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史前十万年 第五十六章 等你多时了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呃——”

    一声令人颤栗的惊呼陡起!

    洞窟之中,岳岿然猛的睁开眼睛,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仿佛僵尸一般,一头的冷汗,目光茫然又复杂。

    “怎么了?”

    温柔又担忧的声音,马上从旁传来。

    枕边人也被惊醒。

    ......

    这些年来,二人早已经在一起,只是从来没有要过孩子,这是岳岿然,对自己道心最后的一道坚持。

    而戏蝶此刻,已然也已经是四十多岁样的中年妇人样子,因为饱经风霜的缘故,皱纹早已经爬上了眼角和额头。

    “......没事,做了个梦。”

    岳岿然淡淡道。

    戏蝶凝视他。

    “是否又是那个梦,他们又在喊你回去了吗?”

    “......是。”

    “师弟,你真的打算,穷尽这一生,也要寻找到这个离开的通道吗?哪怕最终也一无所获?”

    一双渐浑的美目,微微颤抖着,仿佛随时会破碎的琉璃一般,她自己的道火,早就已经熄灭的差不多了。

    岳岿然默然无声!

    他此刻也是中年男子,但挺直的腰板,依旧如同当年一般笔直,浑身散发着更加厚重如大山的气息。

    不过二十多年的凡人时光过来,已经没有了一点之前的飞扬,笑闹之相。

    戏蝶见他不言,一双眼睛,飞快的就是红了起来。

    也不话,躺下身去,背对着他。

    眼睛里泪水,崩溃一般,滑落下来!

    “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个怪物一般......只修到我们这个年纪的修士,怎会有这样,铁石般的心肠和偏执如狂的道心?”

    好一会之后,戏蝶再开口。

    声音如泣,泪水更崩。

    岳岿然闻言,目光也是极痛苦起来,心如刀绞。

    这些年下来,他最对不住的,就是戏蝶,但有些事情,永远不出口。

    两世为人,两世修道的他,道心当然会比一般修士坚定的多,更不要提,经历过后世找不到的艰难,这一世,死也要抓住机会!

    默然无声,走下铺在地上的毯子来,为戏蝶盖了盖,朝洞窟外走去。

    哭泣之声,在背后轰然响起。

    ......

    洞窟外,星月隐去,一片乌黑。

    近处里,除了两匹马儿,再没有其他,包括天缺子。

    人生很短,猫生更短!

    这只三脚猫,已经在几年前老死,在岳岿然的心上,再添了一道伤,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戏蝶开始渴望抓住最后的一点凡人人生,她的道火从那时候,开始熄。

    岳岿然依靠山体,真的仿佛一个怪物一般,默然无声。

    无边黑暗涌来,将他包裹。

    一动不动,仿佛雕像!

    内心里,却是波澜壮阔,无数的景象,在脑海中翻腾着。

    忽而是后世那个一心求道的自己,忽然是这一世带着戏蝶,萧万子闯荡的自己,忽而又是——那个帮助铁山铁柔等人的身影。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一夜脑海翻腾。

    直至最终,昏昏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身上披着毯子,旁边不远处,传来干粮烤熟的香味,戏蝶贤妻良母一般,炙烤着食物。

    目光里,似乎恢复清澈,没有多余情绪。

    “来吧,师弟,吃了早饭,继续寻通道去,你想寻到何时,我便陪你到何时!”

    戏蝶道,仿佛想开了一般。

    岳岿然闻言,一腔苦涩涌起。

    很快,再次上路。

    二人之间,话已经越来越少,仿佛熟悉无比的老夫老妻,又仿佛是最不相知的陌生人。

    跨过山!

    走过海!

    二人越来越苍老,也越来越沉默,有时整天整月的不一句话,仿佛两个行走的怪物一般。

    这世界的边缘,已经被他们探索的差不多,似乎是个巨大岛屿样的存在,边缘处尽是汪洋。

    而走遍了边缘之后,二人的脚步,已经开始朝中央里去。

    至于他们碰上的其他修士,则是时有时无。

    ......

    这一天,又到一座山寨。

    尚未进去,已经可闻到浓烈的血腥味道,殷红的血水,从那山寨口处,流了出来。

    “哈哈,我的修道梦想既然完了,自然要有人陪葬——”

    怪笑之声也传来,阴森尖锐,仿佛苍老的鹰枭。

    那是秦少昊的声音,到底还是疯了!

    岳岿然默然无声,领着戏蝶,走过一地的尸体,在鸡皮鹤发的秦少昊惊愕的目光里,将他一箭射杀!

    这一天,又翻一道山脊。

    对面方向里,有人走来。

    盘王金色的长发,已经开始发白,衣衫褴褛,面上皱纹横生,那一双眼睛里,神色似乎也微茫起来!

    这个至今不知修士时候有多强的家伙,似乎也到了动摇时候。

    目光与岳岿然一错而过,沉默到再无高傲嗤声。

    这一天,又走一处道边,有人烂醉如泥。

    “子,你还在找吗?”

    “别看我们喝多了,但我们也还没有放弃呢!”

    虚若海和令远行,也已然是中老年人样子。

    嘴里仍有豪情,却一身的邋遢,满眼的疲惫。

    这一天,又到一处村庄,冲天的尸臭来袭,朝里面瞧了瞧,尽是腐烂不堪的尸体,尸体上残留着恐怖的斑痕。

    “是瘟疫。”

    岳岿然淡淡道了三个字。

    寻遍全村,不见活人,即便有些活着的,只怕也跑光了。

    这一晚,二人又是休息在山野中,梦境再次来袭。

    “你能再回来吗?”

    “你能再回来吗?”

    一道道呼喊声,涤荡心神。

    ......

    第二天,再上路,再出发。

    仍旧会碰到修士,但更多,却是凡人的灾难,干旱,洪涝,瘟疫,饥荒,包括那些来自疯狂修士的威胁,无论是哪一样,几乎都是一死一大片。

    强硬如岳岿然,心神也被冲击的一次次的颤抖。

    而目光扫过戏蝶时,看着她更加苍老的容颜,一次次心如刀绞。

    走过山。

    走过水。

    走过短暂的凡人年华,依然是一无所获。

    这一夜,泉边野地,二人背向而眠,没有一点亲密之相,岳岿然睁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旁边的戏蝶呢?

    “师姐,我打算回去了。”

    低沉声音,悄然而起,透着不出的苍凉。

    “回哪里?”

    过了许久,戏蝶回道。

    “回到——我刚刚进来时,收留我的那个山村。”

    “你的道火,终于熄灭了吗?”

    “不,它没有熄,它永远也不会熄,但我不打算再寻找了,我决定——用余生的那些时间,去教导那些凡人,也把余生的时间,都用来陪你。”

    哭泣之声,从后起来。

    戏蝶转过身子来,一把用力抱住了岳岿然。

    ......

    纵马扬鞭,再次上路。

    这一路之上,心神竟是不出的轻松,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活下去的目标一般,哪怕仍有微微的怅然。

    一路风霜里赶!

    这一天,终于回到了那个山村。

    “岳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铁柔大喜来迎。

    “岳老弟,等你多时了。”

    铁山也出来,身后跟着大片大片的村民,个个目光极亮的看着他,面上挂着欢喜笑容,那欢喜笑容里,似乎——又别有深意。

    “不可能,不可能——”

    岳岿然看的心神剧震,呆立在那里。

    迎来的每一个村民,竟都是当年的村民,每一个人的样子,竟都是当年的样子,没有一点变老。

    下一刻,身外世界,模糊起来,如波浪荡漾的水面一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真史前十万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