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至尊〕〔最强上门豪婿万家〕〔时光倾你也倾城〕〔龙榜第一万家灯〕〔白清灵容烨〕〔剧本乐园〕〔李朝万古一逆贼〕〔我真的只想好好开〕〔超神春野樱〕〔满级大佬每天都在〕〔重回90之全能国民〕〔白清灵端王妃是什〕〔穿越后成了果子精〕〔大宋猛虎〕〔重生之安然无忧〕〔杨辰秦惜〕〔白清灵端王妃〕〔一剑独尊〕〔白清灵端王妃〕〔越狱笔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十六章 天生金水佛陀
    再切

    切料师傅有些头重脚轻,他搓着牙花子,为难道:“再切就要剖开玉髓咯,这不是糟蹋好东西吗”

    “是啊是啊。”旁边有人附和:“你不要可以卖给我啊”

    “我出一百五十万”

    “靠,我出两百万,有钱了不起啊”

    “三百万谁他吗跟我抢我剁了他”

    ......

    陈言没有理会旁边的嘈杂,只是平静的看着切料师傅,重复道:“切。”

    切料师傅叹了口气:“老板,不是我不动手,行有行规。我切出臻冰玉髓,那就说明手里积了气运,要是切开,以后回场口可就没人敢请我咯那块石料还能扛得住我的刀啊”

    他这话说的也在理。赌石这东西玄之又玄,那些赌徒十分迷信气运等事物。切料师傅切出臻冰玉髓是大好事,回去后也会有人争相请他切石。可他要剖了玉髓,那就相当于煞了气运,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也没人愿意让他切了。

    陈言走过去,接过了他的机器:“你不切,我来切。”

    旁边有人怒吼道:“混蛋,你疯了那可是臻冰玉髓”

    有人痛心疾首:“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吗的,下次千万别让我碰见你,不然非要打你一顿”

    陈言压着刀片,一道切下,霎那间火花翻飞,美轮美奂的臻冰玉髓在火焰的照耀下化作了一片焦黑。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就好像陈言切的是他们的命根子一般。

    切料师傅在旁边跺着脚。

    “造孽,造孽啊”

    杨万里阴森的看着陈言,只当陈言气急败坏,现在脑子里正转着怎么料理他的念头。

    到底是把他扔进猪圈,让他亲近自己的同类。还是交给手下人慢慢折磨呢

    他这般想着,忽然被一声尖叫吸引了注意。

    尖叫是切料师傅发出来的,后者脸色扭曲,看着刀片下的东西,仿佛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东西,他眼球暴突,嘴唇哆嗦个不停。

    “金金金金......”

    一个急性子跑过来,将他推到一边,走到陈言身边,看到下面的东西后,倒抽一口凉气。

    “黄玉髓不对,天生品相黄玉髓”

    陈言将切石机推到一边,扫了杨万里一眼,静静退到一边,露出了那块石料的全部样貌。

    偌大的石料几乎被切成两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基座。玉石、岩层、臻冰玉髓组成的三道纹络像花瓣般洒向两边,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花朵中央,坐落着一尊面容模糊,但依稀可见五官的笑面佛。

    这尊笑面佛身高不过六公分,全身栩栩如生。整个身子呈半透明金黄色。

    杨万里眼前一黑。

    天生品相玉中玉,说是稀世珍宝都不为过。

    这是当之无愧的神种

    场间沉寂了足足有半分钟后,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卧槽,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冲向了笑面佛。他们似是参拜,迫切品鉴的这块穷极一生都不可能遇到的神品玉石。

    “我听说大鹰博物馆也放着一块黄玉髓神品,那是一位手持莲花后天雕琢的金水菩萨......”一人声音颤抖:“三个亿都没把它拍下来。”

    三个亿没拍下来的金水菩萨,仅仅是后天品相,那这块先天品相呢更别说它被三道表层包裹,但凡少了一刀,也不可能今天就见了天日。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看着陈言,眼中崇敬无以复加。

    陈言只是平静的扫了眼金水佛陀,旋即看向杨万里,淡淡道:“你输了。”

    你输了。

    全场落针可闻,唯有这三个字久久回荡。

    “不可能”杨万里走过去,看着这只天生品相金水佛陀,喃喃道:“就是块烂大街的料子,凭什么能切出神种凭什么”

    他眼中满是贪婪:“但是......这料子本来就是我挑中的,半路截胡的人是你。乖乖滚开”

    说着,他就要上去推陈言。

    陈言眉头一皱:“愿赌服输,八大家族的人连脸都不要了吗”

    “是啊,你这滚蛋还配自称杨家人”

    “妈的,看到神种脸都不要了,陆家就没个活人来管管吗”

    陈言扫了眼在外场维持秩序的人,有的人还避开了他的视线。

    想想也是,自己昨天打了陆家第一继承人的脸。现在陆家巴不得自己死掉,怎么可能过来主持公道

    正当杨万里伸手摸向佛陀的时候,人群里传来一道倨傲的声音。

    “这东西,我要了。”

    人群自潮水般分开,一尊如铁塔般壮硕的中年人走到中央,他挑衅的看了眼陈言,旋即缓缓让开身为。

    姬玧武与叶小叶排众而出,尤其是后者,在看到陈言的时候还惊咦了一声。

    “怎么又是你”姬玧武不耐的扫了眼陈言,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被金水佛陀吸引过去了。

    他快步走到杨万里,笑道:“好好就是它这东西正适合做爷爷八十大寿的贺礼”

    “姬......姬少。”杨万里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

    “你是谁”姬玧武疑惑道:“我允许你跟我说话了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看到那个中年人,杨万里汗如雨下,他道:“我以前找太子的时候,见过您一面......”

    “哦。”听到太子这两个字,姬玧武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没理杨万里,看着切料师傅,不耐烦道:“这东西是谁的告诉他,我要了。”

    陈言冰冷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你说要就要我若不是不卖呢”

    姬玧武这才正视陈言,他脸色阴沉道:“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皇裔姬家那又如何。”

    陈言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别说是你,就算太子在这里,我照样也是不卖。”

    姬玧武眯起眼睛,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后者暴怒到极致的表现,他的声音压低到了极限:“你以为......背后靠着燕天明,我就不敢动你了”

    他上前一步,脸色狰狞:“不过是赘到林家的一个废物,连八大家族的子弟都算不上,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要你生就生,我要你死就死”

    他背后那尊似铁塔般的中年人嘿嘿冷笑着,走向了陈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