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来袭:国民女〕〔日久生情:悄悄爱〕〔异侦实录〕〔最强无敌战神〕〔誓欢〕〔重生似水青春〕〔追梦光影中的你〕〔先婚后爱:陆少漫〕〔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时光情书〕〔醉卧春庭看月华〕〔忽然继承了三千万〕〔这爱妃有毒〕〔恋上千亿星辰〕〔国色潋滟〕〔这是对你的爱〕〔寒门凤华〕〔四爷:娇妃会算命〕〔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遇见你我就想到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四十九章 牢房
    来人是那个叫寇三的衙卫,时时跟在梦江南的身边,对梦江南诸多维护,是梦江南的心腹无疑。

    三十多岁的年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看着是个有脾气的,但行事沉稳,应当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见了沈梦知与月牙儿,只说了个请字,再是埋头带路,一句话不说,直将两人带到了大理寺,由后门进去。

    院子里,梦江南正与人说着话,见沈梦知到了,匆匆叮嘱两句,挥手让那人退下了。

    沈梦知这才迈步上前,曲膝行礼。

    梦江南还礼,道,“兄长一直嚷着要见沈姑娘一面,出于私心,匆匆请沈姑娘前来这混乱之地,还望沈姑娘莫怪。”

    沈梦知连说没有。

    她差点儿都住进了这大理寺,进来走一遭,着实算不得什么。

    至于梦江南说的话,那就值得深究了。

    梦江南的打算,已经是摆明了放在她面前的。既然决心要梦合南死,又怎么会在最后的关头存了兄弟的情意,如了梦合南的意,让她来见梦合南?

    直接让梦合南人头落地就是,何必多此一举。

    梦合南要见她,这事儿本身也奇怪。

    梦合南分明已经败了,再也翻不了身了,为什么还嚷嚷着要见她,是觉着自己在她跟前还不够丢脸吗?

    梦合南虽胸无大志,但生平最是看重脸面,若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在落败之际,躲她都来不及,绝计不会同她见面的。

    沈梦知越往后想,越觉得这事儿有意思。

    人人都设了好局,不到最后,或许真的不知道谁会沦为谁棋盘上的棋……

    “沈姑娘放心,牢房中守卫森严,兄长万不能伤了姑娘。”梦江南做出保证,“我以性命作保,保证沈姑娘毫发无伤。”

    沈梦知摇头轻笑,“梦寺正多虑了,我从未怀疑梦寺正的能力。梦寺正既然邀我前来,定然是做了周全安排,我怎会不放心?我这片刻失神,只是感慨世事无常罢了。”

    梦家,几日前还显赫辉煌,受尽达官贵族的追捧,几日风光,就已经是分崩离析,成了笑谈。

    就如同当年的沈家一样。

    早晨还风风光光,夜晚便成了人人都可以踩上一脚的泥土,卑微得不值一提。

    梦江南点点头,配合着沈梦知说了一句,“世事无常,向来如此。”

    说罢,不欲在这个话题上诸多言语,朝着牢房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梦知点头,随着梦江南沿着狭窄逼仄的小道走去。

    月牙儿与寇三一左一右,皆是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走着走着,梦江南问,“不知令尊的病情可有好转?听青颜说,那是旧疾,要想调养好,需得花上一番功夫。”

    若梦江南只说了前面一句,沈梦知还能只当做是梦江南的寒暄。

    加上后面的话,便只能是别有用心了。

    好端端的提起青颜做什么?

    这样的时候,提青颜干什么?

    梦江南说,“沈姑娘,青颜性情古怪,最爱捉弄人。偏像个孩子似的,行事又没个分寸,若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定然也不是故意,沈姑娘只当他顽劣,不要同他计较……他这人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不坏。”

    青颜坏不坏,沈梦知不予评断,谁让她既受过青颜的捉弄,又受过青颜的恩?

    性情古怪就更不必说了,这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至于刀子嘴豆腐心么,她觉得这话对了一半。

    刀子嘴是真。

    豆腐心……

    恕她眼拙,确实是没有看出来。

    好在两人间的恩恩怨怨已经理清楚了,不会再有什么瓜葛,她用不着再关注这个人。

    只可惜梦江南为青颜说的好话,算是白费了。

    梦江南看一眼沈梦知的神情,没有多说,领着沈梦知进去了牢房。

    牢房里昏暗,即便点了许多烛火,也只是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朦朦胧胧间,反而将牢房衬托得阴森恐怖。

    两侧的石墙厚重而冰冷,无端给人压迫感,教人喘不过气来。

    鼻间充斥的是汗臭味儿,尿骚味儿,食物发霉烂掉的味儿,以及伤口溃烂后的腐烂味儿……

    各种味道交织在一块儿,令人作呕。

    梦江南掏出一张方巾递过去,说,“只顾着说话,都忘了这一茬。沈姑娘没来过,想必是没想过牢房是这般的臭气熏天。快拿了挡一挡,别将脑袋熏晕了。”

    梦江南语气轻松,言行举止大方,是一贯的作风。

    拿着方巾的那只手,骨骼分明。

    不过看了一眼,沈梦知便生了一种错觉,仿佛那只手还停留在她的双眼之上,带着暖意。

    梦江南见沈梦知不动,直接将方巾放到了沈梦知的口鼻上,解释道,“沈姑娘不要怕旁人误会,即便其他人来牢房,也会备上一块的。”

    沈梦知失笑,她可没想过怕别人误会,根本就没想这么多,不过是意外梦江南考虑这么周到。

    听了梦江南的一番话,就不得不感慨,大理寺的人考虑得周到,连方巾这样的小物事也准备得妥当。

    她从梦江南手里接过方巾,跟在梦江南身后,一步一步往里走,目光从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扫过。

    拐了好几个弯,梦江南终于停下脚步。

    比起之前经过的那些牢房,梦江南停步的这一处明显干净得多。

    整排都冷冷清清的,只零丁关了几个人,也不似之前那些牢房,将囚犯挤在一间牢房,即便关人,也是一间牢房关一个人,甚至好几间牢房都是空的。

    梦江南指着一间牢房,道,“这是这儿了。”

    光线比之外面还要昏暗,饶是有墙壁边上照映的烛火,也只是隐隐约约看得见个人影,完全看不真切。

    梦江南看向寇三。

    寇三了然的点头,匆匆离开,很快拎过来一个灯笼,递到了梦江南手上。

    灯笼的光骤然放开,将昏暗的牢房照得明亮,也将跪在牢房门口,两只手死死抓着牢门的梦合南照得清楚。

    沈梦知的目光从梦合南身上掠过,很是意外的挑了挑纤长的眉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