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叶洛宋嫣儿〕〔盛世红妆倾天下戚〕〔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戚瑜桐燕翊辰〕〔霸道王爷俏医妃〕〔当反派真是太爽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龙榜第一王锐〕〔我的乃木坂之梦〕〔双魂帝姬修仙传〕〔天道游戏编辑器〕〔蛮兽骑兵〕〔我的御兽都是神话〕〔茅屋之中有洞天〕〔传奇从综艺开始〕〔快穿之养老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二十四章 陡变
    陈言乘着渡船,将林佳佳二人带到了岸边。

    门口有个身影正叉腰站着,不是队长又是何人。

    见到外人在场,队长眼睛一转,怒道:“你这个新人不好好看着关口,擅离职守做什么你信不信我让你灰溜溜的滚回家”

    “自己人。”陈言眼皮眨都不眨。

    队长一怔,旋即快速变换成了笑脸,他搓着手,尴尬不已:“大人,下次您能不能给我使个眼色”

    陈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干嘛要使眼色”

    队长:“呃......”

    靳叔哈哈一笑,拍了拍队长肩头:“放心,陈言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好好在他手下做事,好处少不了你的。”

    队长拿不准靳叔的身份,见他跟陈言熟络,这才僵硬的点点头。目光扫到身后那位绝美女子后又赶忙收回了视线。

    “大人,那我回去了......”

    “去吧。”陈言点点头。

    三人来到警卫室,林佳佳看到桌上的书,拿来一看,微笑道:“哟,现在研究起学术了”

    陈言将染血的甩棍扔到柜子里,换了个新的,道:“只是觉得这些很有意思。”

    他又问道:“影子呢”

    靳叔笑道:“影子有点事要待在炎夏,还好他没来,不然这场面又要尴尬咯。”

    他忽然止住笑容,从怀里掏出手机。

    上面有一条简短的信息。

    “侵入岛屿,不要节外生枝。”

    收起手机,靳叔给林佳佳打了个眼色,林佳佳道:“我在岛上有些事,先走了。”

    陈言淡淡道:“走可以,把箱子里的东西留下。”

    这句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瞬间让心怀鬼胎的靳叔愣住了。

    “陈言,我怎么听不懂你话里的意思”他强笑道。

    陈言指了指手提箱,一字一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带着的应该是某种屏蔽信号的装置吧你们要在岛上创造出一个死角真空区,这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听他一眼就看破了手提箱的秘密,靳叔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那么......你是要阻止我们吗”

    陈言嘴角也泛起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声:“啊,确实有这个意思。”

    靳叔耸耸肩,旋即从怀中掏出一盒烟,他给陈言散了一根。

    二人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

    林佳佳淡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言回道:“我之前跟那个银眼男人接触过,在他的左颈有一片淡蓝色星空纹身,现在那片纹身也出现在你们身体的同一位置,很难不让人猜到。”

    原来陈言一开始就看破了他们加入了陨星这件事,之所以把他们带过来,其实是想通过别的手段解决此事。

    可惜,事情并不像陈言想的那般顺利发展。

    吱呀。

    房门被打开,一位穿着军服,稚气未脱的冷艳少女走了进来。

    窦清霄环顾四周,看向陈言,冷道:“可以动手了吗”

    靳叔瞧了眼窦清霄那豆丁般的个头,扬了扬沙包大的拳头,憨厚一笑:“小丫头,你要做我的对手”

    窦清霄瞥了眼靳叔,唇角撇起一抹弧度。

    两柄细长的三棱军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靳叔看到军刺上黝黑的血槽,忍不住瞳孔微缩。

    啪

    他屈指一弹,烟头电射般弹向窦清霄额头,同时身体向她冲了过去

    窦清霄侧头避开这道偷袭,旋即反转身体,抽出军刺,冲着靳叔的拳头迎了过去

    咔嚓

    军刺被手提箱挡住,也不知后者用什么做的,尖锐的军刺竟然连表皮都捅不进去。

    靳叔嘿嘿一笑,他一甩手提箱,窦清霄手中军刺脱手而出。同时弓起左臂,一拳轰下

    武器被缴,后者脸色不变。她不退反进,灵巧的与这只充满爆发力的拳头错身而过。

    撕拉

    窦清霄的脸颊被划出一道血痕。

    而另一只三棱军刺也被靳叔险之又险的避开。

    只是他的脸颊同样也被划开,流出了一抹鲜血。

    二人对峙起来,下一刻,靳叔笑容:“小鬼,方便报出你的名字吗”

    “不方便。”

    窦清霄摇摇头,旋即军刺在手中转了个圈,她拿着军刺的刀身,留下一个刺尖,悍然捅向了靳叔的眼眶

    这一套高难度的攻击耍的行云流水,要是一般人,此刻已经命丧于此了。

    靳叔毕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况且他对于陈言可是十分忌惮。就算对面是个小朋友,他可没有丝毫放水的打算。

    靳叔哈哈一笑,用蛮横力道将窦清霄撞飞。

    窦清霄身子撞在墙壁,她当即双脚借着踏力,调整身形,像弹簧一样再度扑来

    靳叔瞳孔微缩,他不由哇哇大叫起来:“不公平,我才不要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比拼体力。”

    他说完,一脚踢破门,竟然就这么跑了

    窦清霄落在地面,她有些愠怒道:“真是个棘手的家伙”

    她看了眼林佳佳,皱皱眉:“把她交给你,没问题吧”

    陈言点点头:“尽管去追便是。”

    窦清霄疑惑的瞟了两人一眼,旋即离开了屋子。

    警卫室再次恢复到了安静之中。

    林佳佳走过去,将手提箱提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看向陈言:“你会抓我吗”

    陈言冷道:“会。”

    林佳佳晃了晃箱子:“那你还不来”

    陈言负起双手,淡道:“你走吧,就算现在抓住你,你身后那人也不会出现。与其这样,还不如要你进去,放长线钓大鱼。”

    林佳佳:“......”

    真是个不干脆的男人。

    她摇摇头道:“小心一些,说不定我会找机会干掉你。”

    陈言眯起眼睛:“你觉得到那时候我会坐以待毙吗”

    说完,他慢慢打开书,淡淡道:“我要读书了,可以的话,请你离开好吗”

    林佳佳嘴角扯起一抹弧度,转身便走了。

    就在她推门而出时,门口传来一道不善的声音。

    “你不能走。”

    一个带着头巾,分不清面容的高个男人将林佳佳逼了回来,他蔑视着她,一字一句道:“陨星的杂碎,全都要死。”

    陈言的视线从书中收回。

    他望着那个高个男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当日鬼绅士接他的时候,陈言用鬼眼瞧见过他一次。

    他是鬼绅士的追随者。

    也是陈言的监视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