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透视民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万古第一神〕〔江湖枭雄〕〔首席继承人陈平〕〔逢春〕〔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长姐她富甲一方〕〔王者荣耀之有我无〕〔贝乐顾柏衍〕〔红龙皇帝〕〔剑破九天〕〔张玄林清涵〕〔爹地,妈咪要逃婚〕〔数据废土〕〔农家傻女〕〔高人竟在我身边〕〔剑道第一仙〕〔仙王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二十九章 峨眉登仙殿
    峨眉登仙殿,立轴,纸本。

    创作年代:1948年。

    尺寸:11132c。

    款识:初等峨眉落雨亭,忽见云雾登仙来。蜀人张大千。

    提起张大千这个名字,即使不是收藏爱好者,恐怕也大都听说过他。

    张大千是天才型画家,其创作达“包众体之长,兼南北二宗之富丽”,集文人画、作家画、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于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工笔、无所不能,无一不精。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

    而在近些年的拍卖会上,他的画无一不是天价成交,名气极大。

    “峨眉登仙殿,竟然是峨眉登仙殿”

    燕天明受家族熏陶,自幼便喜爱文玩,尤其爱好书画文房四宝。他仅是上手瞧了一眼,便大体判断了该画的真伪。

    燕天明的手都在颤抖,他倒抽一口凉气。

    是真的。

    这东西,是真的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小时候跟大哥去过拍卖会有幸见过一次,那场拍卖会是我哥带我去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小,不懂事,还死乞白赖地举过一次牌要争这副峨眉登仙殿呢。”

    “最后我哥说没带够钱,就不让我举牌了。”

    燕天明怅然道:“我记得......这画好像是让一个老人拍走了。”

    说到这里,他也感到十分奇怪:“不对啊,既然当初被人拍走了,那这画......”

    陈言:“既然这副峨眉登仙殿被人放在工艺画里,那就说明放的人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燕天明笑道:“结果让你捡了个漏陈言啊陈言,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会什么超能力,先是我的病,后面又是神种又是张大千的画,这种好事怎么没让我碰上呢”

    陈言乜了他一眼:“你要是没我指点,现在已经埋在地里了。”

    燕天明笑了笑,旋即抱着画,眼中泛着精光:“这画我买了,说吧,多少钱。”

    陈言将画轴扔了过去,淡道:“把画放进去,等结算积分的时候再露出来吧。”

    燕天明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白送我了”

    陈言有些不耐烦:“那你以为我带你来做什么难不成你的眼力比我还要刁钻”

    燕天明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只是讪笑道:“行,你这份情我记下了就算你真的绑了姬老二,我也会招呼着家里人帮你对抗姬玧文。”

    说到姬玧文,陈言脸色又是一沉。

    从小到大,他看人很准,但却在昨晚打了眼。

    姬玧文的言行举止给人一种轻佻、随意的感觉,与他的地位根本名不副实。偏偏一颦一笑透来的压力却让人如芒在背,这家伙绝对不是善类,姬玧武跟他比起来差远了

    二人深知细水长流的道理,捡了峨眉登仙殿后便走出了文玩广场,来到了玉玩会一号展厅。

    陈言开出的神种被陆家放在了展厅深处,由两队警卫昼夜交替24小时看管。二人走过去看了一眼,没想到迎面却碰上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身着运动服的姬玧文正跟陆风年有说有笑的聊着,叫道陈言二人后,抬手打了个招呼:“陈兄,这么巧,是来看你的神种吗”

    陈言点点头,燕天明道:“姬玧文爷,您昨天找了玧武一夜,还是多休息休息吧,别累坏了身子。”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姬玧文笑呵呵道:“玉玩会可是八大家族三年以来的盛事。我个人也对陆家办的盛会心向往之。刚刚去参观了一番陈兄开出的神种,真是一场视觉盛宴。”

    陈言挤出一抹笑容:“姬玧文谬赞了。”

    陆风年笑道:“陈兄弟,我们刚才还在聊你这神种卖不卖呢。”瞧他那副如沐春风的模样,似乎完全忘掉了林佳佳在大庭广众下悔亲的屈辱。

    姬玧文摆摆手:“神种价值连城,就算把我卖了也买不起啊,风年不要再提了,小心叫陈兄看了我的笑话。”

    说完,姬玧文整了整神色,道:“其实我来京都还有一件事。”

    燕天明道:“哦”

    姬玧文:“我有个堂弟叫姬星,他是我们家族在国外的负责人。我这个堂弟啊,为人古板的很,看不上国外的那些洋妞。我二姨为了这件事愁的头发都白了,这次来京都,她嘱咐我找一位得体的大户小姐。”

    燕天明闻言,好奇道:“听姬少的意思,是找好人选了。”

    “不错。”

    姬玧文虽然是回答燕天明的话,可视线却有意无意留在陈言身上。

    燕天明问:“不知姬少找的那人是”

    他淡淡道。

    “陆婉儿。”

    此话一出,原本热闹的气氛霎时冷清下来。

    陈言抬起头,看着姬玧文,眼睛眯了起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陈言心情不愉快的标志。

    姬玧文道:“我小时候是在京都过的,那时候就跟风年、婉儿一起玩耍。先前远远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婉儿也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

    既然谈到陆婉儿,燕天明就识趣的闭上嘴巴了。在座几位都知道他跟陆婉儿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立场说话。

    陈言淡道:“你在决定人选的时候,有问过她的想法吗”

    姬玧文爽朗笑道:“有什么关系呢她去的是姬家,有她玧文哥哥在,姬星敢欺负她”

    陈言摇摇头:“你这样与绑架何异”

    “哦”姬玧文的笑容也敛了起来,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陈言,一字一句道:“怎么陈兄很不高兴的样子难道你认识婉儿妹妹”

    陈言点点头,旋即指了指燕天明:“当初他在湖边强抢陆婉儿,是我制止的。”

    姬玧文看着他,一语不发。

    陈言的视线与他在空中交锋,寸步不让。

    “陈兄说的话,我有些听不懂。”姬玧文道。

    “我曾经对他说,如果敢碰陆婉儿一根毫毛,三天之内你就会死。”陈言道:“你也可以试试。”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