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史前十万年 第八十四章 撕经
    岳岿然闻言一愕。

    见她如此见识渊博,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上官凡洞穿他心思,微微一笑。

    “道友,我这小妹,修道天份虽然一般,但却冰雪聪明,博闻强记,最擅长抽丝剥茧,处理各类复杂消息,从中找出有用的来,在家族中,是我最好的帮手,你可不要太小瞧了她。”

    岳岿然哦然。

    “往常你可没有这么夸过我。”

    上官秋潮哂道。

    上官凡又是哈哈一笑。

    “不过话虽如此,在那之后,我还是没有从任何消息里,察觉任何他的蛛丝马迹,仿佛真的逃到其他域去了一般。”

    上官秋潮再道。

    “若是如此,那就不好办了。”

    上官凡头疼道。

    “那也未必!”

    上官秋潮一笑,说道:“能否把他找出来,恐怕还要看大哥你的本事了。”

    “我如何找?”

    “大哥,你忘了黑市吗?和你们交易的那些家伙,个个藏头露尾,多是凶魔,我一直怀疑,这血手老怪,说不定就在其中。”

    二人闻言,眼中一起亮起。

    “黑石域那么大,他不会远离去其他黑市吗?”

    岳岿然忍不住疑道。

    “我查过此人的生平经历,这老怪物性格极偏执邪狂,报复心极重,从哪里丢掉的颜面,就一定要从哪里找回来,此人在我们这一片修真界吃了大亏,一定是想疯狂报复的,应该不会远离。”

    上官秋潮道。

    岳岿然点了点头。

    ......

    而上官家新近破了红家,得了一大批修奴,在黑市上放些出去,再正常不过,正是找出这血手老怪的好时候,不过如何找,仍旧要仔细盘算。

    三人凝目,各自思索方法。

    只片刻之后,上官凡眼中,便先有光亮起,目光也阴冷了几分。

    “上官兄,我知道你想到什么主意了,但那法子,太伤天和了,想别的招吧。”

    岳岿然声音,马上就来。

    上官凡闻言,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

    二人打哑谜一般,听的上官秋潮莫名其妙,但此女也是很快醒转过来,看着自己哥哥,露出一个毛骨悚然的神色来。

    “大哥,你不会打算是把孕妇......”

    话到一半,说不下去。

    “岳道兄既然不同意,我自无意见,小妹你又何必再说。”

    上官凡淡淡说道,不怒自威。

    若非是岳岿然就在旁边,一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多半已经抛了出去。

    上官秋潮闻言,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多言,自从自己这个哥哥,经历了那场情劫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极多。

    再想其他主意,已经没有那么容易,好在并不急于一时。

    “上官兄,对红风暴的控制,你有何高见?”

    岳岿然挑明此事。

    “此事我已经说过,道友尽可自己做主!”

    上官凡爽快道:“就算有一天,道友可怜他,真的还了那个家伙自由,他又找上我上官凡寻仇,我也一并接着,绝不会怨道友。红风暴虽然厉害,但还没有被我放在眼里。”

    豪情!

    枭霸!

    你又在释放王霸之气,又被你逮到机会了!

    岳岿然听的微微一笑,心中无语。

    而对方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矫情,点了点头。

    “差了忘了此物。”

    上官凡陡然想起什么,摸出一个储物袋子来。

    “道友,那红风暴既然做了你的战奴,他的这储物袋子,便还给他吧,不贪他这点身家。”

    人都送了,何况区区一个储物袋子。

    岳岿然又是收下。

    兄妹二人也不多留,再聊了几句后,告辞而去。

    ......

    第二天,岳岿然送出储物袋子,红风暴自是感激,又在对方身上,手指飞了几下,解除了法力的封锁。

    “你的神智,我给你保留了,但你应该察觉的到,我在你的身上,种下了手段,若你起逃跑之心,我可瞬间触动这门手段,令你生不如死。”

    “是。”

    红风暴沉声回答,但一双眼睛里,却又半信半疑之过,一闪而过。

    没喂药物!

    没施秘术!

    在我身上点了几下,就种下了,有这么厉害?

    “看来你并不相信,那你就亲身感受一下,我这门手段的厉害,撕经”

    岳岿然话道最后,大喝出口。

    轰

    红风暴心神上,仿佛响起一个炸雷一样,身躯不由自主的就哆嗦了一下,随后,是更古怪的感觉传来,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一般,猛的一疼,紧接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力量,在经脉里疯狂蔓延,又撕扯般起来,疼痛之感,疯狂蔓延!

    这痛感,不类皮肉伤,反而仿佛针对每一条经脉,附着在其上,要把每一条经脉狠扯,直到扯断一般。

    其中痛苦,非是亲手感受,无法体会。

    “啊”

    红风暴这个铁铮铮的汉子,竟然在第一下里,就惨叫出声来。

    下一刻,红风暴下意识一般,催动自己的法力,去镇压这股说不出来的力量,但却没有一点效果。

    疼痛之感,越来越强烈,仿佛恐怖的酷刑。

    承受着这样痛苦的修士,不要说逃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红风暴额头上,汗水飞快如雨下,整个人都颤抖到痉挛起来,浑身青筋跳脱着,强撑着才没有倒地。

    他的对面,岳岿然只冷冷看着。

    “道兄......是我错了......求你......收手!”

    红风暴出声乞求。

    岳岿然再漠然了片刻之后,才伸出手去,在对方手上,点了几指。

    “呼”

    那疼痛,顿时如潮水般退去,红风暴重重喘出一口气来,短短时间里,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大半。

    “道兄手段,闻所未闻,难怪能得到上官凡邀请,我红风暴真的服了!”

    站直身子后,红风暴说道。

    岳岿然冷道:“你最好口心合一,也最好不要以为,只要我死了,这门手段就将沉睡在你体内,永不发作。若我真的死了,它将彻底引爆,直到把你撕裂你的所有经脉才算结束!”

    红风暴默然。

    这门手段,实际上是禁制中一个分支,本是酷刑手段,被岳岿然活用到了控制对方。

    “走吧,陪我出去转转这辽远山城。”

    岳岿然大步而去。

    红风暴闷声应是跟上。

    ......

    一路过来,自然不少上官家的族人和仆人,只看上他们一眼,无人多问。

    “呃”

    行到某处,远方的一片雾气深处里,隐约传来痛苦的嘶吼之声,似是妇人声音。

    红风暴听到声音,身影一震,转头看去,目光飞快的愤怒又痛苦起来。

    岳岿然看也不看他,继续走去。

    几息之后,红风暴终是跟来,步履说不出的沉重。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海神大人在上〕〔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