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叶洛宋嫣儿〕〔盛世红妆倾天下戚〕〔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戚瑜桐燕翊辰〕〔霸道王爷俏医妃〕〔当反派真是太爽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龙榜第一王锐〕〔我的乃木坂之梦〕〔双魂帝姬修仙传〕〔天道游戏编辑器〕〔蛮兽骑兵〕〔我的御兽都是神话〕〔茅屋之中有洞天〕〔传奇从综艺开始〕〔快穿之养老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冷艳娇妻 第二十九章 保护措施
    脖颈下邀月剑的剑身沁的他有些发寒,大胡子男人扬了扬头,道:“我就是,你是什么人”

    到底是一代枭雄,完全不做没有意义的事。事实上陈言早从众人的站位上辨别出了他的身份。

    安瓦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你是从哪里派来的杀手南边西边还是北边”

    他很清楚,在自己的辖区内绝没有人能请动这样一位强悍的杀手。

    陈言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装扮,安瓦瞳孔微缩:“你是外来者就是你杀了我的人”

    陈言笑道:“他们想杀我,我自然要宰了他们。你倒是提醒我了。我这次来也想教教你东方的待客之道。”

    安瓦深吸一口气,道:“放过我,我分你一半的东海岸。”

    对于权力至上的统治者而言,这个条件可谓十分诱人了。一下送出半数领土也足以见安瓦的聪明。

    可惜偏安一隅并不是陈言的作风。他是七星天权,执掌七大洲,千万人的性命。称霸一座小岛这要让陨星听到不是笑掉大牙了

    陈言道:“我知道你抛出这条件是想让我犹豫,拖延时间等人来。”

    安瓦脸色一白:“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还不动手”

    陈言自然也在等一样东西。

    滴滴滴。

    眼镜里浮现出一行大字。

    没有扫描到您所提供的玉佩痕迹。

    地下百米内未扫描到皇家宝藏。

    “唉。”他本想扫描到皇家宝藏,让安瓦去做探路的人,既然没找到,他也就不强求了。

    “该上路了。”陈言微微一笑。

    “什......么”邀月在空中划过一道蓝色的线。

    安瓦脖颈飚出大股鲜血,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手中鲜血,似乎没想到陈言就这么干脆的把自己杀了

    财富,名利,女人,难道这家伙都不喜欢吗

    这个问题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陈言甩了甩剑上的鲜血,他扫了眼周遭颤抖的女人们,后者目睹了东海岸之王陨落的全过程,忍不住胆寒欲裂。纷纷惊叫一声,向着外面跑去了。

    看到这一幕,陈言摇摇头。

    “白痴。”

    第一个女人走到外面,还没有开口求救,便被漫天的子弹打成了筛子。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惨叫戛然而止,鲜血成了唯一的颜色。

    有个年幼的女孩身上披着一条浴巾,她躲在桌下,颤抖的捂着耳朵。她流着眼泪,嘴里呼喊着妈妈两个字。

    陈言走过去,看到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又见她的年纪不过才十五六岁,微微一叹。

    还是全杀了吧。

    邀月剑绷直成一条直线。

    陈言抬起头,双目血红一片。

    鬼眼,开

    他冲进枪林弹雨。

    然后开始屠戮。

    ......

    当窦清霄察觉到不对,带人赶到这里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偌大的庭院倒满了歪七扭八的尸体。庭院正中,站着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

    窦清霄瞳孔微缩,全速冲过去,扶住了即将倒地的男人。

    “只是几个匪徒,怎么这么狼狈”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不知道是对自己的,还是对陈言的

    陈言咧开嘴微微一笑:“今天开了三次鬼眼,身体发出抗议了。”

    他又道:“大帐里有个怀着孕的女人,里面是安瓦的孩子。用他可以稳定住东海岸动荡的局势......”陈言说到一半,昏了过去。

    窦清霄紧咬樱唇,她将陈言的脑袋放到肩上,苦笑起来。

    “你这个傻瓜。”她当然知道陈言为什么只身一人来到这里,无聊的负罪感还是人人生而平等的那套愚蠢说辞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用自己的方式向陈言解释了自己的使命。

    而陈言也用他的方式否决了窦清霄。

    窦清霄想起自己在见陈言之前,明琤曾经跟她说过的许多关于陈言的故事,唇角划起一抹弧度。

    这样的星主也不错啊。

    ......

    陈言从昏迷中醒来,他坐起身,脑袋传来阵阵刺痛。

    “唔”

    “醒了”耳边传来没好气的声音,窦清霄推门而进,将一碗粥放在桌上,道:“趁热喝了吧,兴许喝完就不痛了。”

    “怎么可能......”陈言揉了揉眼睛,摇摇头:“鬼眼的负荷越来越严重了,像刚才那样的战斗恐怕维持不了几次了。”

    “原来你也知道啊”窦清霄叹了口气:“知道还不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让别人为你送死真的就这么难吗”

    “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陈言认真道:“没有必要的牺牲是很没有意思的一件事。”

    当初他要姬玧武投投名状杀了陆风年,那是为了破局,将姬玧文从云端打落谷底。但现在不同,东海岸的武装力量堪称臭鱼烂虾,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陈言还做什么星星

    窦清霄对他这些说辞不置可否,她将一团黑色东西扔了过来:“拿着。”

    陈言接过后,疑惑道:“这是什么”

    “天宫发来的保护措施。”

    保护措施

    陈言摸了摸这袋子,里面没有硬物的触感,难不成天宫给他邮寄了一件衣服

    咦衣服

    想到这里,陈言猛地瞪大眼睛:难道说......

    他拆开包装,果然里面是一件流光溢彩的白色燕尾服。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陈,这次的衣服别再弄坏了。”

    写这句话的人当时一定饱含着满腔怒气与委屈。

    陈言抽抽嘴角,销毁了纸条后,站起身将燕尾服披了上去。

    新做的燕尾服比之前那件更加贴身,恐怕是因为鬼绅士获得了陈言更加详细的身体数据。

    不仅如此,在贴合至他的身体后,这间燕尾服浑身散发出一道道浅显的彩光,旋即陈言肋间一痛。

    察觉到您有额外的设备,是否连接眼镜上传来一道询问。

    陈言授权后,眼镜发出滴滴数声,随后传来了陈言的全身图。

    从上面的数据来看,现在的陈言极度虚弱,需要周到的疗养才是。不过好在燕尾服考虑到了这种环境,在扫描完宿主的身体后,它便自动为宿主注射了一种特制的药剂。

    陈言看完后,沉默了许久。

    这燕尾服,是不是比之前更加逆天了鬼绅士不是个裁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