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史前十万年 第一百五十章 身份(第二更)
    幽幽山谷,雾气笼罩。

    其中里,只有一间木屋,挂满了藤萝,仿佛遗世独立一般,想来是那朱泪人的避世独居之所。

    为关二人,朱泪人单独开辟出一个小洞窟来,关起二人后,又以阵法封锁了山谷,便是离开。

    ......

    洞窟之中,只剩二人。

    虽然也是黑暗,但比起之前肉身与心,一起遭受攻击的处境,总要好的多了。

    岳岿然盘坐在一块石,仿佛修炼,又仿佛在琢磨什么。

    红风暴已经有些懒散的躺在地上,似乎再也不想动一般,目光扫过岳岿然时,有些别样的阴郁深沉。

    “不要偷懒,修行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岳岿然淡淡说道,不怒自威。

    “我们的法力被封锁住,还有什么可修炼的。”

    “或许有也说不定......”

    岳岿然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我们两个的血液,大半已经换成了那个怪物的血液,看起来是劫难,但揣摩一下,说不定能继承他的什么神通。”

    此言一出,红风暴眼中顿亮,茅塞顿开一般。

    “你该知道,妖兽的天赋神通,大多来自他们的血脉,那怪物是不是妖兽,我也不清楚,但他的手段,大多的确都是以血为引的手段,这是毫无疑问的。”

    岳岿然再道。

    唰!

    红风暴一把便是跳起,又盘坐下来,也揣摩起来。

    “还有——你不要忘了,我给你的三年期限!”

    岳岿然又道。

    红风暴目光再阴,没有说话。

    这场揣摩,显然没有二人想的那么简单,任凭他们想尽方法,也没有什么神通呈现,倒是随着血液的调动沸腾,有些恶念翻滚起来。

    一个矛盾念头,开始在岳岿然心中诞生。

    “若说我们无法施展什么血脉神通,是因为血脉之力还不够壮大,但若是壮大了,只怕邪念又要更盛......这古怪怪物的血脉之力,只怕不能继续探索下去了,只能放弃。”

    岳岿然心中嘀咕。

    不过,没有与红风暴说。

    心性开始变邪的他,听了之后,说不准反而更卖力钻研起来。

    最终,装作无奈般叫停。

    ......

    二人这一等,又是不知多少天过去。

    轰隆——

    这一天,洞窟门终于大开,两道身影印入眼帘中。

    “早便让你们不要去追,非要去追,若非泪人,你们两个,早晚将死在隐的肚子里。”

    尚未看清面孔,熟悉声音已经传来,正是宁远。

    听这口气,不光已经说服朱泪人,而且似乎,和他有些渊源,岳岿然听的目光一闪,立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见过前辈。”

    二人上来行礼。

    宁远仍是那副清俊样子,陪伴在他身边的,则是朱泪人。

    “你们两个小子是怎么回事,眼神气质,都不太对劲,尤其是红风暴你,现在和个小邪物一样。”

    宁远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

    岳岿然苦笑,将二人追进了那怪物肚子里后的遭遇,一一道来。

    “阿隐的血,竟然还有这样的邪门效果?”

    朱泪人听的直乍舌,无法置信。

    岳岿然点头道:“幸亏朱道友救了我们,若时间再长一些,我只怕也顶不住,红风暴中的深一些。”

    宁远微微点头,看红风暴的目光里,已经多了几分深意。

    红风暴身上,不由自主的就冰凉起来。

    十分清楚,那深意——叫做杀意!

    而直到现在,他和岳岿然身上的法力封锁,都还没有解除,宁远若要杀他,易如反掌。

    “前辈,我已经答应他了,给他三年的时间,去找回自己的本心,到那时若找不回,我亲手杀了他!”

    岳岿然在此刻道,同样有所察觉。

    宁远闻言,又是深深看了他一眼。

    “也罢,就随你吧。”

    ......

    朱泪人上来,解开二人法力封锁。

    直到此刻,彻底恢复自由,均都心头大松,又是谢过朱泪人。

    “前辈,血手老怪虽然死了,但那隐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古往不群在,此人还是放出来的好,不过他抢走了我和红风暴的储物袋子,必须要回来,还有血手老怪的。”

    岳岿然又道。

    “要杀了他吗?”

    “不必,大家没有深仇,血手老怪的死,又有他一分功劳,就放他一马,让他回家族去,和古往超群去斗个你死我活吧。”

    宁远又是点头,示意朱泪人带众人前去。

    “朱道友,你把我们送进去,再叮嘱你那朋友,事后把我们放出来就行,你不必和我们一起进去。”

    岳岿然想到什么,又是说道。

    “为何?”

    “古往不群已经拥有搜天力,若你不想被他看到,猜到你的身份,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朱泪人说不出反驳话来。

    ......

    出了山谷,果然是在个岛上,岛外水色浑浊,该仍是恶水湖。

    四人再入水下去,仿佛茫无目的一般,但朱泪人口中,不时发出古怪的声音来,令岳岿然想到了天缺子。

    不过天缺子虽然能和其他种族交流,能否和他们打成一片,却还要靠利益和他的嘴皮子,相信朱泪人应该不需要。

    哗啦——

    小半个时辰后,三人开始感觉到,身外的水流,奔腾向了某一个方向里,去向不用再多说。

    沿水流方向而去。

    果然,很快再次见到那看不见的门。

    朱泪人在又一番怪异声音后,示意三人进去。

    这一次进去,三人没有被冲散,等到定住身躯后,仿佛游山玩水一般,游走其中,第一次进来的宁远,也是看的眼界大开。

    “前辈,你和朱泪人应该很熟吧,难道不知道她有这样一头强大的怪物朋友?”

    岳岿然悄然传音。

    宁远闻言,一声微嘘,也传音回道:“小子,你是否已经猜到什么了?”

    “若我猜的没错,你应该就是自由修士联盟的,那为神神秘秘的首领奴皇吧?”

    “不错,我就是奴皇!”

    宁远点了点头。

    奴皇!

    他竟然就是奴皇!

    “难怪你当年,要在辽远山城的黑市里,买下那些反抗意志尚存的修奴,他们现在,想必都成了你的手下了!”

    岳岿然道,一想即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