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来袭:国民女〕〔日久生情:悄悄爱〕〔异侦实录〕〔最强无敌战神〕〔誓欢〕〔重生似水青春〕〔追梦光影中的你〕〔先婚后爱:陆少漫〕〔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时光情书〕〔醉卧春庭看月华〕〔忽然继承了三千万〕〔这爱妃有毒〕〔恋上千亿星辰〕〔国色潋滟〕〔这是对你的爱〕〔寒门凤华〕〔四爷:娇妃会算命〕〔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遇见你我就想到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妻命难为 第六十一章 开罪
    青颜所谓赏景的地方,是一家酒楼,位处西市,熙熙攘攘之地。

    平日里座无虚席,今日倒是安静得很,除却背对了她们倚靠在栏杆上的那抹月牙白的身影,莫说是宾客,就连伺候的人也见不着一个。

    “沈姑娘。”初晴将沈梦知引至楼梯口便停下了脚步,说,“主子在楼上,姑娘上去便是。”

    一边伸手将紧随沈梦知身后的李嬷嬷拦下。

    “主子喜欢清净,嬷嬷同我在楼下等着,还望姑娘不要介意。”初晴说。

    “无碍。”

    沈梦知笑了笑,看一眼李嬷嬷,兀自迈上木梯。

    方走到转角处,便看到了青颜带笑的眉眼。

    笑得很真,很洒脱,也很放肆。

    两手环于胸前,姿态懒懒的说,“沈姑娘,又见面了。”

    沈梦知暗道,好一个衣冠禽兽!生了虎狼的心,长着狐狸的面,仪表堂堂,风流倜傥,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人畜无害的……

    她不过就是前来赴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必表现得那么夸张,仿佛万事尽在他掌控中。

    沈梦知淡淡一笑,并不言语,沉默着往上走。

    方迈上最后一级楼梯,青颜主动迎了上来。

    “那天你负气离开,头也不曾回一下,那势头,仿佛要与我老死不相往来。说实话,今天我是壮着胆子相请,打从心眼里以为你不会来的。”

    两人隔得近,近得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近得让沈梦知几分惊讶的觉得,原来,青颜的个头那么高,远比她以为的伟岸。

    站在她面前,像是一座小小的山,将满目的景遮掩住,只剩下月牙白的长衫。

    她往边上退了一步,刻意错开青颜的靠近,微微扬起头,冲着青颜笑,只是笑得太过疏离,其中的真意,可以忽略不计。

    青颜呵了一声,五分恼五分怒,刷的打开手中的折扇,怒气未平的扇了扇。

    “沈姑娘。”青颜似真似假的说,“要论及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这世间,你称第二,无人敢说自己第一。”

    沈梦知淡然的耸了耸肩膀,论气人的本事,青颜是出了名的厉害,说她第一,她怎敢当?

    青颜啪的合了扇,转过身子,一脚踹开边上那间紧闭的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嘴里不无好气儿的嚷嚷着,“跟上。”

    沈梦知跟上。

    入眼的是一间寻常的房,桌子凳子屏风,都是普普通通的摆设,相较其他茶馆酒楼,反而显得简陋。

    要说吸引人的地方,数窗外的那棵梧桐树,枝叶茂密,蓊蓊郁郁,将苍穹都遮了大半去。翠色欲滴,干净得纯粹。

    青颜走到窗边站定,手中价值不菲的折扇随意的杵在窗框上,语气也是随意。

    “过来赏景吧。”

    沈梦知走过去,本想离青颜远一点的,奈何还没站稳,就被青颜一把拽了过去。

    不多不少,又是之前咫尺的距离。

    沈梦知已经顾不上青颜落在手臂上的爪子,视线飞到了窗外。

    她看到了梦合南。

    被禁锢在囚车中,身上除却四周接连不断扔过去的鸡蛋与果蔬,尽是鲜血,比起她上一次看到的,惨了许多。

    如她上次那样,端端的跪着,俨然是十恶不赦罪人的姿态。

    嘴角被人撕开了,一边约有半指长,血迹像是凝固了,又像是未干,整个一条横在脸上,触目惊心。

    梦合南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费力的抬起头来与她对望。

    眼神空洞,早已经没了神采,木偶一般,任人摆布。

    只有嘴角的鲜血,还扬着诡异的弧度。

    人群中有人大声喊着怪物,尖叫声久久回荡在耳边。

    囚车过了,一路向着刑场而去,那些骂着怪物的人却是紧紧跟着,寸步不肯离去。

    她都忘了,今日是梦合南行刑的日子。

    不过,看梦合南的模样,在人头落地之前,分明遭受了一场比凌迟还要残忍的折磨。

    “真可怜。”青颜状似可怜的摇了摇头,“堂堂梦大公子,平素多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却是沦落成泥,任人踩踏了。”

    “这得多谢神医愿意为他费心。”

    要不是神医出手,谁能将嘴角两边的口子开得那么合适,刚好摆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要不是神医出手,谁能将梦合南折磨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刚好能够等到人头落地?

    能让青颜亲自出手的人不多,梦合南有幸成为其中之一,算是死得其所。

    “听沈姑娘的语气,似乎不太喜欢这景……”

    青颜松开手,看着沈梦知不改的面色,咧嘴笑了笑,手中的折扇颇有节奏的敲打在窗框上。

    忽而话锋一转,问道,“念着曾经的那段情,看他受苦,你心里舍不得了?”

    “拔了他的舌头,撕烂他的嘴,我求之不得。”

    沈梦知也学着青颜卖关子的模样,刻意停顿了一下。

    忽地转了话锋,“神医与梦大公子交恶,还没到这样的地步吧?”

    青颜呵呵的笑,“这不是为了讨好沈姑娘吗?另一面,也是想要跟沈姑娘证明,梦合南那些无稽之谈,真不是我教的。”

    “神医信誓旦旦,言之凿凿,我差点儿就信了。”沈梦知笑眯眯的看向青颜的眼睛,语气轻松,“不知,那些追着囚车大喊怪物的人又作何解释?”

    找那么多人做戏,不就是为了让她听到怪物二字?不就是为了让她清楚,梦合南说的那些话,他都知情?不就是抓住了她的把柄,想要以此作为要挟?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到底作何打算,该明说了。

    青颜深深的望了沈梦知一眼,眼中闪过凌厉。

    “将你带过去,让你听到梦合南那番话的人是梦江南,你就没怀疑过,是梦江南教唆的?”

    “用不着怀疑。”

    “你同梦江南没什么交情,凭什么这么相信他?”

    凭什么?

    就凭直到目前,梦江南尚未要挟过她!

    但这话,沈梦知是不会说的。

    她漠然的哼了一声,“不凭什么,就凭我乐意。”

    咔嚓一声,是青颜手中的折扇断了。

    “沈梦知!你应当明白,开罪了我对你没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