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命师〕〔学魔养成系统〕〔巅峰赘婿〕〔修罗战神江策〕〔林炎传〕〔重生南非当警察〕〔最强小村医〕〔回到北宋当大佬〕〔疯狂进化〕〔暗恋成欢,女人休〕〔第九星门〕〔华年时代〕〔锦绣医妃之庶女凰〕〔剑卒过河〕〔问丹朱〕〔猛卒〕〔神级文明〕〔巅峰赘婿〕〔花都第一阔少万家〕〔上门豪婿万家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六十八章 你害怕指甲吗?
    尽管陈言得出的这个结论太过匪夷所思,可无论怎么推测,这都是最符合现实的设想

    悄无声息间,陈言睁开鬼眼,向四周看去。

    空空荡荡,除了鸡窝头以外,没有一个人影。

    奇怪。

    陈言心中越发疑惑。

    失了方寸的鸡窝头被自己带出来,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警戒的事,可附近竟然没人,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陈言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最后回到车上,拍了拍颤抖的鸡窝头,佯怒道:“叫你糊弄老师”

    “啊”鸡窝头被这轻轻一巴掌打得有些失神,她道:“糊弄”

    陈言点点头,道:“我仔细看过了,别说死人,那里连一根人毛都没有。”

    鸡窝头懵懂的点点头,旋即反应过来,惊叫道:“不对我亲眼看到的怎么可能没有”

    说完,她叫着陈言,吞了口口水,翻过花岗岩,走了进去。

    许久,陈言无奈道:“这下放心了吧那天晚上你肯定出现幻觉了。”

    “幻觉”鸡窝头怔怔:“可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回去睡一觉吧。”陈言安慰道:“我以前有个叔叔跟你一样,有时候也以为梦到的事情是真实的,有段时间闹的全家都不得安宁。不过闹一段时间就好了。”

    “......真的吗”

    “千真万确。”陈言笃定道。

    在送鸡窝头回家的时候,后者坐在副驾驶,喃喃道:“陈老师,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嗯”

    “在我小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上学的时候,有外校的学生来抢我钱,我一转眼的功夫,他们就不见了。”鸡窝头闷闷道:“后来回家看电视,还看到他们上了失踪人口名单,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碰到鬼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陈言心神一震。

    他的推测果然没错

    确实是有神秘人在保护着鸡窝头

    “陈老师陈老师”鸡窝头叫道。

    陈言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你脸色怎么古古怪怪的。”心头一块大石放下,鸡窝头娴熟的掏出一支香烟就要点上。

    陈言更加娴熟的夺过她的烟跟打火机,打开窗户就扔到了车外。

    “喂这里是校外啊”

    “等你成年了再吸烟吧。”陈言道。

    鸡窝头对他挥了挥粉拳:“哼,别看你太极拳打得厉害,小心我叫我哥哥收拾你”

    陈言失笑道:“你哥哥知道你吸烟吗”

    鸡窝头不说话了。

    良久,她低声道:“前面靠边停车就行。”

    鸡窝头的家在一处稍显破旧的小区,这里的原住民早已搬走。现在的住户尽是一些外地务工人员,居住环境十分堪忧。

    鸡窝头从车上走下,整了整衣服,隔着玻璃对陈言做了个鬼眼:“到家你就管不了我了”

    “少废话,回家好好休息一晚。”陈言没好气道。

    “拜拜陈老师我们学校再见”鸡窝头像一只蝴蝶,翩翩然飞走了。

    望着她欢快的身影,陈言微微一笑。

    真是个有意思的孩子。

    ......

    虽然他已经确定了鸡窝头身边有人存在,但对于先前鬼眼没有见到人这件事还是抱有一些疑惑。

    难道只因为自己是鸡窝头口中的陈老师,那家伙就放心她陪着自己离开吗这完全不符合他心狠手辣的手段啊

    经过了这段插曲后,陈言倒也没放在心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自己跟鸡窝头再也没有碰面的机会了。

    当路虎驶进万仙楼停车场里的时候,日头已经快要沉下去,玉玩会第七天就这么结束了。

    他乘电梯来到顶层,一开门就看到了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燕天明。

    “大哥,你总算回来了”燕天明松了口气,旋即道:“你再不来我就撑不住了”

    “怎么姬玧文欺负你了”陈言说了个冷笑话。

    燕天明抽抽嘴角,旋即敲了敲一个包间的门,苦笑道:“你还是自己看吧。”

    门被打开了。

    一身便装的陆婉儿站在门口,对着陈言微微一笑。

    陈言看向燕天明:“果然是个大麻烦。”

    “我是从陆家逃出来的,没说来你这里。”陆婉儿道。

    “可你现在已经在了。”陈言对她招了招手,旋即坐在沙发上,道:“天明,陆家有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燕天明愁眉苦脸道:“姬玧文在中心区开出了一个神种,积分反超了我们一倍。”

    “运气不错嘛。”陈言呵呵一笑。

    “你还笑得出来”燕天明抓狂道:“还剩两天了两天啊我们怎么把分超回来难道你还能再切出一件神种不成”

    陈言耸耸肩:“倒不是没有可能啊。”

    燕天明无语片刻,旋即看着陆婉儿,恶狠狠道:“你呢你来我这儿干什么”

    现在的陆婉儿早就因为陈言对燕天明消除了芥蒂,她闻言轻轻一笑,道:“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剪了剪指甲。”

    燕天明:“”

    他后退几步,坐到了离陆婉儿很远的地方,狐疑道:“我说,你没事吧”

    陆婉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看着陈言,道:“你会害怕剪下的指甲吗”

    陈言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陆婉儿继续道:“指甲在手上的时候,我会把它涂成各种鲜艳的颜色,它漂亮过,也风光过,可惜它变长了,所以我不得已只好剪去了全部。”

    她又道:“我看着它落到地上,这画面真的很恐怖。”

    陈言依旧沉默着,倒是燕天明好奇问道:“为什么恐怖”

    陆婉儿微笑道:“指甲是我的一部分,昨天的我还那么珍视它们。可今天就死了。”

    她直勾勾的看着燕天明,一字一句道:“我害怕不是它们的现在,而是它们的过去。”

    “它们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们就是死去的我。”

    “看到自己的脑袋被自己切掉,这一幕,你真的不觉得恐怖吗”

    陆婉儿喃喃道。

    燕天明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