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命师〕〔学魔养成系统〕〔巅峰赘婿〕〔修罗战神江策〕〔林炎传〕〔重生南非当警察〕〔最强小村医〕〔回到北宋当大佬〕〔疯狂进化〕〔暗恋成欢,女人休〕〔第九星门〕〔华年时代〕〔锦绣医妃之庶女凰〕〔剑卒过河〕〔问丹朱〕〔猛卒〕〔神级文明〕〔巅峰赘婿〕〔花都第一阔少万家〕〔上门豪婿万家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六十六章 再遇鸡窝头
    姬玧文的回应很快便传到了陈言这里。燕天明手舞足蹈:“你也太神了吧竟然又让他吃瘪了。”

    陈言神色不变,只是脸色更加凝重了些。

    风暴来临之前往往都是平静的,姬玧文的沉默更是佐证了这件事。

    “准备准备,明天再去。”陈言道。

    “啊”燕天明看了眼手表,不解道:“可是现在才刚过中午大哥,现在咱们可是在跟时间赛跑啊你确定要等到明天再说”

    “我自有打算。”陈言说完,旋即拿走了燕天明的车钥匙,离开了。

    燕天明看着这厮潇洒的身影,心想自己是不是要老古再给自己买一辆车要不直接回家算了。

    ......

    陈言驱车来到京都远郊,这里超过了市区范围,已经到了外省。四周都是废旧的房屋,本是临近拆除的棚户区。可眼尖的陈言还是在臭气熏天的房屋中看到了数量不少的拾荒者。

    这里是被所有人遗忘的角落,这里才是城市的真实。

    陈言将车停在一边,旋即踩着泥泞的土路,向着里面走了过去。

    棚户区很少来客人的,能在这里住着的,大多是没了亲人,或者被亲人赶出来的人。是以看到衣着光鲜的陈言后,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疑惑的光芒。

    陈言对于围绕在周身的视线视若无睹,他淡淡来到一处即将倾倒的房屋前,推开门口,里面传来一个烦躁的声音:“不管你是谁,不要打扰我工作”

    陈言闻言,竟然听话的站在原地。他将双手插在兜里,仔细端详着屋里的环境。

    严格来说,这里已经不能算是一间屋子了。房屋倾倒的厉害,地板也被苔藓等一系列菌生植物破坏殆尽,一脚踩在上面,就像踩到面包上一样松软。

    陈言见附近没有脚印,显然这个人已经很久没动过地方了。

    他视线上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杂乱的黑发,黑发主人仰躺在电脑椅上,左手托着一袋薯片,右手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着。瞧他的样子,恨不得钻进电脑才甘心。

    约莫三分钟后,那人舒了口气,轻轻靠在椅背上,放肆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啊”

    咔嚓

    他塞了把薯片放进嘴里,边嚼边道:“哼......一个小国也想挡住我求知的欲望,真是岂有此理。”

    他这般碎碎念了许久,终于意识到什么后,他扭过头,露出两个黑眼圈,瞪着眼睛看着陈言,道:“你怎么来了”

    他叫明铮,就是那位曾经在电话里跟陈言通话的追随者。

    陈言道:“闲来无事看这个城市,偶然看到了你,就想来看看。”

    明铮哈哈一笑,道:“怎么有种网友奔现的感觉”

    陈言认真道:“高桥美都那件事......多谢你了。”

    如果没有明铮的技术支持,陈言找到高桥美都的时间还会变得更久,一旦时间拖得长了,楚天雪就会陷入险境,甚至被杀害。

    明铮摇摇头:“这是我的工作,老板。”

    他的一言一行油盐不进,让人十分反感。但陈言恰恰就喜欢这种性格的人,他微微一笑,道:“想不想去市区里待几天我做东。”

    “还是算了吧。”明铮果断拒绝了他的申请,道:“我们这种人,只适合待在黑暗里。就像恐怖故事里的吸血鬼。一旦曝露在阳光之下,那就必死无疑。”

    陈言点点头,也没强求。他道:“玉玩会这段时间里,我还需要你的帮助。”

    “这是我的荣幸。”明铮呵呵一笑,没过一会儿就露出了本性,他转过头处理着屏幕的画面,道:“老板,你还有事没有没有我先忙了。”

    陈言合上门,轻轻碰在一起。

    咔哒。

    陈言的手刚刚从门框上滑落,下一刻,他抬起脑袋,眼中银线划过,很快就锁定了不远处的一个屋子里。

    “咦”

    就在刚才,陈言感到有谁注视着自己,他还以为是姬玧文的走狗跟了上面,警觉的用鬼眼查看,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熟人。

    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女趴在窗台,她把大半个脑袋都藏在屋子里,似乎躲避着陈言的目光。

    虽然神情憔悴了许多,但陈言仍旧认出那就是鸡窝头。楚天雪的同班同学,小小年纪就在课堂吸烟的不良少女。

    奇怪,这里可是最脏最乱的棚户区,天生喜好干净的少女来这里做什么

    怀揣着疑惑,陈言走到小屋门口,敲了敲门:“有人在吗”

    没有人回应。

    奇怪。

    陈言眉头皱的更紧了。

    其实陈言根本就不在乎鸡窝头来这里做什么。现在的他面临着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整合手上所有资源,在玉玩会上陪姬玧文好好玩一玩。关注一个不良少女明显与他的原则背道而驰。

    可不知为何,陈言在看到鸡窝头的时候,眼中总会划过一张笑脸。

    那是他早夭的妹妹,五岁的年纪便被父亲送到了三姨家,半年后三姨的房子被人烧成一片灰烬,妹妹也在那天死去了。

    陈言时常在想,如果在父亲送走妹妹的那天,自己不顾一切的拼命阻拦,是不是就能救下她的命了

    那是陈言一辈子的遗憾,也是他永远都无法忘却的痛楚。

    似鸡窝头这样的少女,处于最容易受人蛊惑的年纪,如果在堕落的道路上没人拉她一把,很可能一辈子就废了。

    陈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便已经推开门,走进了屋子里。

    他自嘲一笑,刚要回头,却听到二楼天花板传来一道异响旋即传来了鸡窝头的尖叫。

    “啊”

    陈言猛地冲上楼梯,旋即一把踢开传出声音的房门,而后看到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只见鸡窝头缩在墙角,牙齿格格作响,在她面前,几只老鼠窜来窜去。

    陈言走去赶跑老鼠,刚要说一些严厉的话,只听鸡窝头道:

    “陈老师,你也是来抓我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