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六十章 忌惮
    道理她都懂,青颜本性如何,她不是一无所知,她也是打算离青颜远远的,不生是非,不要来往,安安生生过自己的日子。

    可惜事与愿违,有人抓着她不放。那么,只能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事关青颜说的窥梦,青颜是真的知道也好,信口胡诌也好,她不可以袖手旁观,不能任由事态往下发展!

    程氏的千金求医赶巧,正中了青颜的下怀。

    青颜让后雨出面同意了登门,相当于给她递了帖子,她若是不应,青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知情的梦合南是必死无疑了,继梦合南之后呢,谁知道又会是谁在等着她?

    “你竟然相信他说的话?”沈君知气得笑了,好看的眉头紧皱成川,语气是不可思议,“卿卿,他说你能窥梦,这样的无稽之谈,能信吗?”

    沈梦知很想说,这不是无稽之谈,这就是事实。

    她本来已经打算了百无禁忌,正因为青颜说到了点子上,她才会忌惮!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没法接受这样天方夜谭的话。

    窥梦啊,世间哪个正常人能有这样骇人听闻的本领?

    而凡尘俗世最容不得的是什么,便是与常人不同的人,只要有丁点的与众不同,那就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妖物!

    她名声扫地没关系,她不怕死,也不怕拉着那些为难她的人一起死。

    怕只怕,因此连累父兄!

    沈家要是出了妖物,首当其冲的就是父兄,她自己可以以命相搏,不在意生死,她能眼睁睁看着父兄也因此受累吗?

    关心爱护她的,不过就是这两人,哪怕拼了性命,她也要保得他们平安无虞!

    沈梦知轻轻搁下茶盏,一只手覆上沈君知的手背,笑着说,

    “阿兄也说是无稽之谈,我又怎会信?我只是好奇青颜说的医书。青颜不是无聊之人,肯花费时间精力来对付我,许是真的遗失了医书。既然是误会,早点儿解开了好。若是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知道就被算计进去,当真是麻烦。”

    沈君知一把甩开沈梦知的手,怒气不减反增。

    “沈梦知,你听着,我不许!”

    沈君知从来没有连名带姓喊过沈梦知,别说以这样不容置疑的语气,态度也是从未有过的强硬。

    沈梦知微怔,为沈君知少有的坚持和失态。

    她问,“便是为了我脸上的伤疤,阿兄也不许?”

    事关她,沈君知从来都是分清楚利弊,选择对她最好的那一项。

    自从她受伤以来,她脸上的伤疤,长在她的脸上,更是长在沈君知的心上,沈君知明里不说,暗地里想尽办法希望能够让她的容貌得以恢复。

    就说刚才,只听说有人摘了布告,他尚不知那人是谁,有几分的本事,能不能治好她,就准备了要亲自迎人。

    哪怕只是试一试,他也毫不犹豫的放下了自己的身段,只为了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为何,一听见是青颜,就立马翻脸了?

    “我就是讨厌他!恨不得他永永远远不要出现在你我的面前!”沈君知愤愤的说。

    说完这一句,主动执起沈梦知的手,刻意放柔了声音,“卿卿,咱不治了好吗?你听阿兄的,阿兄养你一辈子,你要什么阿兄都给你,不要再同他来往了!”

    沈梦知但笑不语。

    从沈梦知的笑容里,沈君知寻到了答案,握住沈梦知柔夷的手缓缓垂了下去。

    适时,门外响起脚步声,是李嬷嬷来了。

    李嬷嬷进屋,首先看了一眼两人的神色,见两人的神情都谈不上愉悦,越发谨慎了措辞。

    说,“公子,姑娘,老爷与夫人亲自去墨香坊迎神医了,让公子与姑娘在前院等着。”

    沈君知下意识的反应是去阻拦迎人的沈云献和程氏。

    步子刚迈开,被沈梦知抓住了衣袖。

    沈梦知说,“阿兄,不管来人是谁,不管他是何方神圣,我会护自己周全。”

    说到最后,依旧加了一句,“你信我。”

    沈君知回头,痴痴看着沈梦知眼中的真诚,再一次感觉无力。

    从来都这样,只要沈梦知开口,无论沈梦知说的什么,要的什么,他都狠不下心肠拒绝。

    沈梦知的一句软话,一个柔软的眼神,比什么都来得强势。

    但是,要他亲自去迎接青颜进来沈家的大门,他不愿意,也做不到!

    “我信你。”

    沈君知伸手摸了摸沈梦知的秀发,嘴角扯出一个寡淡的笑,在沈梦知噙笑的眼眸里,转身离去。

    沈君知一走,沈梦知眼里的笑意也挂不住了,丁点不留,尽数掩去。

    “姑娘……”李嬷嬷怯怯的喊。

    沈梦知扬手,示意李嬷嬷不必再说。

    她知道,她都知道。

    阿兄不悦,需要给时间让他冷静。

    她呢,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待将杯里的茶水喝去大半,沈梦知不紧不慢的去了前院。

    左等右等,不见沈云献和程氏的身影,可想而知,两人亲自去接人,过程也不会如想象得那么简单。

    等了小半个时辰,青颜没来,只单独来了个初晴。

    初晴终于换下道姑衣裳,做丫鬟打扮,唯独眉目间的那股子冷清使然,面上没有丁点的表情。

    莫说,真是奇怪,分明是一个人,但覆上面纱的初晴嚣张跋扈,取下面纱的初晴稳重守礼,即便早就看清了初晴的容貌,再看去,沈梦知依旧觉得不认识。

    怪不得初晴敢若无其事的从大街小巷穿梭,来到她跟前。

    初晴一步步走近了,曲膝给沈梦知行礼,规规矩矩,不卑不亢,表现得很得体,却也没有平常丫鬟骨子里的奴性。

    “沈姑娘。主子说,他刚得了一些顶好的茶,招呼令尊与令堂在墨香坊品上一品,让您不必担心。”

    沈梦知轻笑,笑得轻松又坦然。

    然后呢?需要她怎样?

    这一次,又想要怎么捉弄她?

    初晴看沈梦知一眼,似是诧异沈梦知的淡定,不过瞬间,收敛好情绪,恭敬的开口,“主子说,若是沈姑娘得空,还请姑娘出门一趟,同他赏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