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叶洛宋嫣儿〕〔盛世红妆倾天下戚〕〔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戚瑜桐燕翊辰〕〔霸道王爷俏医妃〕〔当反派真是太爽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龙榜第一王锐〕〔我的乃木坂之梦〕〔双魂帝姬修仙传〕〔天道游戏编辑器〕〔蛮兽骑兵〕〔我的御兽都是神话〕〔茅屋之中有洞天〕〔传奇从综艺开始〕〔快穿之养老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七十七章 空别恨梦久
    在沸沸扬扬的惊呼声中,这次的玉玩会终于落下帷幕。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踌躇满志的姬玧文竟然铩羽而归,击败他的则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废物姑爷。

    而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拍卖会最后的成交价。

    三十五亿。

    这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价格。

    叶小叶领着两位黑衣人走下场中,佯怒道:“开出这种好东西不早说,都怪你,让本姑娘把私房钱都用光了。”

    陈言微微一笑:“那我分你一半”

    叶小叶噗嗤一笑,她转过身,抚摸着一片片星图,感慨道:“这可是张君宝最值钱的收藏,七星图。七星花了八十年的时间找它,没想到却被你抢先一步。”

    “运气罢了。”陈言道:“虽然它们的伪装避不开我的眼睛,但能将这七张星图全部聚集在一起,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这七星图,陈言幼时听父亲提到过一次。

    相传这是民国奇人张君宝最珍重的收藏,他的一生都与这副七星图紧密相连起来。以至于当张君宝死后,他的所有收藏全都不翼而飞时,甚至有人说只要找到七星图,就能找到他的所有遗物。

    虽说这个推论经不起推敲,但无疑佐证了七星图的地位父亲还提过,七星的命名也与七星图脱不了干系星图的重要性就可见一斑。

    以前七星甚至放下话里,谁要把七星图带给他们,那人便能无条件晋级七星魁首

    七星找了几十年都没找到的东西,借由这次玉玩会竟然全部聚集一堂,还偏偏闯进了陈言这位不速之客。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概率很低的时候,其中有任何一环出了岔子,就不会今天辉煌的战果。

    叶小叶笑道:“获得玉玩会第一的感觉怎么样”

    陈言摇摇头:“没什么感觉,我又不是冲这个来的。”

    听到他的话,燕天明跟李君豪不断在他后面翻着白眼。

    借着手下将星图小心翼翼的收进保险箱的功夫,叶小叶将陈言拉到一边,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言想了想,道:“我要办一些事情,之后就去找你。”

    叶小叶乐了:“我可提醒你,一旦上了我的船,可就没有下来的机会了。”

    陈言微微一笑:“我并不是个喜欢走正门的人。”

    叶小叶白了他一眼,旋即摇摇头:“真是不懂,清泉叔叔那么正派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儿子。”

    陈言只觉得自己很冤枉:“什么油嘴滑舌,我只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而已。”

    ......

    玉玩会,就在各人的眼中结束了。

    人潮人海接连退去,姬玧文坐在座上,眼中满是期望落空的歇斯底里。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手下想要劝他离开,却被无处发火的姬玧文一脚踹开。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与陈言对视了一眼,看到后者眼中的轻描淡写与挑衅,顿时火冒三丈。

    他怒火熊熊的离开了。

    走的时候,他拨通了杨万里的电话。

    “喂。”

    “你在什么位置”

    ......

    拍卖的钱,作为中介方,陆家要抽走总金额的百分之五,这本是题中之意。陈言也没在意,只是从叶小叶手里拿出一张纯黑的金边银行卡,便跟着众人离开了。

    临走时,宿老本想跑过来一观七星图的全貌,尽数便叶小叶婉拒了。

    开玩笑,这可是七星的至宝,自己用三十五亿的高价买下来的。要是途中出了什么岔子,哭都没地方哭去。

    回去的时候,燕天明麻木道:“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诚实点,跪下来给他磕个头吧。”李君豪在后面煽风点火:“兴许陈言一个高兴,甩你个三四五个亿也说不定。”

    “滚”燕天明挥挥手,旋即叹了口气,满眼复杂的看着他:“我差不多是一路跟你从玉玩会走来的,说真的,我从没想到你会成为玉玩会第一名。”

    “是啊。”李君豪悠然一叹:“你可不是八大家族的人,玉玩会第一的额外特权也没办法给你,除非......”

    说到这里,二人同时一惊。

    除非......陈言能给玉玩会董事会指定一个家族

    他们对视一眼,接着不约而同抱紧了陈言的大腿。

    “大哥,我跟你了半个月,天天做牛做马,陪你杀进杀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个名额你必须要给我啊”燕天明一把鼻涕一把泪道。

    “陈言,你可别听这混账瞎说。做牛做马怎么够我回去之后就给你派一支绝对忠诚的私人武力,你可以让他们做任何事如果你有别的爱好,那么一队年轻妹子也不是没有问题,就是战力会稍微弱一些......”

    “靠”燕天明勃然大怒:“李疯子,你耍阴的”

    李君豪冷笑起来:“自己蠢笨,就别怪他人聪明。”

    陈言甩开二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留下吵闹不休的二人离开了。

    见他走来,人群如潮水般分开,每个人都敬畏的看着陈言。

    有人跟陈言错身而过,留下一句细不可闻的话。

    “她在湖亭小榭等你。”

    陈言一怔,听出这是靳叔的声音,也没回头,转了个身,横穿过了树林,来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边。

    玉玩会已经结束,那些场口与摊点也尽数被陆家人请离。一向热闹的湖边忽的冷清起来,让人十分不适应。

    陈言的目光越过湖面,看到湖中小亭,有一位佳人缓缓坐在那里,静静看着他。

    陈言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林佳佳旁边,道:“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林佳佳逗弄着亭台上的鸟儿,心不在焉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今天就要离开京都了。景山别墅留给你,那里面的人任凭你处置。”

    陈言没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固执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一次,林佳佳转过头,她淡然清冽的视线落在陈言身上,微微一笑:“这段时间,承蒙你的照顾了。”

    陈言沉声道:“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不要过度苛责自己。”

    林佳佳摇摇头:“有的人总是习惯性的将错误归结为经验,但是真正的错误,是不会有丝毫经验留下来的。”

    她仰望天空,淡淡道:“这个世界很大,我想出去走走。”

    陈言沉默一阵,道:“这边事情解决完,我也会离开。”

    林佳佳惊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道:“我倒是忘了,你可是鬼眼的儿子。理应有更加远大的前程。”

    她说完,轻笑道:“说不定我们会在世界的某一处相遇,这样想想,也挺浪漫的。”

    陈言点点头:“是啊。”

    他们一同沉默起来。

    不多时,陈言道:“你知道我的手机号,有需要记得打电话。”

    林佳佳摇头:“我就是过度依靠男人,才让母亲死于非命。不过......”

    她仰起头,仔细端详着陈言,笑容如花蕾绽放开来。

    “还是谢谢你了。”

    这一笑,盖过了湖面粼粼的微光。沉寂了林间悦耳的鸟鸣。

    林佳佳起身,告辞道:“我该走了,姬玧文找我。”

    听到姬玧文三字,陈言眼神锐利许久,不多时,他叹了口气,淡淡道:“多加小心。”

    “嗯,你也是。”

    林佳佳走远了。

    望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陈言的脑海忽然冒起了一句歌词。

    空别恨梦久。

    烧去纸灰埋烟柳。

    玉玩会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