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叶洛宋嫣儿〕〔盛世红妆倾天下戚〕〔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戚瑜桐燕翊辰〕〔霸道王爷俏医妃〕〔当反派真是太爽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龙榜第一王锐〕〔我的乃木坂之梦〕〔双魂帝姬修仙传〕〔天道游戏编辑器〕〔蛮兽骑兵〕〔我的御兽都是神话〕〔茅屋之中有洞天〕〔传奇从综艺开始〕〔快穿之养老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二章 姬玧文的末路(中)
    陈言本身就是以一当百的存在,再加上神秘莫测的黑袍,这场战斗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陆风年带来的九人尽皆被二人放倒在地,他们痛苦的翻滚着,完全失去了战力。

    而他们默契的放过了陆风年,任由吓破了胆子的他在地牢里乱跑。

    黑袍来到陈言身边,复杂道:“无论我藏得再深,始终瞒不过你们父子的眼睛。”

    陈言道:“不要妄自菲薄,别忘了这个世界拥有鬼眼的,只有我们父子二人。”

    黑袍叹了口气,旋即望着陆风年,问道:“他怎么办”

    陈言面无表情:“我一直在给他机会,可惜,他没有把握住。”

    饶是黑袍这般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听到陈言的话都不禁心中一颤,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低声道:“他可是八大家族的嫡系继承人啊”

    陈言想起昨晚觥筹交错间,陆婉儿那落寞的表情。淡淡道:“嫡系又不是只有他一人,杀便杀了,再选一个不就是了”

    就算心中早有猜测,但听到陈言的承认后,黑袍依旧倒抽一口凉气。

    他看着这位年轻人,心想就算星主在他这个年纪,都远远不如他的儿子。这种视八大家族如凡夫俗子的魄力,远非一般人可比的。

    黑袍道:“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事情暴露后,你会承担怎样的怒火。很可能八大家族会联合起来一起针对你。”

    “八大家族又不是整个世界。”陈言挥挥手,微微一笑:“而且,就算是一个世界,我也打赢给你看。”

    他说完,漫步到旁边的牢房,伸出手拽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链,而后将牢门打了开来。

    黑暗中,一脸苍白的姬玧武慢慢走了出来,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陈言,一语不发。

    “我说过会给你一张投名状。”陈言道。

    姬玧武苦笑起来:“我本以为自己被关了这么些天已经很疯狂了,没想到跟你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陈言没说话,只是递给了他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姬玧武看到那柄匕首,沉默不语。

    他认识这把匕首,这是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大哥送给他的。他从来都没将这柄匕首视作一份礼物,甚至还用它在大庭广众之下扔向陈言。

    而现在,这柄匕首借由陈言之手,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姬玧武的犹豫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随后他便握住了刀柄,缓缓走出了牢房。

    匕首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出刺目光芒,映的陆风年眼中一片绝望。

    他要杀我,陈言真的要杀我

    此时,陆风年真的好后悔自己被利益污了双眼,竟然没告诉家里,只带了这么些人就来景山别墅。若是自己但凡为顾全大局一次,那自己便能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只是......这世上已经没有后悔药吃了。

    陆风年缩在墙角,眼中恐惧变得越来越浓郁。因为恐惧,他的牙齿咯咯作响,并且将身子蜷缩在一起,恐惧的望着这个向自己走来的男人。

    嗯

    忽然,陆风年一愣。

    他认出了这个披头散发的男人。

    “姬少......玧武你是玧武”陆风年瞪大眼睛,语无伦次道:“这几天你跑哪去了我跟你哥一直在找你......等等,为什么你手里拿着匕首啊”

    说着,他面露喜色:“玧武,你是来救我的吗”

    姬玧武来到他的身边,扯起嘴角,露出一抹僵硬的笑:“是啊,我来救你了。”

    陆风年的笑容还未褪去,一柄匕首便齐柄没进了他的锁骨之中。

    陆风年的笑容僵在脸上。

    姬玧武凑到他的耳边,轻轻道:“我可不记得又允许你过你叫玧武啊,这语气,简直就像以我的兄长自居。怎么,你当了姬玧文的狗,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爬到我头上来拉屎撒尿”

    陆风年惊恐万分的看着姬玧武,他张张嘴,怎奈这一刀插进了他的脏器。一开口,尽数涌出了不少黑血。

    他想澄清什么,又想解释什么,或者,他只是想问问姬玧武,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

    姬玧武面带笑容,手腕轻轻旋转了一圈。

    鲜血淅淅沥沥泼洒在地面上,泼洒在墙壁上,泼洒在谁的身上。

    第三间监牢之中,高桥美都望着这一幕,忽然笑了起来。

    黑袍奇道:“你笑什么难道不怕下一个就是你吗”

    “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呢”

    高桥美都笑中带着癫狂:“一想到那个养尊处优、好似尽数都在他手中的少爷即将面临此生最大的危机,我就激动的停不下来啊”

    黑袍皱了皱眉,他只觉得这个女杀手已经疯了,拂了拂袖,离开了此处。

    陈言走过去,抓住已成血人的姬玧武肩膀,对他摇了摇头:“够了,跟我上去换一身衣服吧。”

    姬玧武嘿嘿一笑,扔下匕首,转身便走了。

    二人走上石阶,陈言推开暗门,旋即吩咐道:“处理干净,林哲跟那个女人,打昏再放走。”

    “是。”黑袍恭敬道:“我会仔细确认刚刚的记忆是否从他们脑海里消失。”

    “很好。”陈言点点头,旋即走了出去。

    安静的甬道之中。

    黑袍融入到了黑暗,随后,一盏盏灯光尽数关闭了。

    一对染血的双腿就此消失在了光芒的尽头。

    ......

    另一边,陆家主宅。

    “风年还没有回来吗”姬玧文坐在檀木椅上,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平静,他烦躁道。

    杨万里低下头,回道:“他的电话打不通,也没告诉其他人行踪。如果过会儿还没消息。我就找朋友去调取各道路的监控......”

    “我知道了。”

    姬玧文摆摆手,他揉着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叹道:“万里,你说我该怎么办”

    “嗯”杨万里知道玉玩会第一对姬玧文很重要,并不意外后者的提问,他想都没想,装傻道:“我不明白玧文哥的意思。”

    “哼。”他那点小心思哪里能瞒得过姬玧文的眼睛,后者冷哼一声,刚要说什么,门口传来一连串叩击声,旋即林佳佳清冷的声音便从门口传来。

    “姬少,你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