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叶洛宋嫣儿〕〔盛世红妆倾天下戚〕〔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戚瑜桐燕翊辰〕〔霸道王爷俏医妃〕〔当反派真是太爽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龙榜第一王锐〕〔我的乃木坂之梦〕〔双魂帝姬修仙传〕〔天道游戏编辑器〕〔蛮兽骑兵〕〔我的御兽都是神话〕〔茅屋之中有洞天〕〔传奇从综艺开始〕〔快穿之养老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一章 姬玧文的末路(上)
    玉玩会的角逐惹来外界好一阵风波。

    很多人都对占据玉玩会榜首的那个名字感到十分陌生。只有少数几个人露出了快意的微笑。

    已成危楼的棚户区。

    明铮收回了放在键盘上的手,笑道:“没想到你还真办到了......七星图吗果然是鬼眼一派的办事方式啊”

    另一头,万仙楼顶层,陆婉儿、燕天明、李君豪这三个来自不同家族的年轻人围坐在餐桌上,他们面前摆着丰盛的食物,眼中洋溢的激动的神采。

    “为了伟大的胜利,干杯。”燕天明举杯。

    陆婉儿罕见的附和了他的话,她端起杯,笑语嫣然的看着陈言,道:“陈大哥化腐朽为神奇,果然不是一般人。”

    李君豪摆摆手:“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定非池中之物,果然啊,哈哈哈哈......”

    他得意忘形的笑了起来。

    陈言扫了眼三人,这三位都是从始至终深信自己的朋友。他罕见露出一抹微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只是端起杯子,笑道:“干杯,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干杯”

    ......

    第二日,陈言穿扮整齐,从客厅的桌上拿起燕天明的车钥匙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他看到三人的屋门紧闭,唇角不由撇起一抹弧度。

    这几天他们的神经绷的太紧,也该让他们放松一下了。

    陈言走下电梯,不多时,路虎化作黑色的幽灵,轰鸣着冲上了公路。

    十分钟后,景山别墅区。

    路虎停在别墅区下,早已清空的房屋前,竟然停着两辆市面上最新款的超跑。

    见路虎驶来,陆风年带着一群人从车上下来,如临大敌。见到仅有陈言一人后,他才放松下来,哈哈一笑,迎了过去。

    “陈兄果然是重信之人,我都以为你要爽约了。”

    啪。

    陈言关上车门,露出一抹笑容:“陆少邀请,我怎么敢爽约呢”

    陆风年笑了几声,旋即眯起眼睛,低声道:“既然玉玩会结束了,我想我们的交易也该开始了。”

    “这也是我来的目的。”陈言点点头,扫视一圈,看到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群,失笑道:“陆少带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怕我不把龙玺还给你吗”

    “只是以往万一罢了。”陆风年看着他,阴沉道:“半个月前,我就是在这里丢掉了龙玺,谁知道同样的一幕会不会上演。”

    是啊。

    陈言在心中悠悠一叹。

    半个月前陆风年在这里遭遇七星杀手的袭击,要不是他出手相助。陆风年与陆婉儿早就成了两具白花花的骸骨了。

    陆风年见陈言走向了草坪深处,不由皱起眉头:“陈言,你耍什么把戏”

    “陆少错怪我了。”陈言道:“龙玺这么贵重的东西,无论放在屋里的哪个角落,我都会寝食难安。为了睡个好觉,自然要找个隐秘的地方。”

    他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扣起一个暗门拉环,旋即将地牢出口缓缓拉开。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陆风年还是他的手下都瞪大了眼睛。

    陆风年吞了口口水,戏谑道:“你看着嚣张跋扈,没想到还是个心思细腻之人,我倒是小瞧你了。”

    “陆少见怪了,我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陈言微微一笑,旋即一马当先的走下石阶,并且对陆风年做了个请的手势。

    陆风年可见识过陈言的身手,要不今天他也不会带这么多人过来。见陈言相邀,陆风年本能想拒绝,但又看到自己手下跃跃欲试的表情,思索一番。料定陈言一个人肯定敌不过他这么多人,这才放心跟了下去。

    陆风年甫一探向地牢,便感到有阵阵阴风从他身边拂来。陆风年打了个哆嗦,旋即哼了一声,为了不让后面的人看笑话,一头便扎了进去。

    顺着石阶走了十几步,其中空间越来越狭窄,就连前面陈言的背影也变的若隐若现。陆风年一着急,喊叫起来:“姓陈的你别走那么快”

    “陆少,这下面邪的很,要不我们先上去吧。”有人建议。

    “滚你娘的蛋。”陆风年破口大骂起来:“这么多人还能被他一个吓跑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经他这么一骂,躁动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

    四周漆黑的可怕,陆风年终于从石阶上走了下来,他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刺目的强光扫到前方,竟然扫出了一个人脸

    “我靠”陆风年吓的差点把手机扔了,他打了个哆嗦:“什么东西”

    “陆少......陆少......是你吗”一道虚弱的声音传到陆风年的耳边,后者顿了顿,旋即喃喃:“这鬼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忽然,他瞪大眼睛,再次打开手电,看向监牢中的那人,惊道:“林哲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林哲曾经撮合过林佳佳与陆风年,是以陆风年对他的印象十分深。

    他可没想到会在这地方遇到对方。

    林哲就像一个溺死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扑向栅栏,一把鼻涕一把泪道:“陆少,求求你救救我啊我再不出去就要死了”

    “你在......说什么啊”

    就在陆风年无比震惊的时候,上方的门扉陡然关闭,旋即,黑暗的甬道砰砰砰亮起了一连串暗黄色的灯。

    陈言站在甬道的尽头,背负着双手,冷冷盯着陆风年一行人。

    陆风年看到这一幕,心神一紧,他怒道:“姓陈的,你果然没安好心思”

    陈言微微一笑。

    “陆风年,逮住你比想象中的更加容易。看来过度的狂妄真的会致人灭亡。”

    灭亡

    陆风年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吼道:“抄家伙”

    陈言几乎是同时喝道。

    “动手”

    咻

    黑暗的甬道之中,一个披着黑袍的幽灵如虎入羊群般,狠辣的袭向了后边的人群

    而后,陈言抄起一根生锈的铁棍,向着陆风年凶悍扑来

    陆风年慌不择路的后退着,同时大叫起来:“姓陈的,你要是敢动我,难道就不怕暴怒的陆家找你麻烦吗”

    而陈言那对无比冰冷的眸子已经将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以残暴而开始的欢愉......

    终将以残暴而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