规矩,学习梦家的礼仪,按部就班,不敢有分毫懈怠,不敢出分毫的差错。

    她按照程氏要求的那样,以夫为天,以夫家为天,周到而卑微,顺从而大度,苟延残喘的活过每一天,战战兢兢,唯恐有一点不好的名声……

    所有的一切,不是她心中乐意,不是她心甘情愿,她从来就不想要什么好名声,她也得不了好名声。

    她不过是想要程氏活着,想要她的母亲好好儿的活着!

    可是,程氏呢?她的母亲呢?

    费尽口舌,用尽办法,让她学习所谓正道,将吃人不吐骨头的封建教条奉为至宝之后,想也不想就将她扔到了一堆毒蛇猛兽当中,眼睁睁看着她历经折磨后化为一堆白骨!

    若不是程氏三番五次的以命相逼,她不会沦落到那样的地步。

    饶是如此,她也不恨程氏的。毕竟是程氏怀胎十月生下她,给她的性命,她不能恨。

    但程氏给她的恩,她前世便还了。

    程氏给她的那一条命,早在长淮河畔,她就以最惨烈的方式还给了程氏,满目疮痍,一滴血都没有留下!

    重生而来,她谁都不欠,最不欠程氏。

    程氏的死活,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程氏要死便死,她不会拦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